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程師被酷刑迫害致死 廊坊公民舉報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一位河北省廊坊公民利用網絡,向最高檢察院舉報中心舉報江澤民集團濫用職權,將非法勞教的崔玉蘭女士酷刑虐待致死的罪行。最高檢舉報中心回覆:「您舉報的信息,系統已經接收」。並給出舉報查詢密碼。三天後用此密碼查詢顯示:「您的舉報線索已接收!」

舉報書中說:「這是一件塵封十四年的冤案。作為一個公民,有責任、有權利、有義務依法舉報江澤民集團濫用職權,酷刑迫害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在崔玉蘭被非法勞教期間,酷刑折磨致死。勞教制度雖然解體了,但勞教所裏發生的驚天罪惡卻不能消失!」

崔玉蘭生前照片
崔玉蘭生前照片

崔玉蘭,女,河北省廊坊市設計院高級工程師,終年五十多歲。因修煉法輪功被停職。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崔玉蘭依法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先被廊坊市公安警察非法拘禁在河北省香河縣看守所。約十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二零零一年春,唐山開平勞教所打電話叫家屬去「接人」,親屬前去接到的卻是崔玉蘭的骨灰盒。勞教所警察不告知家屬崔玉蘭死亡的時間及死亡原因,家屬沒有見到崔玉蘭的最後一面。沒有經過家屬的同意,就將遺體私自火化。

以下是舉報書中的主要內容:

依法上訪,被非法拘禁,逼迫崔玉蘭放棄信仰

公民信仰「真善忍」,這是國家《憲法》賦予每個中國公民的權利和自由。被舉報人江澤民卻下達命令: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各級黨委、政府、610辦公室、單位、公檢法司人員辦洗腦班轉化法輪功學員,強迫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逼迫崔玉蘭寫「三書」(即決裂書、保證書、揭批書)。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於各方面的壓力,崔玉蘭曾被迫在中央電視台違心的表態。但當她靜下心來認真回顧自己幾年來的修煉道路,從身體的受益、道德的回升到家庭及工作環境的改善,心靈深處發現自己在很多方面是一個法輪大法的受益者,怎麼能在壓力面前背叛師父,背離大法呢?違心的行為使她悔恨交加,痛不欲生。她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發下誓言:「今生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視死如歸,即使師父不要我這個弟子了,也要一如既往,決不放棄大法。」於是才有二零零零年二月隻身進京上訪。她抱著對政府的信任在國家信訪辦留下了真實住址和姓名。

不曾想,回家後不久就被廊坊市公安警察綁架。在霸州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因不放棄信仰遭到數名管教警察的毒打。

二零零零年九月,廊坊市公安局一處處長楊華指使警察閆震和馮國紀等,把崔玉蘭從廊坊市統建樓家中非法劫持。在抄家後未得到他們希望的證據的情況下,強行把崔玉蘭綁架到河北省香河縣看守所非法關押。經絕食後出獄。

被非法勞教期間遭酷刑虐待,折磨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崔玉蘭又去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先被廊坊市公安非法拘押在河北省香河縣看守所,約十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

在唐山開平勞教所她遭到了酷刑虐待。為反抗酷刑迫害,崔玉蘭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集體絕食抗議。唐山開平勞教所施行了野蠻的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據知情人講,在警察的指使下,灌食時,普教先用束縛帶綁住她的手腳,然後一個普教坐在她的腿上,另一個坐在肚子上(壓的喘不過氣來),一手捏住鼻子,另一隻手擠住嘴巴。再由一個普教拿著金屬湯勺插到嘴裏壓住舌頭與牙,端住飯盒往嘴裏倒,不讓有喘息之機。有時普教們用筷子撬嘴,牙被撬掉了,撬的滿嘴都是血。他們還往粥裏吐痰、擤鼻涕、添加大粒鹽。有時土豆塊太大,灌下不去,他們就用筷子往裏搗,把嗓子都捅破了,搗腫了。他們灌食不是灌夠就行,而是故意超量灌,加重迫害。有時就給灌洗臉盆那麼大半盆粗飯菜,撐的她痛苦不堪。即使這樣下頓還要接著強灌。

崔玉蘭被灌濃鹽水後腹瀉不止,就這樣還限制她去廁所,人瘦的不成樣子。在身體被折磨的極其虛弱的情況下,還不讓睡覺,強迫幹體力活。有一天普教們說是讓她去上廁所,可是剛到廁所,幾個人衝上來,把她的頭重重的摔在地上。從此以後,她大小便失禁,人變的呆傻。

崔玉蘭被折磨的便膿血多日,許多天吃不下飯。還因煉功被踹倒,頭磕在暖氣上。還逼迫她在雨地裏罰站挨淋。當時她就精神恍惚,走兩步一下摔倒在泥水裏。一女警看見卻說:裝死哪!就這樣一直沒人重視,直到有一天她躺倒,送到醫院再也沒有消息。警察告訴其他法輪功學員說崔玉蘭已出院回家了。後來聽說她死了,大家不敢相信,來時好好的一個人就這麼幾個月就死了?

二零零一年春,唐山開平勞教所打電話叫家屬去「接人」,家屬前去接到的卻是崔玉蘭的骨灰盒!勞教所警察也不告訴家人崔玉蘭甚麼時間死的及死亡原因。崔玉蘭生前到底受到了甚麼樣的摧殘?唐山開平勞教所為甚麼不敢讓家屬見最後一面?為甚麼不經過家屬允許就私自火化遺體?崔玉蘭當工程師的丈夫馬騰山遭到了警察威脅,害怕被株連迫害,不敢講出崔玉蘭的死因。

崔玉蘭被綁架時身體健康,為甚麼幾個月後家屬捧回的竟是崔玉蘭的骨灰盒?唐山開平勞教所裏的警察是怎樣將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殘害致死的?!這驚天罪惡總有一天會昭然若揭。

舉報書請求最高檢:對唐山開平勞教所酷刑致使崔玉蘭死亡一案展開調查。勞教制度雖然取消了,但勞教所裏發生的罪惡不能取消。更不能縱容勞教所封鎖消息,偽造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