西人學員:師父將我拔起來再往前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

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從小看各種超人卡通長大,著迷於各種功夫並希望自己也有神通以出人頭地。我在大學上了一堂道家學說的課,對氣功有了粗淺的認識,也知道了道家修煉。當我在學校看到一個法輪功俱樂部的海報時,我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了。

我當時的健康很差,我服用了十二年的藥物治療鼻子過敏、多動症與憂鬱症。雖然我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得法了,但我經過了一年半才覺得自己在修煉上有了進展。我第一需要成為一個好人。在這以前我沉迷於懶惰、毒品、酒精與電動玩具。這傷害了我個人、我父母及我的學業。在師父的引導下我終於突破了,並開始修煉。

雖然我頑固的不改進,師父從未放棄我。我感到就像師父說的:「我等於把你拔起來再往前送」[1]。

得法初期,我只有偶爾學法煉功,所以沒有太大的改變。我以為自己可以在修煉的同時保持許多強烈的執著──不然長生不死有甚麼樂趣呢?

一年半後有一天,我的一個好朋友在大庭廣眾喝醉後鬧起來了。當我的女朋友制止他開車時,他竟然對她動粗,然後揚長而去。這使我認真考慮我在幹甚麼。如果酒精與毒品可以如此改變一個平時明理的人,那為甚麼還要使用這些東西呢?

於是我決定改變了。我戒了酒並開始認真修煉。而第一個考驗就來了。再過一個月就是我的生日,我們到一個餐館去慶生。我的朋友要我喝酒、吸毒,我都禮貌的婉拒了。我女朋友問我為甚麼不等到生日過後再戒?我回答:這是對我很好的一個考驗。

後來她時不時會說我變的無聊了,但逐漸的她也接受了我修煉的決定。

我的下一個考驗也與我女友有關。數月後我在師父的《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讀到:「我說舊勢力的干擾,你們想沒想過?這也是這種牽制的因素啊!舊勢力、舊的宇宙把甚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那過去一犯了這方面的戒律,就會被廟裏趕出去了,根本就不能再修了。」[2]

讀到這段,我愣住了。在現代社會與自己執著的影響下,我完全悟偏了。我以為只要把色放淡就可以修煉,而且婚前性行為沒甚麼大不了的。當天我就決定停止這種行為。我當時的女朋友非常不理解,跟我哭鬧了幾個月,直到我們後來結婚為止。但這經驗使我理解了甚麼是正常的人類關係。

那時候我還住在父母家裏。我白天打零工,然後晚上上學。我也在找全職的工作。我上課時,我早上六點半離家,午夜才回來。三餐都在外吃,甚至在學校洗澡。生理上那是一段跌跌碰碰的考驗。

我時常去女朋友家過週末。我以為只要沒有不適當的接觸,我們可以同床。不料我在夢中總被色魔干擾,使我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那就衣著整齊的睡在她房間的地板上吧。色魔還是沒放過我,我又錯了。

這期間我們討論婚嫁,因為我大學快畢業了。我們以前也想過,但本來受到現代觀念的影響,覺得同居也無所謂。

雖然我在進步,但有時悟性還是太差。師父會給我各種暗示,有的很明確,有的沒那麼明確。有一天我出門前親了我女友,當時就肚子疼了。我就跟女友解釋這種行為也要等到婚後了。她同意了。她不希望我難受,我也要提升自己。

終於,我們去法院公證結婚了。婚禮前兩個小時,我正式向我女友求婚,她接受了。在情的驅動下,我吻了她。我立刻就後悔了,也感到我小腹裏的法輪好像裂開了。雖然她笑得很燦爛,我卻覺得很不堪,只好暗暗的跟師父道歉。

兩小時後我們結婚了,這些問題就消失了。希望同修引以為鑑,明白正當的關係對修煉人多重要。

雖然我修的跌跌撞撞的,我仍然感覺前所未有的好──一身輕鬆,對工作充滿熱忱。以前我很懶惰,總是提早下班,為父親的公司惹了不少麻煩。一天在工地,我祖父私下問我:「你簡直是脫胎換骨了。看你以前那個樣子,你現在比誰都勤奮,發生甚麼事了?」

我告訴他:「我煉法輪大法了,他是一種中國的修煉方法,以真善忍為宗旨。我要時時做一個好人。」他不理解法輪大法如何能改變我,可是他知道我完全變了。

我希望能做三件事,實實在在的修煉。師父就給了我機會。大學畢業兩個月內,我有機會參加了當地的證實法項目,也在我妻子的公司裏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這份工作是夜裏上班,我不但有錢買車了,我還可以每天白天去講真相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內心想修煉,就像師父說的:「就是佛性出來了,把這顆心看的最珍貴,人們就會幫他。」[1]

開始時我白天在大紀元幫忙拉廣告與排版。因為我總是想著佣金,我一個廣告也沒賣掉。而我的伙伴,一位老學員,卻能以廣告佣金維生。雖然我的業績不理想,但是我們跟很多西方商家講了真相,我對金錢的執著也慢慢的磨去了。

我們同時也在推廣神韻。之前我只看過一次神韻,這也是我第一次為神韻推廣工作。我們聯絡了許多展覽、活動,用廣告換攤位。

像有些華人學員在《九評》初問世時的反應一樣,我修煉上的漏洞使我無法勝任師父賜予我的這個使命。當我為了反迫害徵簽或洪法時我都沒有障礙,可是推廣神韻時我卻一點正念都沒有。

我的觀念是:我在介紹跟大法有關的東西,但是卻要錢。有的人一定會不喜歡神韻。這對我們的努力產生了負面的影響。當我的伙伴講話時,我只是靜靜的在旁邊發抖。當我們留資料給一個秘書時,同修會耐心的講真相,而我總想掉頭就走。事實上人們總是很用心的聽真相。

師父說:「所以我想呢,還是禮貌的打聲招呼,主動一點比較好。」[3]師父還講過:「我知道這樣做對於西方學員很為難,因為他們覺的打擾別人、主動打擾別人總是過意不去。不是的,你要想你是在救人哪,就沒有問題。」[3]

我覺得這就是我的癥結所在。有時候我們去家居展推廣神韻時,我不好意思招呼過往的人,也為他們的冷漠沮喪。

一位老學員告訴我,每年有不同的人註定來看秀。我悟到我必須跟最多的人交談,有緣的人才會聽到表演的信息,而緣份沒到的人還是不會來看。人都不喜歡被拒絕,但作為一個修煉人,我知道所有事情都有因緣,所以不要執著於表象。

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裏詳細的談到神韻,所以我反覆的在學,以期糾正我的觀念。師父說:「因為正法是不斷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層那一層的人,上邊到了哪個天國,到了哪一層天體,就是哪一層的人來看,下次那個座位是別人的不是他的。」[4]

跟同修交流後,我更理解了這個法理,也感到有甚麼東西從頭頂照下來,讓我頓時感覺高大無比。我開始自在的跟過往的人交談,而且不管說了多少話,效果都很好。這是我在推廣神韻的一個轉折點。

第二年,本市來了很多新學員參與神韻的推廣。我面臨了一個難題。我知道我不需要在推廣神韻上花那麼多時間,白天可以去景點講真相。但我懷疑這個想法是不是出於一種逃避心理。我要做神韻推廣以突破我的怕心,但是我去景點跟中國遊客講真相的效果可能更好。最後我決定白天去景點,然後晚上去劇院附近介紹神韻。

開始修煉後,我花了很長時間才去掉對功能的執著。明慧文章對我來說像漫畫故事,我甚至嫉妒那些有超常感應的人。隨著我去掉這顯示心後,我理解這些功能是讓人更堅定的信師信法,提高修煉。它不是娛樂人或讓人出人頭地的,而是修煉狀態的一部份。

師父說:「然而上士可見可不見,憑悟而圓滿。」[5]

我理解到,超常的現象意味著我需要加速提高或該悟到某些我還沒悟到的事。許多同修感受不到任何超常的現象,但他們遠遠超出我對師父跟大法的信。所以我不應該執著於這些小事了。

就像師父說的:「這些小能小術你追求它幹甚麼?追求來追求去,到了出世間法以後,在另外的空間裏不起作用。到走出世間法修煉的時候,所有這些功能全部都得扔掉,把它們壓入一個很深的空間中去,存放起來」[1]。

師父領我出了犯癮跟漠不關心的深淵,變成宇宙中最榮耀的修煉者──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自己不可能做得到,也永遠無法回報師父的恩賜。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想太多,就做好三件事。

如有不正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您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何不得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