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一心為他、慈悲眾生的我才是真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師父,我真的想做您的真修弟子!」每當我面臨很難過的關或做錯事時,總是在內心深處一遍遍重複這句話。只要堅定與真誠,都能感到師父慈悲的加持,一切陰霾轉瞬驅散,隨即而來的陣陣暖流平復躁動的內心。

淚水在眼圈打轉,不爭氣的弟子又讓師父操心了,慈悲的師父又一次把弟子拉出了泥潭。這一年的修煉對我來說,就是這樣一個逐步走入真修的過程,大法的慈悲與智慧破除一個又一個頑固的自我,一路走來不易,但更多的是殊勝與美好。從內心改變、放下自我,信師信法,是我這一年最大的體悟。

找到根本執著,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我是二零一零年走入修煉的青年大法弟子,一直修的時好時壞,因為意志力不堅定,幾年來滋養自我,帶來很多魔難。二零一四年底,修煉出現嚴重停滯:發正念倒掌、煉功迷糊、學法不入心、與常人矛盾不斷。晚上做夢總是坐電梯,可電梯都是走一半就停,懸在半空搖搖欲墜。

知道狀態不對,很著急,認為很努力去修煉了。作為上班族,每天三點四十不到起床,早上背法,晚上學法,路上聽法。把自己所有的空閒時間都用在修煉上,常人的雜事都放棄了;獨立做資料、發資料,給身邊的人講真相。我能悟到的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了,為甚麼還會出現目前的狀態。身邊的人都說我看起來太緊張了,眉心總是鎖著,好像有啥大心事。我聽了心裏還不平:你們怎麼能知道大法弟子修煉的不易呀,大法弟子有多大的責任呀,還說風涼話,這麼大的事我能放鬆嗎?我似乎進入一個惡性循環,越狀態不好、越緊張,越發努力改變,無果,失望與無助更加惡化修煉狀態。

這個狀態持續到我與常人發生了嚴重矛盾,才幡然醒悟。部門內有個員工上班時間總是遲到,一個月內能遲到一半以上,少則十幾分鐘多則半小時以上,工作期間出去溜達,一去就是一小時,算下來一天的工作時間少之又少。工作質量也差,每次都要遲交,還抄襲利用他人的工作成果,懶散狀態持續時間幾乎與我糟糕的修煉狀態同步,連續四、五個月。剛開始,我抱著善念跟員工談心、引導他,激發他工作的興趣與熱情。但好景不長,一、兩週就恢復原態。後來,無奈幫他一起完成工作,一方面希望他能慢慢調整,一方面保證工作質量。最後,出現客戶投訴,公司管理人員找我談話,背後還有人說我的工作量安排不飽和,讓員工懶散。

那時真是委屈極了,幹了那麼多活,中午忙得吃飯都顧不上,為員工好、為公司好,最後怎麼還落了個人人指責的下場。我找員工談心,但很不順利,他當面撒謊,委屈、氣憤、不平,一瞬間爆發了,我態度非常強硬斥責了他一頓,讓他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甚麼。事後臉都氣腫了,悟到自己做錯了,跟員工道歉,他很諒解,說自己確實需要想想自己在做甚麼,還感謝我。我頓時感到當頭棒喝,是否我自己也應該想想到底在幹甚麼?!

一向內找,我才發現同事的狀態就是我個人修煉狀態的反映,看起來每天學法、煉功,但我的心不在法中,長時間溜號,說徹底點,我想用大法求解脫與保護,清晰的頭腦、高尚的道德、健康的身體、淵博的知識、最終的圓滿……帶著那麼強烈的慾望,沒有從內心去改變自己,保護自我,想利用大法滿足自我種種執著,滋養邪魔。我才是那個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的人,走入大法,卻沒有真正得法,根本沒有真修。

我發現以前自己做了很多事,出發點都是為己的,而且隱藏很深。做個好事,如果別人不感激會心裏不平,其實是求名心,不是真正為他;總是用大法標準衡量別人,揭人短,認為是幫人提高,其實是嫉妒心,用大法來掩蓋自己好惡觀念;用大法為藉口,把常人生活與修煉對立起來,是懶惰、怕麻煩、怕干擾;做了些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以此為條件,來獲得層次提高。還有很多,腦子裏像炸雷般,一件件事像電影一樣過,一個個執著像珠子一樣串了起來,原來我心裏裝的只有「自我」,簡直如晴天霹靂般把以前那些自認為不錯的狀態劈了個稀巴爛。

我感覺終於清醒了,頭腦和內心那層厚厚的物質去掉了,對照大法,我的修煉其實還在原點,因為我沒有從內心去改變自己,不但沒修去魔性,反而滋養和掩蓋的更深了,不是師父一次次用心良苦的點化,最後用一位同事的離職來敲醒我,後果不堪設想。

我下決心從內心改變自己,精進起來,放下自我、救度眾生,一切聽師父的安排。我向師父保證:師父,弟子是打心底裏想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我又與員工長談一次,尊重並支持他辭職的決定,並指出他很多優點,同時善意指出一些不足,鼓勵他一定會有好的發展。交談非常融洽,我利用這個機會系統講了大法真相,他很認同,也自願退了團。送他一個《九評》光盤,他很高興接受了。在他離職當天,我請同事們一起為他餞行,並把包裝精美的神韻作為禮物送給他,他很感動。晚上,他很真誠的發信息對我再一次表示感謝,這是生命得救後對大法師父的感恩。師父把壞事變成了好事,用善化解了一切。

慈悲的師父一直等著愚笨弟子的醒悟呀,之後看明慧交流文章都會很觸動,通過用心學法,師父點化了我的根本執著:執著自我、保護自我,由此而生的顯示心和嫉妒心。自此,我的修煉進入了一個新的狀態,一次次過關與放下之後,我終於體悟甚麼叫做修煉的美好,不是身體的健康,不是知道一些超常道理,不是在矛盾、利益面前能做到雲淡風輕,而是一種真正為他的美好,是用慈悲看世間萬物,對眾生生出憐憫與珍惜的美好。

用慈悲心發真相資料

我在邪惡的中心,為了讓被邪惡禁錮的眾生了解真相,我每天利用上班休息時間發放少量資料,隔一段時間,集中到高層樓裏發資料。我是一個人修煉,唯一的交流渠道就是明慧網與師父的點化,因此在這樣險惡的環境下,只有靠信師信法才能走過去,一旦思想有偏差,就會寸步難行。但只要心念正,就能感受到師父在身邊,想到每天出去都有師父看護我發資料,常人表面看起來很危險,但在宇宙大穹中也只有大法弟子才有這樣的無上榮耀,每想到這,心裏就很自豪與神聖,怕心也就小了。

有一次我被困在黑暗的樓道中,沒有一點亮光,一個女孩子孤身一人背著真相資料,站在樓梯上,寸步難行,當時非常怕。此時只有兩個選擇:原路退回去,資料不發了;正念前行,一切交給師父。我閉著眼睛,對師父說:「請師父帶我走出去,一切交給師父。」我扶著牆一步步的走,走了大概有兩、三層樓,但是每一步都很穩,沒有踩空、沒有打滑,當怕心下去後,突然看見了亮光。師父看護著弟子的每一步,我們要做的就是不停步、前行。

當能完全放下自我,用慈悲心發放每一份資料時,師父就會讓我們體會到修煉的殊勝。有一天天氣很冷,我準備了二十幾個真相光盤到居民區發放。因居民樓離單位較遠,我顧不上吃飯,先發正念清場,對樓裏眾生打出正念:清理干擾眾生救度的一切邪惡,讓有緣的人能收到資料,讓無緣的人都離開不要干擾。中午一休息就頂著寒風出去了,樓層大概十八、九層,為了避開電梯監控,我一般都是步行到頂樓,然後再一層層下發,每層發一、兩份。那天渾身暖暖的,爬樓也很輕鬆,心裏就是希望眾生能在第一時間看到新神韻,發每一份資料都心裏送上祝福:祝您幸福平安。聽見屋裏有人的,也沒有像往常一樣避開,而是專門把資料放了過去,因為我發了正念:讓有緣的人都收到資料,在家的人不是在等著麼。看見門口有小孩推車的,專門送一份,想著純真的孩子一定會喜歡神韻。那天很順利,就像入了無人之境,眾生就在屋裏等著真相的到來。

回來到餐廳吃飯,看到熱情的服務員,眼淚一下流了下來,這麼可愛的生命都不知道即將面臨的大難,那麼多善良的人還沒有得救,心裏為眾生感到難過,想到他們也許生生世世都在等待這一天,而有些人也許永遠喪失了機緣,說不出的傷心。那一刻,看周邊一切感覺非常遙遠,看眾生也是那麼渺小與可憐。我終於體悟甚麼才是真我,這個同化大法、一心為他、慈悲眾生的我才是真我。

在員工培訓中講真相

大法無量威德開智開慧,師父給了我一個非常理智、清晰、邏輯縝密的思維,使我在工作中事半功倍。我在經濟領域工作,因專業研究能力強,在每個任職單位業務評比中,總是排第一,各種研發成果都能成為單位最暢銷產品。同時大法弟子體現的祥和與高尚道德,也拉近了我與同事們的心靈距離。

去年年底,有同事提出讓我對宏觀經濟運行做一個深入分析,我悟到:這是師父的點化,應該用專業知識去講真相,證實大法的清白。但很快顧慮就來了:一個部門一、二十個人,公開給這麼多人講真相心裏一點底也沒有,怕老闆發現,怕人舉報,怕別人不接受,怕自己講不好,擔心名聲、面子。心裏壓了個石頭,喘不上氣。正念知道應該去做,但人心又阻擋做出最後的決定。怎麼辦,只有學法,師父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2]對照大法,我意識到自己是用人心衡量師父的安排,把自我放在第一位,心裏根本沒有裝著盼望聽到真相的有緣眾生,與師父的要求背道而馳。把師父、把法裝在心裏,任何顧慮都煙消雲散,我下定決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好這件事情,圓容師父要的,盡最大的善念。

我打算從當下的經濟亂象為始,舉出幾個與大家日常生活相關的案例:房價高漲、居民內需不足、環境破壞的經濟代價等;然後再通過分析這些案例,找出問題根源:邪黨幾十年來對信仰、道德、傳統文化的破壞,引出大法真相。培訓內容較多,分兩次進行,年前一次主要講經濟亂象本質分析,年後一次主要講真相。

年前的培訓很順利,大家很震撼,說很有深度、感覺頭腦都清醒了。有了首次成功,我信心大增,想著過年時間寬裕,有了充足學法時間,年後的培訓應該不成問題。但我們是修煉者,所有的一切都是大法師父給的,一起歡喜心,舊勢力就鑽空子。原本七天時間怎麼都應該完成的工作,卻一直進展緩慢:一方面是干擾多,不是家裏雜事一籮筐,就是自己身體消業難受;另一方面,更本質的是,講真相就是修煉過程,心性如果沒有提高,那高一層的理就阻礙,表現在世間就是用人的思維方法,怎麼努力就是沒有思路。眼看時限要到了,急躁心、埋怨心、顯示心、名利心、怕心都交錯著反應,腦袋想爆了,才能寫出那麼幾行字。

師父慈悲,在法中點化了愚笨弟子。那些天看明慧交流文章,有同修說《九評》對大陸人講真相作用大。理清思路後,我打算圍繞《九評》來準備真相幻燈圖片,在經濟分析中穿插講《九評》。比如:講大躍進和大飢荒給國家經濟和人民帶來的損失;再分析邪黨對經濟基礎工、農、商的三大改造;然後再講思想領域的改造,對信仰人權的踐踏。公司員工很多是八零後、九零後,對中共暴政和謊言都很模糊,為了更有說服力,我想多加入一些真相圖片和視頻。在挑選視頻時,遇到了難題:在國際網站上找了些歷史視頻,但有些沒有剪接,內容不完整,需要花費大量時間來編輯和整理;如果直接用《九評》的視頻剪取一些片斷,會不會涉及到版權問題。當深挖自己的根本動機時,我找到了這個思想的來源是怕,怕公開在單位放《九評》會不安全(《九評》的視頻都有標識),怕人舉報……其實想的都是自己,根本沒有從如何利於眾生接受真相和得救來出發。放下人心,放下怕,我從《九評》視頻中截取了一些片斷(沒有任何加工,僅是找了一些完整的小片段)。

培訓當天,與第一次輕鬆心態比,心繃的很緊,壓力也大。培訓被安排在下午,上午時間我在熟悉資料的同時,全部時間都在高強度發正念,天目看到另外空間一片光亮,身體也很熱,思想達到空無狀態。從來沒有長時間發正念狀態這麼好,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加持,鼓勵我一定要做好。

進入會議室時,我感到無比莊嚴,因為師父和無數神都在注視著小小的會議室,這將是一場正邪大戰。

伴隨我的解說,真相視頻在會議室的大投影上一個個播放,員工們沒有任何議論,只是靜靜的看,有的會對邪黨的殘暴嘖嘖嘆氣,有的對邪黨各種瘋狂運動無奈搖頭。當剛開始講大法真相時,我是這樣開場的:「大家都從上面的視頻中看到了共產黨對經濟的破壞,但經濟改造的根本是要控制中國人的思想,因為控制了經濟基礎才可以改造思想,扼殺信仰。下面我就給大家舉一個每個人都知道例子,這個群體承受了太多的不公與迫害,我們今天唯一能做的就是給他們還原真相。」

壓制住情緒,我堅定的點開了九九年以前中國大陸各地的煉功照片以及國內媒體對大法的正面報導,然後又點開了迫害後世界各地大法弘揚的圖片。鼠標輕輕一點,大法的圖片如一道金光刺破了黑暗中一切敗物,邪惡與謊言在祥和、美好圖片面前顯得醜陋與低下。大家都好奇的看,沒有一點聲音,如時間靜止了般。然後我又點開了自焚偽案的照片,一片嘩然,接著播放了王進東喊口號的片段。隨後我指出自焚偽案的疑點:「大家看王進東是被稱燒傷最嚴重的自焚者,可是有常識的人都知道人如果被汽油燒著了,燃燒速度極其快,非常痛苦,一定會採用奔跑的方式來緩解疼痛。可是這個王進東,不跑不說,還盤腿坐著,還能大聲喊出響亮的口號……」員工中發出了哄笑聲,大家也都識破了邪黨的詭計。

在講完大法真相後,我把邪黨的邪教本質作了分析,首先用圖表羅列對比邪黨體制與宗教形式相似之處 ,而後又以黨教與正教為名列表對比:正教相信神、黨教講無神論;正教育化人心和道德、黨教反對一切傳統道德;正教平和非暴力、黨教鼓吹階級鬥爭……話沒說完,就有員工底下小聲說:它是個邪教呢。真為這些明真相、清醒的眾生高興。

到了最後一步勸三退,我點開藏字石的圖片,面向所有員工,鄭重的說:「今天講的內容很沉重,也許大家會有遲疑,沒有關係,每個人都有一個接受過程。但是我希望大家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希望大家都讓自己的心靈獲得救贖,在善良與邪惡之間做一次重要的選擇。」然後問員工是否願意發願退出中共黨團隊,如果願意,請大家表個態。有幾個同事當即就同意了,也有一些沒有表示。

培訓結束後,心情緊張且壓抑,覺得大家反饋不夠多(沒有全部三退),沒達到預想的效果,感覺名利心和面子心受到了衝擊,各種負面思維開始肆虐。我發了一會兒正念,歸正思想出發點:這次講真相目地是救度眾生,不是為求個人名利。求師父加持,決定再一個個問(通過公司的內部通訊軟件),因為我知道師父為這次機緣鋪墊了太多,作為大法弟子必須要為眾生負責,必須放下自我。

我一個個問起,問他們能不能接受培訓內容,是不是有些沉重,是否願意三退保平安。原本想這些人肯定會不接受,做好了受到各種質疑的心理準備,結果相當意外。所有的人都能接受,還說「我看到的比你說的還要多呢,大家都經常翻牆」,還有的說:「以前知道一些,但這次培訓後就更深入了,共產黨原來是個邪教呀,我信佛,我不信共產黨那一套,我要退出,找自己的真正的信仰。」有一個我自認為會反對的同事,她很輕鬆的說:「你剛讓發願的時候,我就退了呢,我爺爺是老右派老革命,他一直堅持法輪功是好的,一定會平反(註﹕常人善良的願望,但大法誰也不配評判)……」七、八個生命呀,差點因為我的人心與觀念失去了這萬古以來苦苦等待的救度機緣,不爭氣的弟子真是對不起師尊,自責、感激、感動的淚水止不住的流。

通過這次培訓,部門所有人都在當天三退了。我終於對「最大的善念」有了更深體悟,作為大法弟子無條件圓容師父要的,盡最大努力完全放下自我,那會給眾生帶來最大的福報,也會給自己生命帶來最大的昇華。這是師父洪大的慈悲,師父為眾生得救做了多少鋪墊、付出有多大,而大法弟子如果用人心思考師父的安排,真是會丟棄很多生命。

放下自我才能救度眾生

與大法對我的要求比,我還差很遠,自我執著還很深很強,寫這篇交流稿時就時不時有顯示心和證實自己的心返出來,干擾很大。我的主意識不夠強大,自己不能把握自己,執著、思想業力在頭腦裏翻騰時覺得很苦,寫出來也把它們曝光。我希望用最純淨的心去完成這篇法會文章,為自己這一年修煉做個總結,也作為新征程的起點。

說到就要做到。唯有下大決心精進起來,放下強烈的自我,真正從內心改變自己,才能對的起師父的救度,才能挽救那些對我懷著無限期待的有緣眾生。

感恩師父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