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八旬老婦全家的悲慘遭遇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長夜漫漫,王秀英老人思念獄中兒子的心情也與日俱增,七年了,每天以淚洗面,多少次在夢中驚醒。如今老人家已八十歲了,孤苦伶仃,仍一個人艱難的生活,每月僅有400元的生活費,還得給獄中的兒子存些錢買日用品,老人家最大的心願就是早日和身陷冤獄的兒子團圓。

今年六月下旬,王秀英老人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法院遞交了控告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要求法辦江澤民。八月份,社區人員去王秀英家騷擾,索要電話號碼和身份證,老人受到驚嚇後,兩個多月來一直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胃痛、胃脹、身體非常虛弱,走路都很吃力。

王秀英老太太,家住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金水小區。兒子張培訓年輕時曾患有癲癇病,經常頭疼,發病時昏倒在地、四肢抽縮、口吐白沫,隨著年齡的增長經常犯病,一次在單位造紙廠的二樓樓梯口處犯病了,暈倒在地不省人事,從二樓的樓梯口骨碌到一樓,身體多處受傷,同事把他抬到醫務室搶救多個小時才醒過來。1998年春天,張培訓幸遇法輪大法,數月後困擾他二十多年的癲癇病不醫而癒。法輪大法給了這一家人帶來了從未有的幸福和歡樂。

1999年7月,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後,給王秀英一家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兒子張培訓被迫流離失所兩次,被綁架三次,其中關洗腦班四十多天,被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判刑九年,至今仍在佳木斯監獄關押迫害。2008年12月31日,金山派出所數名警察到家綁架,對張培訓暴力行惡,拳打腳踢。目睹此惡行,王秀英的老伴當時就舊病復發,數月後含冤離世。

王秀英與老伴張國政在2004年也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王秀英老人曾患有風濕性關節炎、腰腿痛、冠心病、貧血、經常頭暈、心慌氣短,晚上睡不著覺,經常服用安眠藥,產生了抗藥性;速效救心丸不離身,犯病時就含一粒,她曾去過伊春、南岔、佳木斯等地看病,中西藥沒少吃,但都不見效。王秀英見兒子張培訓修煉法輪功後多種疾病都好了,2004年她就和兒子一起學法輪功,數月後,困擾她幾十年的所有病症都不翼而飛。

王秀英的老伴張國政是曙光林場退休職工,曾患有腦血栓多年,走路困難,打針吃藥都不見效。2004年他修煉法輪功十多天後感到身體非常舒服,手和腳都感到有力氣了,數月後腦血栓病症全部消失了,能幹家務活了。他遇到有緣人就講法輪大法好。

十六年來,王秀英全家只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被中共非法監控、包街警察經常上門騷擾,被非法抄家五次,王秀英和丈夫張國政被綁架一次。下面是十六年來王秀英一家被中共迫害的事實:

兒子被綁架到洗腦班

1999年7月,以江澤民為首的犯罪集團利用媒體大肆製造謊言栽贓、誣陷、抹黑法輪功並肆意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張培訓本著憲法賦予公民的有信仰與上訪的自由,1999年10月18日下午張培訓和幾十位法輪功學員到本地信訪辦上訪,要求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信訪辦官員讓找政府,張培訓和幾十位法輪功學員在當地政府樓前排列有序靜靜地等待。

四位法輪功學員代表找區領導交談,大約半小時後,幾十名警察將張培訓和其他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法綁架到公安局大廳非法關押一天後,將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分別關押在公安局、法院、檢察院三個地方。張培訓被非法關押在檢察院,關押期間被非法審訊,逼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進行洗腦迫害,上廁所、洗漱都有警察跟蹤監視,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被剝奪。張培訓被關押迫害四十多天才被釋放回家。此次迫害被非法抄家。

兒子被非法勞教、在外流離失所多年

2001年金山屯政府指使團結辦事處逼迫轄區百姓在寫有誣陷法輪功的條幅上簽名,張培訓被團結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團結辦事處,張培訓拒絕簽名,被非法拘留、抄家。數天後將張培訓非法勞教一年,送往伊春勞教所關押迫害,數月後因不「轉化」又被送往綏化勞教所迫害。

張培訓被非法勞教一年回家後一直被非法監控。2003年夏天,奮鬥派出所一名警察去張培訓租借的家中騷擾,發現了大法書,企圖綁架張培訓,張培訓走脫,從此張培訓在外流離失所多年。

老倆口被劫持、逼供

2007年冬天,張培訓在鋸房子打工,奮鬥派出所柴姓警察逼迫張培訓去派出所按手印,張培訓不配合,第二天兩名警察跳進院內、撞開房門、非法闖進室內,不出示任何證件就非法抄家,並去單位綁架張培訓,張培訓再次離家出走。

在柴姓警察非法抄家的第二天上午,奮鬥派出所又將王秀英和張國政綁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明慧週刊》的來源,被非法關押了三個多小時才讓回家。

2008年奧運期間,奮鬥派出所劉喜躍經常去王秀英家騷擾,每次去他表面不說甚麼,數月後經他的明察暗訪,打探到張培訓家的另一處住宅。

兒子又兩次被綁架 老伴受驚嚇含冤離世

2008年11月30日,金山派出所楊慧秋等數名警察非法闖進王秀英家,搶走大法師尊法像、大法書、手機、收錄機等物品。這些警察搶完東西還不走,在王秀英家蹲坑、監視,不許王秀英和外人接觸。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數小時後,張培訓下班剛開家門,就被數名警察摁倒在地、拳打腳踢、連撕帶拽拖上警車,被非法綁架到刑警隊,對其進行刑訊逼供、酷刑迫害,張培訓被打昏死過兩次。刑警將張培訓的另一處住宅的鑰匙搶走,將室內個人生活用品搶劫一空,還搶走現金2300多元,數名警察還在張培訓家蹲坑四五天,預謀綁架其他法輪功學員。

在張培訓被綁架的當天晚上都半夜了,奮鬥派出所張姓警察還不走,監控王秀英夫婦,王秀英說,半夜了你怎麼還不走,你看給我老伴嚇得都不能說話了,身體都直哆嗦,張姓警察說;等派出所來人了我才能走。

張國政老人目睹了警察們入室搶劫和暴力毒打綁架兒子的全過程,過度的驚嚇與精神上的刺激,老人當時就說不出話來,腦血栓病症復發,這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承受著思念兒子的痛苦,有話說不出,每天在驚恐與憂慮中度日,精神受到了嚴重的摧殘,數月後含冤離世。

張培訓被非法判刑九年

2008年11月30日到12月8日,金山屯有三位法輪功學員相繼被綁架,在金山屯刑警隊酷刑迫害十多天後,張培訓等三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不能走路,被人抬上警車關押到西林區看守所。

2009年6月1日金山屯法院非法開庭,北京六位正義律師為三位法輪功學員做了無罪辯護,法庭上法官指控張培訓的所謂的證詞中有很多都是捏造的。而且還有在同一時間在兩個地方的非法審訊記錄,正義律師質問法官;難道人還會分身嗎?張培訓指控刑警對他的酷刑折磨並將他毒打昏死過兩次,法庭上正義律師為他們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駁得法官張海濤、公訴人申向福無言以對。

2009年6月18日早八點左右,法官張海濤等人在西林法院在沒通知家屬和律師的情況下,偷偷摸摸的對張培訓等三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張培訓被冤判九年,第二天才通知家屬。張培訓被送往佳木斯監獄迫害。

在張培訓被枉判的第二天,金山屯的上空電閃雷鳴,狂風捲著暴雨將金山屯公安局幾百平方米的白鋼樓蓋全部掀掉,橫飛馬路十幾米遠,有的砸在做買賣的牌匾上,有的砸在出租車上,公安局四週一片狼藉。

善惡有報是天理,人做甚麼都要償還的,如今迫害張培訓的刑警隊長陶緒偉在2011年遭車禍而死,法院張海濤去年突發心臟病而死,年僅四十多歲。

張培訓在佳木斯監獄裏遭受的迫害

2009年張培訓被送往佳木斯監獄迫害後,王秀英老人思念兒子,多次去監獄看望都被獄警拒絕。理由是張培訓「不轉化」,在張培訓被關押三年多的時間裏,張母沒見過兒子一次面。

2011年12月秦月明等三位法輪功學員相繼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家屬聽到消息後都去看望自己的親人,監獄怕出事才允許接見。王秀英老人在好心人的陪同下來到佳木斯監獄探望了張培訓,原本身體健康、面色紅潤的張培訓被迫害的面色蒼白、身體消瘦,因不「轉化」被體罰,每天坐小板凳十多個小時,致使脫肛、肛門出血、坐的凳子上全是血跡,上廁所大便血流一地。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如今張培訓仍在監獄遭受著迫害。

是江澤民犯罪集團把王秀英一家迫害的家破人亡、骨肉分離。當前法輪功學員訴江大潮風起雲湧,勢不可擋,六月下旬王秀英老人用真名實姓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法院遞交了控告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要求法辦江澤民。八月份金山屯社區人員去王秀英家非法騷擾,索要電話號碼和身份證,老人受到驚嚇後,兩個多月來一直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胃痛、胃脹、身體非常虛弱,走路都很吃力。王秀英老人的精神和身體都受到了嚴重的摧殘,希望正義人士能伸出援助之手,發出正義之聲都來關注這位八旬老人全家的悲慘遭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