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訴江過程也是實修自己的過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師尊:您好!
同修們大家好!

我從加入訴江大潮至今,感覺心性提高不少,從中也有一些體悟,今借法會之際向尊敬的師尊彙報一下。

五月初,當我得知訴江的消息後,認識到了這是正法進程急速推進的體現,是師尊賜予大法弟子一次全面揭露邪惡、救度眾生樹立威德的珍貴的良機,是給那些參與迫害的公檢法司系統的人員聽真相、選擇生命得救的難得的機緣,也是天象的變化在人間的表現。師父說:「天象變化下面要是沒有人去動,還不能給常人社會帶來一種狀態,也就不稱其為天象的變化了。」[1]時間緊迫不等人。於是我毫不猶豫的就動手寫起了訴狀。

因這之前我從未寫過此類型的文章,平時對法律方面的知識也不重視,所以在動手寫時,不知從何處下筆,但沒有動搖我寫訴狀的決心。正在我焦急的時候,一個我熟悉的同修給我送來了一個專業律師已寫好的訴江狀。當我接到訴狀時,我的眼淚差點流了出來,我知道師尊就在我的身邊,已經為弟子鋪好了訴江的路,就等我們正念正行的去做了。我趕快抓緊時間把訴狀在短時間內就寫好了。當時明慧網還沒有發表有關訴狀的模板,周圍的同修多數都不會寫,我就把我寫好的訴狀給同修們作為參考,這樣拖延了十幾天,直到五月下旬我才把訴狀用郵政特快專遞郵寄到了兩高,兩天後經上網查詢得知兩高已簽收。此時我心裏感到像一塊石頭落了地似的輕鬆。

可沒想到在七月中旬左右,我在外出辦事時,在車上接到我一鄰居的電話,她口氣很緊張的告訴我,市公安局的幾個警察去我單位調查我往北京寫信的事情,並叫領導安排專人問詢我。我聽後心裏不由自主的「咯登」了一下,怕「被抓」的一念又出現在我的腦海裏。因我以前多次被抓捕迫害。但我馬上就抓住了這一不正的念頭:這怕不是我,清除掉!起訴江魔頭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眾生的需要,是師尊認可的,天經地義!我們就應該理直氣壯的起訴它!想到這些,我的心瞬間平靜了下來,那一點怕的物質完全消失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師尊幫我拿掉了。我在心裏默默地謝謝師尊,並請師尊放心,弟子一定會走好這一步的。

當時車裏坐著我的丈夫、在遠方工作回家探親的兒子和兒媳,丈夫心態有些不穩的問我是不是關於我寫信的事情。因為之前我寫訴狀時他看到了。丈夫不修煉。我很坦然的回答他:是。他也沒再說甚麼。這時兒子也有些擔心的問我:媽,你給誰寫信了?我平靜的告訴兒子:我往北京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寫信告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澤民了。

兒子又問:你告江澤民能有用嗎?我用很肯定的口氣說:有用!江澤民在位時,沒有幹一點利國利民的正事,濫用手中的權力,對一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發動了殘酷的打壓迫害,成千上萬的好人被迫害致死、致殘,還有的被活摘器官。無數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場迫害至今持續已有十六年了。你也親眼見到了你媽這幾年的遭遇(我多次被抓捕兒子都在現場),你也知道你媽不是壞人。我修大法後身心健康,多少年再沒吃一粒藥,家務活基本都是我幹,我沒做任何違法亂紀的壞事,只是堅持對大法的信仰,不願昧著良心說假話,就被多次非法抓捕、勞教,被無辜開除公職,幾次被迫害的差點失去了生命,沒有我們說話的機會。今年五月一日,我們聽說最高法院頒布了一條法規,其中明確告訴「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法輪功被迫害是特大的冤案,我們怎麼能不抓住機會起訴迫害我們的大魔頭江澤民呢?要求將其繩之以法,賠償因這場迫害給我們造成的一切精神和經濟損失。

我在說話的過程中,他們三人都在靜靜的聽著。最後我又說:其實你們都是受害者,全中國人民都是受害者,都應該站出來,堂堂正正的起訴惡首江澤民,盡上自己一份正義的力量。他們雖然沒有應聲,但我看出他們都不抵觸,好像也都在思考我講的話。

回到家的第二天,我見到了單位那個人,他吞吞吐吐的問我:你往上面寫信告江澤民了?我說:寫了,怎麼了?他說:昨天公安好幾個人去單位,調查你寫信的事,叫單位落實一下。我說:我寫信光明正大的也不犯法,公安調查的目地是甚麼?是想協助最高檢察院立案呢?還是想趁機幹點甚麼呢?他說他也不清楚,並說:你們法輪功還想推翻××黨?是根本不可能的,老老實實的過日子行了,不要再去搞那些沒有用的事了。

我一聽心裏有點不平衡了,心想:前幾年他受單位的指派,參與了跟蹤監視我的迫害行為,有一次正好被我碰上,把他嚴厲的說了一頓,使他當時顯得很不自在。過後我找到了自己的爭鬥心、看不起人的心、憤憤不平等多種人心,重視發正念清除,這些心已去了不少。後來一個機會,我和他講了一下真相,他也沒表現出抵觸的樣子。可好幾年過去了,他怎麼還那麼糊塗呢?我對他說:我們不是想推翻××黨,它不用我們去推翻,它也不配!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倒了。我們寫信是起訴迫害法輪大法的元凶江澤民。我剛說了幾句,發現他突然翻臉了,很生氣的大聲對我說:我也說不過你,現在你寫的信已經到了公安手裏,只是叫我來落實一下,你自己看著辦吧。反正他們抓你我們也沒有辦法。

從他瞬間態度的變化上,我發現了自己還有爭鬥心、不平衡的心,我趕快抓住調整自己。我緩和了一下語氣,平靜的對他說:我剛才有些心急,說話口氣生硬些,其實我不是對著你的,請你不要生氣。我知道你是為我的安全著想,請你放心,我不會出甚麼事的!我們是同事,你也清楚我的為人處事,我在單位認真工作,老實做人,不做壞事,就是因為我不昧著良心說假話,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工作被無辜的開除,多次被抓被關押,給我本人和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身心傷害和經濟損失,你說我無辜遭受這麼大的冤屈,我不應該寫信告害我的人嗎?如果是你,能永遠聽之任之、無動於衷嗎?前幾年,你不明真相無知的幫了邪惡的忙,這些年,你一定也聽過不少的真相,應該知道是非對錯了,再不要聽他們的指使了,他們是在害你呀!你去告訴公安:信是我寫的,手印也是我按的。我寫信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是合法的。信中的內容是我遭受迫害的真實事實,沒有一點誇大和造假之處,這也只是我這些年被迫害的其中一部份。但我目前控告的是惡首江澤民,暫不起訴這些年抓我、判我、迫害我的直接責任人,因為他們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俺師父大慈大悲,再給這些參與迫害的人一次醒悟、選擇生 命得救的機會。如果他們再不珍惜這個難得的寶貴機會,繼續參與迫害,那麼我一定會把他們一塊起訴的!那時候他們可能再也沒有選擇的機會了,後悔也來不及了。希望他們能把我寫的訴狀認真的看一下,對他們是有利而無害的。

聽完我講的這些話後,他態度誠懇的說:我不能給你傳這些話,你自己注意安全吧。我說:我會的。希望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默認了。

訴狀被退回一事,引起了我的思考,我想其中一定有我要修去的東西。我認真理順了一下自己:從參與這件事情的動機,到整個過程中的心態和言行,我很快的找出了一些長期埋藏很深、不易覺察的人心執著。如:對時間的執著。當聽到要起訴大魔頭江澤民時,我激動地喜形於色,心想修煉真要結束了,苦日子可熬到頭了;還有依靠常人的心。我從法理上也明白,正法一切都是我們的師尊掌握,人間的一切也都是圍繞著正法而動,任何一個人的表現也都是在擺放自己的位置,他們的所為也都是配合大法的形勢,不能起任何主導作用。但在我的潛意識中,還有依賴常人能給大法平反的不正的想法;還有盼大法平反後,賠償我們的精神和經濟損失,在人中好揚眉吐氣過好日子,讓這些年瞧不起我們的人羨慕尊敬我們,這是明顯的顯示心和歡喜心和想在大法中索取的骯髒的有求之心。還有盼儘快把大魔頭繩之以法解恨的報復心等。不找不知道,一找真是把我嚇了一大跳,我問自己:修煉這麼多年了,已到尾聲了,怎麼還有這麼多骯髒的人心呢?我暗暗的要求自己,在訴江這一洪流中,我一定把這些頑固的人心統統去掉,紮紮實實的走好這一步,真正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

通過認真學法調整後,我在原來訴狀的基礎上,又認真重寫了一份新的訴狀,補充的內容主要是我在大法中受益的情況,包括身體的變化和道德的提升;還有我親眼目睹北京幾個派出所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種種暴行;還有揭露本地洗腦班的各種犯罪行為。在寫的過程中,我的心是祥和慈悲的,沒有喜和悲的情的表現,沒有了過去那種對行惡警察的仇恨心理,有的只是對他們的憐憫,因為我知道他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認識到這次訴江是一場大考試,是向師尊交答卷,有一點敷衍就是對師尊的不敬。所以我是在用心寫。訴狀完成後,我感到有一種天清體透的愉悅感,身心格外的輕鬆。我知道是我的思想符合了法的要求,慈悲的師父幫我去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質,使我心的容量加大了,心性提高了。

我這次寫的訴狀是一個內容比較全面的真相信,所以我決定發放的範圍能廣一些,叫平時那些不容易看到真相的部門人員見後能了解真相得救。我認真整理檢查確定無誤時,就抓緊時間打印了多份,幾天內通過EMS郵政特快專遞,分別郵寄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中紀委、公安部、全國人大委員會、國家信訪局、政治局常委、山東省最高檢察院、山東省最高法院等相關部門。很快都收到了妥收的短信。

隨後,我又打印了幾份訴狀,先叫我的丈夫看了,他看後雖然甚麼話也沒有說,但此後我發現他較前有了很大的變化,具體表現為:幾次回老家後,他主動熱情的勸生病的街坊鄰居們修煉大法,並堂堂正正的告訴人們,現在全國很多人都在起訴江澤民,因為它迫害法輪功,害了不少人,並肯定的對人說江澤民很快就會被抓捕的。街坊鄰居們也都愛聽他講的話。我為他的清醒和正義感到很欣慰。

我又把訴狀拿回了我的父母家,叫妹妹給父母讀了一遍。妹妹是含著眼淚和哭聲讀完訴狀的,老母親幾次止不住的放聲大哭,八十多歲的老父親眼裏也有淚光。看完訴狀後,我的家人們對這場迫害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對我的多次被迫害也改變了以往不理解的態度。以前我很不願在任何一個家人面前提及我被迫害的具體情況。一方面我怕我的家人再傷心難過,因為我前些年多次的被迫害,他們也都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是我對親情的執著。其次,我一直覺得我多次被抓受迫害,還走過彎路,沒能像修的好的大法弟子那樣正面的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一定程度上給大法抹了黑。提及那些被迫害的情節覺得很是沒有面子,有一種羞恥和愧疚感,覺得很對不起師父和我的家人們。其實這也是對名的執著,是對自我的執著,沒有擺正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關係,把個人的臉面看的高於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大事,是多大的私啊!

這次,我把我的訴狀不僅給了我的多家親人們,還給婆家的街坊鄰居們看。看過訴狀的人態度都有了變化,對大法都有了一定的認識,對這場迫害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婆家的一個鄰居看後,高興的對我說:訴狀寫得不錯,挺有水平。江澤民真是太壞了,應該趕快把他抓起來,如果能把他賣國的事實寫上效果會更好。我希望法輪功能早日平反昭雪。

通過在親朋好友之間廣傳訴狀,不僅對他們了解真相、生命得救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也對我自身的提高有很大的幫助。我明顯的感覺到,那些長期存在我身上的情和名的物質去掉了不少,現基本能理性的對待出現的事情,不再被名和情所牽制。

訴江是正法進程重要的一個步驟,師尊盼望我們更多的大法弟子都能參與,整體提高。於是,我在完成自己的訴狀後,就不斷的和同修們在法上交流切磋,在師尊的加持下,同修們都很快的拿起筆來積極主動的寫訴狀。在六月中旬前,我地多數同修都把訴狀郵寄給了兩高,很快都簽收。後來也有部份同修的訴狀被退回本地,有單位和派出所的人上門問詢,同修們都能正念應對,堂堂正正的向有關人員講真相,同時認真的向內找自己修煉中的不足,都普遍的得到了提高。

在這期間,我還主動承擔起了幫助一些同修(包括一些農村同修)整理訴狀和打印上傳明慧網存檔的工作。只要接到同修的訴狀,我就抓緊時間及時的完成。每篇訴狀,我都會用心的去對待,像幹自己的事情一樣認真負責。每篇訴狀整理完畢後,我都要仔細的反覆核實幾遍,直到確定無誤時再去打印,後交給同修郵寄,並及時向同修要回郵寄回執單,再抓緊時間發往明慧網,環環緊扣,搶時間去做。是凡交於我手中的訴狀,沒有出現失誤等問題的。

在那段日子裏,為了抓緊完成訴狀,我有時都要忙到午夜一、兩點鐘才能休息。但我沒有勞累和睏倦感,頭腦清醒,精力充沛,我深知是師尊在加持我。同修的篇篇訴狀經常會使我不自覺的溶入其中,似清流般不斷的洗滌著我,激勵著我精進,使我的心性在不知不覺中不斷的提高。我也無比的感謝師尊對我的慈悲選擇和呵護,我沒有任何理由不做好。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全世界的同修們!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