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在機場向中國人講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一年底在網上得法的新學員。學著師父講法,知道要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才跟得上正法進程,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師父說:「正法期間很多事情都不是簡單的,而且都不是單一的,神安排事情都是多重因素的。那人到國外來,他在國內聽不到真相,是不是就是叫他到國外聽真相啊?你們不能放棄這些人,所以咱們各地區講真相的旅遊點還得做好。」[1]

去年做完神韻的推廣後,得知當時機場及好萊塢景點講真相都缺人,於是我選擇了機場講真相。主要也是想在去機場的途中順便接另一位同修一起去,沒想到現在我都是滿載一整車的同修一起去機場講真相,而其中受益最多的是我自己。如果不是身負載其他同修去機場講真相的責任,我很可能由於自己的安逸心而無法堅持到現在。在此非常感謝一起跟我去機場講真相的同修,也非常珍惜這份機緣。

從去年四月份開始,我們固定每星期一、三晚上到洛杉磯國際航站講真相,至今已一年了。我每星期一、三下班回家後,匆匆的給老公準備好晚飯,然後按冬夏班機抵達時間的不同,於下午五點或六點出門沿途接其他同修,大約需七、八十分鐘到機場。我們先到一樓入境處,迎接大陸旅客,給他們發報紙、講真相勸三退。之後,一半的同修留在入境口,另一半到二樓給辦理出境手續的旅客講真相。晚上再將同修一個個送到家,我大約十一點前回到家。

為了不落下任何一個讓遊客了解真相的機會,我的袋子裏裝滿了各種真相資料,有《大紀元特刊》、真相報、《九評共產黨》、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英文傳單、介紹法輪功的中英文傳單、突破網絡封鎖的資料、三退傳單、中英文護身符,等等。

在這一年的過程中,我由剛開始的給華人發真相報或特刊,給西人發揭露活摘器官的英文傳單,到一個多月後結結巴巴的開口講真相。剛開始時,我經常講不到兩句就忘了台詞,或是被對方一反問就無言以對或趕緊離開,慢慢的到有選擇性的講真相,就是只跟願意拿真相報的人講,一直到今年初開始一個個不放過的講。因為有位總是守在入口處,而從不放過跟任何一個中國人講真相的同修有事沒去,我只好硬著頭皮頂她的缺,沒想到當我放下自我,全然的為自己和眾生負責時,我竟然這麼輕易的突破自我的設限,一年來感觸良多,也使自己在修煉中受益匪淺。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遇到幾次機場工作人員甚至警察的驅趕,由於我是我們這一車人中唯一會講英文的,所以對這些人講中共活摘器官真相的責任就落到我身上了。

師父說:「問題出在哪裏你們就去講,並不是單單為了推動官司才這樣做,而是為了講真相;但是官司誤在哪裏了,那裏一定是需要講真相,也許那個官司自然就推進了。」[2]

經過幾個月對這些人講真相及溝通後,我們在尊重對方工作範疇下講真相勸三退,目前機場的工作人員對我們都非常友好及支持。有一回我對一位辦理登機手續的華人講真相,講沒幾句,他的兒子馬上就把工作人員找來,說我騷擾他們。這位西人工作人員,不但沒趕我走,還對他說,我沒有任何不當的行為。那個氣勢凌人的年輕人一時啞口了。

在機場講真相是有點難度的。要主動出擊,要找對人,遇到東方臉孔,我會先問對方是不是中國大陸來的,如果是住在國外的還要問是不是在中國大陸長大的,確定對方身份後才開始講真相。否則勸退了老半天才發現,對方是台灣或香港來的,或從小在國外長大的,就白浪費時間了。

我是台灣來的,對大陸的民情及風俗習性不甚了解,對大陸的官職頭銜、機構組織更沒概念,我也沒去過大陸,對於現今所謂的現代化建設也沒任何概念,雖然常被愚弄和挑戰,但我覺得機場講真相還是很適合我的,也正因如此,我可以一視同仁的講,主動出擊,掌握主導權。在機場人們來去匆匆,講真相要用最短的時間在一走一過間就要把對方勸退了,對於來自台灣無法根據其生活背景深入講真相的我而言實在太合適了!每一次遇到的每一個人都不一樣,有點挑戰性但也很有趣,常常遇到很感人的事和師父的鼓勵,我把每一次的挑戰當作是進步提高的機會。

在對大陸的中國人講真相中,常常會遇到態度不好的,他們不拿真相報,說自己不識字或眼睛不好,裝作聽不懂普通話的,當我是隱形人不理不睬的,把頭轉向另一邊的,撇手叫我走開的,罵人的。遇到這種情況,我都不跟他們辯,因為來來去去的人太多了,我的時間有限。當然也不要引起對方的負面情緒,我都祝福對方平安,並希望他們下次有機會能夠敞開心扉多了解真相,對他們的生命是非常重要的。

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我覺得最難退也最遺憾的是那些在國外居住很久的華人。通常他們多數了解真相,大紀元報紙也常看,也知道中共邪黨不好,但是他們自認為來美國已久,與邪黨早已無任何關係,不願聲明三退,因為他們認為中共邪黨的所做所為不會影響他們的生活,也與他們無關。這些人不退我特別急,因為這些明真相的人就差那臨門一腳,他們的生命就得救了。

常常遇到明真相的人不退,他們一般都是自以為是,自認只要心中不信中共邪黨沒必要走形式。有一次一個年輕人他明白真相但不退,認為自己年齡到了,早已不是少先隊和團員了,而且有點認為我們搞政治。我告訴他,善惡有報,主動聲明三退就是告訴神佛你是明善惡有良知的人。我告訴他中共邪黨中有很多善良的人,我們要救的就是這些善良人,中國有非常多優秀傑出的人才,沒有邪黨的統治,中國會更強大,社會安定民生富足。聽了這些,他就同意三退了。還有一些人以為只要不是邪黨黨員就不用退了,這些人一般只要跟他們說凡是曾經入過中共邪黨組織,就必需主動聲明退出,把毒誓抹掉,大部份人都很願意三退。

有一對情侶,我要跟他們講真相,他們說沒時間聽我講。我說只需要三十秒,那位年輕人就用他的手機計時,我以最快的速度說:「三退就是退黨、退團、退隊,我們中國人已有將近兩億人聲明三退,共產黨壞事幹盡了,建黨以來殺害我們中國人好幾千萬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如果你曾經加入共產黨組織,是它的一份子,它做的每一件壞事你都有一份,老天爺要滅它的時候,你也要跟著遭殃。」講完了之後,我問他我還有多少時間,他說五秒。或許是被我的真誠感動吧,他們很高興的同意三退。

有一次碰到一位老伯伯在入境大廳門口外等接他的人,我跟他講真相勸三退。他說他的外祖父以前是大地主,被共產黨鬥爭到甚麼都沒了,他曾加入少先隊,即便如此他也不退。我又跟他講了一陣子,他還是認為沒必要退,因為少先隊對他而言實在是太久遠的事了。他說以前也有一位同修跟他勸退過,那位同修非常真誠,他也沒退。我離開了他去找別人講真相,約三十分鐘後看見他還在那等人,我主動要把我的手機借給他打電話,他也不要,我對他說,他退了後他等的人就會出現,他還是不退。又過了一陣子,他還在那等人,他終於跟我借手機打電話。一拿到我的手機,還沒撥號,他等的人就出現了,我跟他說,「你我有緣,一搭上線,你運氣就來了。」於是他就同意做三退了。

有一群來美國短期工作的人坐在樓下休息區,我遞給他們真相報,沒人要拿也沒人要退,其中有一個人叫我把報紙給他們的領導,領導拿了真相報和《九評共產黨》說要先看看,我就到二樓去給出境的人講真相。過了一會兒,居然又碰到了這群人,這樣的緣份我怎麼可能不盡所能讓他們明白真相呢?於是我又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我選定一個好脾氣的一直跟他講,最後他終於同意退了,這時我又走到領導身旁,悄悄的把領導給勸退了。我又跟隊伍中另一個人講真相,這個人大聲的說:「我三退!退黨、退團、退隊!」這麼一說,那群人中又退了兩位。我想他們都是明白真相的,只是沒有勇氣為自己做主,都在看別人怎麼做然後再跟進。

一般那些在機場需要幫忙的人都很容易就三退了,這些人不難辨識,他們大多神色不定,一臉迷茫,顧左顧右好像迷失的樣子。我們主動協助他們,幫他們撥打電話、指路或詢問各類事宜,勸三退的時候,通常他們一下就同意退了。

因為在機場講真相匆匆忙忙時間有限,無法深入講,只能引發他們的善念做三退,只要同意聲明三退的,我都會再給他們一份真相報,讓他們仔細看明白後,回去叫家人及親戚朋友也退。

在一次次機場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我每次回家後都會思考當天哪裏沒做好,哪些問題我回答不出來或答不好,哪些狀況我處理不當,不斷的向內找,檢討改進突破自我。在這過程中我慢慢的去掉安逸心、害怕心、急躁心、依賴心、分別心和自尊心,也對正念及忘我多了一點概念。雖然每次去機場前,不管有多累多想在家休息,我都要克服自己的安逸心,不能因為我的懶惰影響其他同修也無法去,而使那些未得救的人又失去一次聽真相做三退的機會。到達機場後,我都會先告訴我自己:放下自我,盡己所能全心投入。每當離開機場時我都很欣慰我今天來了,因為我今天盡了我的本份。

其實大多數的中國人都很善良,他們只是長期以來被共產黨摧殘的很無奈,很提防別人,很會保護自己,在邪黨長期的鬥爭清算壓迫洗腦下,他們變的無助冷漠自私,逆來順受,也不知道甚麼是人的基本人權。身為中國人,在今天大法洪傳的時代,我何其幸運。我常想,如果我也是在中國那樣的環境長大的話,我很可能也會和他們有一樣的表現。這樣一想,他們的一切反應都是自然的,對他們我又多了一份慈悲心。

由於過去十多年來全球同修整體堅持不斷的講真相,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現在很多世人都明白真相,所以最近我基本上是開門見山直接勸三退,經常三言兩語對方就退了。我也很明顯的感受到做了三退的人,他們的態度在瞬間變得極為和善。

師父說:「所以安排中當你們達到一般圓滿標準時,在世間還會有各種常人的思想與業力,目地是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圓滿你們自己世界的同時也就是在消去你們最後的業力,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3]

師父還說:「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4]

師父對我們及眾生真是用心良苦啊!我們唯有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才是在走師父指引的路,唯有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才能消去我們的業力、漸漸去除人心。希望同修們都根據自己的個性、所長、環境、狀況選擇適合自己講真相的項目參與,整體配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是不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5]的稱號的。

學法不深,認識有誤或做法不當之處,請同修不吝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