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斯本民眾積極簽名反「活摘」(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記者陳心寧澳洲布里斯本採訪報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傍晚的布里斯本市中心,剛剛結束一週工作的上班族,在回家的路上遇見了身穿黃色上衣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正在舉橫幅、發傳單,告訴所有路過的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人權迫害和「活摘」罪行。短短三個小時,有超過五百人簽名支持法輪功,更有民眾主動幫忙徵簽。

在布里斯本市中心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的各族裔民眾


在布里斯本市中心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的各族裔民眾

布里斯本法輪功學員在展示五套功法。
布里斯本法輪功學員在展示五套功法。

觀看《活摘》明真相 簽名支持法輪功

近日,澳洲主流媒體SBS的Dateline專題節目播放了加拿大獲獎紀錄片《活摘》,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暴行,震驚了澳洲各界。

活動當天,許多人皆表示看過影片,他們都在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暴。在昆士蘭城市公共市業(Queensland Urban Utilities)任職的羅森(Jessie Lawson)一見到法輪功學員在徵簽就立即過來簽名,他說:「之前的一個晚上我觀看了SBS有關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節目,那是我一生中見過最可怕的事。關上門,政府偷偷地在殺害自己的人民,販賣他們的器官,而因此獲得健康的人可能都不知道這些器官的來源。」羅森強調,很難想像在當今社會還有這種駭人聽聞的暴行:「噁心至極,這(活摘)是我見過最噁心的事。」

他表示非常高興看到法輪功學員出來告訴人們這場迫害:「很高興(今天看到他們在這),我認為這是非常好的事,因為那天看節目時我真的很痛心。」

大學生艾斯海德(Paige Adshead)也說:「(活摘)是錯的!我之前看了一個紀錄片,真的是非常可怕,也很難過還有這麼多人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我非常震驚,當(影片中)一個人形容另一個女人是如何活生生的被殺害,她被刀捅,器官被取走,真的是太可怕了,我驚訝的無話可說。」

另一位接過傳單的女士說:「(SBS播放的紀錄片)令我感到很驚訝,很難過,我從沒聽過這個事(活摘),這引起了我的注意。」最令她難過的是:「人們被盜取器官,尤其是這樣一個和平的團體。」

各行各業人士譴責中共「活摘」暴行

當天有來自各職業領域、各族裔的人士停下腳步關心法輪功受迫害的情況,許多人激動不已,他們在譴責中共的同時也呼籲政府和媒體要出面幫忙制止這場迫害。

從事餐飲業的年輕女子羅伊(Darcy Lowe)驚訝的說:發生了這麼多年的事,我今天才知道,真不敢相信二十一世紀還有這種可怕的事存在。人權是大家都該關心的事,無論發生在世界上哪個角落。政府、媒體怎麼都沒告訴我們這麼重要的事(發生在中國的「活摘」罪行)?

來自德國的女學生布艾其(Nadia Buach)二話不說過來簽名,她生氣的說:這年代還有政府做這種事,我兩年前在德國就簽過名,很顯然中共還沒停止。「太糟糕了,我真不明白為甚麼會發生這種事(活摘),我無言,太可怕了。」「(人們都該)簽名,去了解(真相),不要認為不關你的事,只想自己簡單的過生活。」

第一次聽聞「活摘」的佩斯(Keith Paice)在汽車旅館工作,他說:「我認為這很不公平,如果同樣的事發生在澳洲,主要的責任人或單位是要坐牢的,這是非法的。」「一個政府(做出這種事)也應該被送上法庭,要給政府定罪,因為政府沒有殺人的權利。」

為了躲避共產黨迫害而從羅馬尼亞逃到澳大利亞來的哈達(Gabriel Hada)表示,他們全家都曾被共產黨迫害多年,對這種邪惡政權很了解,他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處境深表同情。他說:「這(迫害)是非常錯誤的!」「因為政府的(錯誤)決定,中國一直無法走出黑暗的牢籠,成為一個更好的國家。」他最後表示,唯有善待自己的人民,國家才會富強,而追求權利和利益的貪婪政府只能給世界帶來苦難。

羅斯瑪麗(Rosemary)是一名教師,她表示中共對人權的嚴重藐視令她很關注,她希望通過徵簽可以幫助制止「活摘」暴行,她說:「因為我認為這是邪惡的執法,邪惡的立法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對其他國家和個人都會帶來很大的影響。」

布里斯本某大公司的經理梅伊(Allison May)簽名後表示:我很驚訝當今世界還有這種事發生,我不喜歡他們這樣迫害良心犯。出生在巴西,現居布里斯本的經濟學家達希爾(Natasha Daher)目瞪口呆地聆聽著法輪功學員講述發生在中國的「活摘」情況,她說:「我非常的震驚,這太瘋狂了,誰也沒有權利這樣殺害他人,太糟糕了。」

曾經生活在「人體資源庫」

經歷過中共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安妮(Annie)和孟先生(John Meng)都曾經生活在中共活摘器官的「人體資源庫」,也都曾面臨可能被「活摘」的危機。

安妮說:「我們在那裏邊就被統一採取法輪功(學員)的血液, 我自己也有一次在北京市法治培訓中心,在所謂的被洗腦的時候,把我呈大字型捆在床上,我在絕食抗議的時候,每天不能動,武警二十四小時盯著我,這種情況下他還抽我血,當時連續抽了我兩三次,我不知道是幹甚麼,我以為對我身體關心呢,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活摘。當時有個姓趙的醫生他還說:我是負責寫你死亡報告的,他多次說過這個話。尤其秘密關押在洗腦班的情況下他抽的比較勤,相隔一星期左右就抽我的血,那個大針管很粗。現在想起來挺後怕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人沒抽過血的,這是肯定的。普通犯人像吸毒的、賣淫的、賭博的他們就都沒有抽,就只抽法輪功(學員)的。」

孟先生也說:「因為我在監獄待的時間比較長,關押了很多年,基本上每一年都要抽一次血,然後有一年甚至是抽了兩次。」「有兩個中隊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他們叫這兩個中隊的法輪功學員去,而且就做很詳細的那種心電圖檢查,看你心臟正常不正常,這些檢查一般監獄的犯人都不會去做,因為這種檢查比較昂貴,每次都是說檢查身體,關心你的健康,但是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就是使盡了各種殘酷的手段,就是不把法輪功學員當作人看,殘暴的對待,怎麼就突然關心起我們的健康來了,非常的奇怪。當時在監獄裏我也沒有多想,也是出來之後我才了解到這個情況,後來回想起來那一階段他們確實是都在對每個人建立血液樣本庫,只要是法輪功學員都被建立。」

「我能幫忙做些甚麼?」

三個小時的活動中,來來往往共有五百多人在法輪功學員的請願書上簽名。此外,一個非常支持的年輕女生主動過來問學員還能怎麼幫忙,學員給了她兩張徵簽表,她說一定會幫忙簽完送回來。這個女生也表示對法輪功功法非常感興趣,希望學煉。

另一名年輕的女子也說想來做義工,希望多幫助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