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病秧子變成身心健康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我叫張瑾閣,今年七十七歲。自丈夫四十一歲患偏癱病起,我一人養育五個未成年的子女,那時最小的才兩歲,還有長期有病不能自理的老婆婆,一家人真是老弱病殘。

為養家糊口,我整天操勞,身心疲憊不堪。長期的過分勞累,我終於倒下了。下身出血,活動量一大,血就順腿直流,到縣醫院檢查說是子宮瘤,必須動手術,因手頭沒錢一直就這樣抗著。一年後臉色變的蠟黃四肢無力,好像生命到了盡頭,我絕望到了極點。

親戚鄰居勸我為了這個家、為了孩子,無論如何得去醫院,鄰居給湊了一百多元錢讓我住進縣醫院。檢查後醫生說;身上只剩四克血,必須調養一星期再輸四磅血後才能手術,經濟上的侷限只能輸一磅血就做了手術。手術後,營養跟不上,又得不到適當的休息,誰知引起一連串惡性循環,患腎虛、脾虛、腸脹氣,還有關節炎、肩周炎接撞而來,走路氣喘吁吁,二級風就能刮到,特別是腸脹氣,揣著大肚子總是翁得心嘴難受,吃飯與不吃飯肚子都撐的難受,比孕婦的肚子還大,大小便都困難。兩腋下長有兩個比雞蛋還大的脂肪瘤,兩手臂不能垂直,給生活帶來很大不便。幾次去醫院看,醫生都說:年齡大了,別動手術了,沒必要再受這個罪(可能醫生看我體質弱怕招來麻煩)。所以難受、疼時就用點藥應付著,那生不如死的痛苦真的不堪回首,連做夢都想誰能治好我的病,那將是我和全家人最大的幸福!

一九九八年秋法輪功在我地已廣泛傳開,學功的人很多。鄰居看我整天痛苦的樣子說:嬸子,你也去學法輪功吧,祛病健身效果可好啦!鄰居的一句話動了我的心,心想:哪怕通過煉功能減少一點痛苦、哪怕能好一部份也是我最大的願望。我抱著試試的想法,主動找到一位老太太讓她教功,誰知第一次教動功時,就學著比劃了幾下,奇蹟就出現了,我肚子咕嚕咕嚕的響,有一種往下推的感覺,我一陣歡喜,趕緊上廁所,撐脹的肚子立刻輕鬆了許多,這是吃甚麼藥、使用甚麼方法都沒出現過的現象啊!心想這不是神了嗎?!

我信心十足,第二天接著學,每次一煉功肚子都咕嚕,會出現同樣的狀態。就這樣肚子一天比一天輕鬆,一天比一天小,身體也一天比一天舒服,兩腋下的脂肪瘤明顯鬆軟,不再發脹,兩手臂能垂直自由活動。全身的病很快不翼而飛,從此告別了纏繞我多年的病魔。到第十天時我把家裏所有大小藥片統統扔掉,無病一身輕的感覺高興的我常常合不攏嘴。這是法輪功師父給的第二次生命,所以全家人大力支持。

我雖然不識字(只上過一年小學)也請了《轉法輪》書,還買了錄音機、錄音帶。開始別人念書時我就靜靜的聽,在家時就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每天堅持。師父要求每個弟子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我心想師父給予我這麼多,一定聽師父的話,做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有益社會的好人。

看《轉法輪》書有困難,我就像螞蟻啃骨頭一樣,一個一個字的攻破,見人就問,在家問孩子在外問鄰居、問路過的人。常常把不認識的字寫(實際是照畫)在紙上 ,寫清幾頁幾行再去問別人,不長時間,我終於能通讀《轉法輪》了!我感慨、我自豪,由一個九死一生的病秧子變成一個身心健康的大法徒、由一個目不識丁的文盲能通讀一本厚厚大法書,我才真正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操縱國家機器,置憲法規定的信仰自由等公民權利於不顧,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和「打死算自殺」等群體滅絕政策,喪心病狂、慘無人道迫害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中,家人因害怕我被抓,就勸我別煉啦。當時思想壓力很大,學法煉功有所放鬆,所以在二零零四年出現偏癱症。兒子把我送到縣醫院,在病床上我想了很多:想到學功前後的巨大變化,想到法輪功給我與全家帶來的幸福,再看看今天這個病狀,我明白了一切,所以只住四天醫院就堅決要求回家,回家後堅持每天學法煉功,很快恢復健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