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蕁麻疹糾纏的日子遠去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至今回憶自己被蕁麻疹糾纏的日子,仍不堪回首。

一年多以前,我患上了蕁麻疹。蕁麻疹的類型很多:急性的、慢性的、產後性、機械性的……有的怕熱、怕風,有的怕魚腥,有的怕情緒波動,而我得的這種幾乎是綜合了所有的:冷了不行、熱了不行,吹風了不行,海鮮、辣椒不能吃,甚至情緒一激動,二十多分鐘內就復發,一大片一大片連在一起,奇癢無比,從頭皮到腳趾,全身都是。

從一開始的「夜息早發」,到後來的不分晝夜的發作,大片的風團不敢撓,有時整個身體都腫起一層。嚴重時氣管都受影響,蕁麻疹一發起來我就咳嗽得喘不過氣來。我試過中藥、草藥擦洗,全都無效,只能用脫敏的西藥維持。

我去問醫生這病還能痊癒嗎?醫生卻岔開話題安慰我說:「這個(西)藥副作用小,長期服用也沒甚麼大事。」我內心僅剩的希望也破滅了。醫生的話就像指著我的一身扁包說:你恐怕要終身服藥!

脫敏藥物一天一粒,藥盒上標明不要過量服用。可後來身體呈現出了抗藥性,復發間隔越來越短。我甚至以增加藥量去頂住復發的時間。在痛苦的折磨中,又擔心加藥會給肝腎等內臟帶來負擔。看不到希望的我一度想:我才二十幾歲,難道就這樣完了嗎?

我家有法輪大法書,以前看過,知道大法好,丈夫也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他看著我頹廢沮喪的樣子,就勸我看書煉功。我幾乎覺得這蕁麻疹對自己來說是不死的絕症了,所以甚麼都放得下了。我開始靜下心來學法煉功。

我明白煉功不是祛病的關鍵,關鍵是要修煉心性才能好病和長功。我克制自己不去想病的事,放下一切爭名鬥利的人心,在每天學法看書時我真能暫時把它忘了。

而讓我永生難忘的是學法煉功的第三天,晚上我覺得渾身癢得難耐,我第一反應是:趕快去找藥。可我突然又想起來我竟然已經三天沒吃藥了!這三天以來我沒吃藥是怎麼過來的呢?我不敢相信,那種驚奇和對大法由衷的感謝,我攥著衣角激動得無法表達。

於是我不間斷地學法、煉功,我的信心與希望也隨之倍增。第二次復發吃藥是在大概一星期之後,第三次是在半個月之後,復發的時間不斷的在延長,最終,我一身頑固的蕁麻疹消失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曾經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這麼嚴重的蕁麻疹竟然在半個月左右就奇蹟般康復了!丈夫也開心的說:真好!

我曾經被這恐怖的蕁麻疹嚇怕了,康復後,我曾問丈夫:「你說我現在要是再吃蝦,還能起疙瘩嗎?」「你都好了還起甚麼疙瘩?不想它,你就吃你的!」丈夫毫不猶豫的回答。

感謝大法!感謝師父!不僅給了我健康的身體,還讓我整個家庭都重新燃起了希望!

法輪大法是正法,只有正法才能讓人在絕望中重生!只有正法才能讓人的心靈感到溫暖和寧靜。我想說的是:大法有多麼洪大的慈悲,誣蔑、詆毀大法就有多大的罪惡!我把自己的親身感受寫出來,希望能讓更多被矇蔽的人了解真相得救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