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解開了我與繼子的冤怨

我們一家三口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九一年婚姻變故,前夫離我而去。家裏值錢的東西及現金一併被其帶走,留給我的只有幾件木頭家具和還有幾個月到期的租來的房子。

九五年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丈夫,他人不錯,誠實、能幹,可他有個八歲的兒子。當時我的親戚朋友都不同意我要這個孩子。他的父母也說:如果你們做買賣忙,孩子可以留在農村,我們給帶。那時我想:爸爸在城裏享福,不能把孩子留在農村,況且孩子的奶奶一直身體不大好,孩子的親媽從離婚就沒來看過孩子一眼。我想只要把心擺正,做事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像帶自己孩子一樣有甚麼難的?!所以從我們結婚,這孩子便由我帶。

大法解開了我與繼子的冤怨

可沒成想孩子特別不省心。在學校沒人敢惹他,小學四年級就開始抽煙、經常和社會上一些小混混打交道。看到誰的東西好,要麼就給偷來,要麼就和人要,你若不給或者告訴老師,他就開始天天想辦法調理你。根本就不學習,初中上了兩個多月就說啥也不去了。我和他爸爸想過好多辦法,找過好多人勸他,軟的、硬的都用過,都不管用。從那天開始他就再也沒上過學。

我家的生意每天都有進錢,而且每隔五、六天就得去進一趟貨。所以家裏總有一些現金。孩子經常偷拿家裏錢,少則三十、五十,多則五、六百。錢只要讓他弄到手,就從來沒追回來過。我們家的錢經常換地方,只要被他發現,我們就挪地方。我和他爸倆絞盡腦汁,在我家七十平方的房間裏,能想到的,認為比較安全的地方都放過,哪個地方也沒逃過孩子的眼睛。有一次實在沒地方藏(錢)了,琢磨來琢磨去,我說把貼咱倆床邊這塊地板起下一頭來吧,將中間鋸斷,把錢放在地板下。我丈夫照我說的去做了。可弄完一看不行,新拉的地板有印,能看出來。無奈,又把我們住的房間地面上整體鋪上了泡沫塊。看著我們的傑作,心裏踏實了很多,覺得這回萬無一失了。可沒成想七天後我要進貨,這錢又少了六百五十元……

說實話,為這孩子,我曾多次想到過死。我是屬於生性比較要強的那種人,離過一次婚了,再離婚怕讓人笑話。可是不離,這日子確實沒法過。身為繼母,我想儘量做的好一點,在生活上儘量多關心他,吃的用的儘量滿足他。道理跟他講了三千六,可無論如何也感化不了他,他越來越變本加厲。

我父親是九一年去世的。他唯一給我留下的就是五十二元現金(全是早年出版的一元、兩元、還有幾個五角錢的那種透新透新的新錢)。那時大概是在二零零一年的時候,那些錢幾乎個個都有升值,有幾張一元都能換三十元,我都沒捨得換。覺的這是老人留下的,留作紀念吧!可沒成想不知啥時這錢也全讓他給花了。那次花掉的還有我攢了多年的、歷次出版的各式各樣的硬幣五角錢;還有一些各個版本的一元、二元、五元、十元等全是新錢(一共能有四、五百元)。那次我真氣瘋了,我打了他兩個耳光,他就到處揚言要弄槍給我「乾死」!我被逼的走投無路,乾脆一死百了!撞火車痛快。

大半夜的,我一個人在鐵軌上來回踱步,走累了就躺在路基石上。哭天天不應,哭地地不靈。但可能是我命不該絕,也可能是有神佛庇護,我在那地方折騰了兩、三個小時,竟一趟火車也沒有。後來就聽到丈夫呼喚我的哭喊聲。他找來一幫人,丈夫拼命地跑過來,一把抱住了我,一個七尺男兒已是泣不成聲……

我一次次雖然保住了小命,但那些年身體卻被折磨的不成樣子。由於嚴重內分泌失調,1.60米的身高,體重240~250斤。嚴重三高(高壓210、220汞柱,低壓150、160汞柱),大夫告訴必須臥床靜養,不然隨時有腦出血的危險(我母親68歲時,就是因為高血壓得腦出血去世的);還有嚴重的心腦供血不足、偏頭痛(發病時半面頭連帶著眼眶和眼珠疼痛難忍)、乳腺增生、經常牙痛徹夜難眠……那時我絕對不能著急上火,絕對不能熬夜,有幾次犯病嚴重時,就覺得心突突的,然後嘴便發麻,就感覺血從腦袋以下全沒了,感覺自己馬上要死了,總而言之確實是生不如死。

從九三年開始就不斷的有人經常和我提起法輪功。因為我之前練過X功,還花了不少錢去很遠的地方。開始時身體還有點感覺,可後來不但病沒治好,還招來了附體。嚇得以後再也不敢接觸氣功了。剛開始聽到法輪功時,我也把他混同於普通氣功,所以無論誰跟我怎麼說,我連邊都不敢沾,生怕再招來附體。

直到我犯高血壓住院二十一天,換了好幾種藥怎麼也降不下來,而且我的低壓比正常人的高壓還高;大夫說我的血粘稠度超過正常人的十幾倍;還說我隨時有腦出血的危險,而且還說我一旦得了腦出血,除非能手術,否則別的辦法都治不了。因為我體內已經產生抗藥能力。

這時,又有一個學醫的法輪功學員來看我。此人曾多次不厭其煩的跟我講過法輪功真相並說只有法輪功能救我的命。法輪功不收一分錢,治病真的有奇效。而且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的!你看看書對你保證都有好處。

就這樣在我被生活和疾病折磨的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二零零三年八月份,我拿起了《轉法輪》這本書。當看完第三遍《轉法輪》時,我好像甚麼都明白了。我知道我和丈夫及這孩子成為一家人,是緣化來的;之前所遭受的那些痛苦和煩惱是業力導致的。明白了人生的哲理,知道了做人的真諦,感到身心從未有過的輕鬆!每天如飢似渴地讀著師父的所有講法。後悔自己悟性太差,得法太晚,想儘快把這些年的損失補回來。

修煉後四個月的一天,丈夫從外地給我打電話說:某某某(他的一個朋友)問你的乳腺增生是吃甚麼藥好的?被丈夫的一問我才想起:咋一點都不痛了呢!我再仔細體驗一下我的身體,哎呀!幾個月了我的頭從來就沒疼過;一點兒也不迷昏了;牙也不痛了。還有過去只要上街,下樓就得打的(坐車)、最打怵的就是上樓,感覺自己腿有千斤重,現在咋都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兇巴巴的兒子變成了善良、仁義的好青年

我不知該怎樣感謝師父和大法。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拯救了我這個即將破碎的家!我每天都用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和孩子交流,還找機會和他們爺倆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我發現孩子一點點兒在變:漸漸的他願意回家了,不再和社會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往了;漸漸的家裏不再丟錢了;漸漸的兒子變的懂事了……

零九年兒子處了女朋友,相處一段時間以後,我發現倆個人感情越來越好,越來越密切。我想身為大法弟子就有責任規勸身邊人走正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這樣將來才能有一個好的歸宿。我經常提醒孩子,咱得對女孩負責任,未婚同居在神的面前是犯罪。

一天,我又跟兒子提及此事,兒子含著眼淚對我說:媽!你不用擔心你兒子犯錯誤,你兒子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兒子這番話倒給我整懵了,我就細問了兒子一些情況。原來孩子的生殖器官有病症,身體還覺得很虛弱,一點勁也沒有,腰還酸疼。我隱隱覺的有些不太對勁。晚上就給我一個當了二十多年大夫的同學打電話,問她此事該怎麼辦?她說這可不是小事,你就不用在你當地看了。我給你聯繫瀋陽醫大,你直接領孩子到那做個全面檢查,別耽誤事。

幾天後我帶兒子去了醫大,經過生殖科和血液科的一系列檢查,最後確診為慢性前列腺炎。醫生說慢性病不太好治,但別著急,不是甚麼絕症,慢慢來。我們拿了一個月的藥回家了。可兒子吃了這些藥不但沒好,反而越來越重。後來我又求一個同學的弟弟給弄來了治這病最好的藥(同學的弟弟給好幾家大藥廠做藥代理多年)。期間又聽人說「無限極」產品治這病好使,我又買來了「無限極」。可是吃了幾個月,孩子還是不見好轉。一天沒等下班孩子就回家了。他哭著對我說:媽!我不想上班了,我現在根本就站不住(孩子是車工),身上一突突的,一點勁都沒有,腰可疼了。我沒加思索的說:沒事,不上就不上,咱家又不等你掙錢買米下鍋。在家多休息一段時間,好好養養。

從發現孩子有病,我就有心想讓孩子學大法,因為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從根上治好他的病。可我試著和孩子嘮過,他有些半信半疑。我想別讓孩子誤認為是我這個當娘的捨不得錢給治。別讓他們(爺倆)心存遺憾。現在我已盡心盡力,該吃的、該用的都試過了。想到這兒便對孩子說:某某呀!你也看到媽從前身體啥樣,現在身體啥樣,媽知道你現在特別懂事,媽很知足!你知道媽絕不會騙你的。你要能信媽的話,在家休息這段時間,你把所有的大法書都好好看看,對你肯定有好處。

就這樣,孩子開始看書了。

三、四天後他主動要跟我學功;大概十天左右的時間,他悄悄的扔掉了所有的藥。二十來天的時候兒子興奮的、認真的對我說:媽!我好了!我全好了!通過僅僅二十多天的學法修煉,用「脫胎換骨」這個詞來形容我兒子的變化一點不過!他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

目前,兒子已娶妻生子。我們家小孫子都快三歲半了。過去誰看到我兒都說他眼神兇巴巴的充滿了殺機。現在誰都誇我兒子:小小年紀真善良、真仁義!

我們家住在四樓。六樓住著一個八十多歲的孤寡老婆婆。前幾年的一個冬天,老人因捨不得交取暖費,自來水管道凍壞了。老人就拎著個小水桶天天來我家打水。無論我們誰在家,都主動給老人送到樓上。後來孩子就告訴老人家:大奶,你再不用下樓了,你就在家等著,我每天晚上下班就打水給你送上去。老婆婆樂的合不攏嘴。一看到我就誇我兒子:你這兒子真變嘍!天天給我送水,啥時看到我拿東西上樓,非給我送樓上不可!我告訴大娘:這都是大法改變了我兒子!你看我兒過去作成啥樣?沒有大法,哪有我家的今天啊!

我們家住的樓沒有物業管理。從我得法到現在十一年了,打掃樓道成了我家的「專利」。甚麼下水道堵了、垃圾道塞了,全由我一家三口包了。前年我買新樓要搬家了,鄰居們都捨不得我走。五樓住的小伙說:大姨,你別走得了,有你這麼個鄰居多幸福啊!你走了我們怎麼辦呀?!我說:沒事,我走了兒子還在這兒住著,我會經常回來的。現在有時回去掃樓道被鄰居看到了,他們都說:真不好意思,都搬走了還回來給我們掃樓道……

丈夫的腰神話般的好了

再說說我丈夫。在我得法前六年,丈夫不知啥原因就喪失了生理功能。起初也沒太在意,可後來他越來越感覺腰酸腿疼、四肢無力。睡覺醒來身底下的褥子都濕漉漉的,嚴重時還有兩天小便便血。西醫的彩超、CT、血、尿,該查的都查了,啥毛病沒有;中醫檢查就說法不一了,這個大夫說腎陽虛、那個大夫說腎陰虛。中藥、西藥、保健品、巫醫、大神……東奔西走折騰了四年多也不見多大好轉。最後他說不治了,愛咋咋地!

可就在我得法大約半年,有天早晨我準備起床做飯,他拽了我一把說:老婆子,我病好了!我愣愣的看著他,他又接著說:我病真的好了!是師父昨天晚上給我治好的!接著他就開始講他昨晚做的那個夢:

他說,他和好多人都在那兒看師父講法錄像。看著看著就感覺自己後腰涼颼颼的,好像腰裏往外冒風,一會就感覺腰部開始發熱,後來全身都感覺熱呼呼的可好受了!他想回頭看個究竟,正看到師父拿個過去農村用的那種老式白色藍邊兒碗,裏邊有近一碗從他腰中流出的那種膿鹹鹹的東西,師父正要喝這碗東西。他當時想:這東西多噁心人哪!怎麼也不能讓師父喝呀!於是他就對師父說:還是我自己喝吧!師父慈悲的對我丈夫搖搖頭,一口氣把那碗東西給喝掉了。從此丈夫治了幾年沒治好的無名腰病,就這樣神話般的好了!

師父慈悲呵護弟子回家

二零一三年,一名被跟蹤的法輪功學員來到我家,他剛走不長時間,十六、七名警察就闖入我家,我遭惡警綁架。當時十多個人如狼似虎的想拖走我,折騰半天也拖不走。無奈,他們打電話叫來了「120」救護車,用擔架把我抬走。

一路上,我聽大夫對綁架我的頭頭說:不行啊,這老太太一直處於昏迷狀態,隨時有生命危險啊!可當時我的神志很清醒,他們說甚麼我都聽的清清楚楚的。我還感覺有人用手來掐我人中穴,但一點沒感覺疼。那個頭頭一個勁打電話請示甚麼,然後說:先抬分局(公安分局)去。到了公安分局,那個頭說:趕快給她量量血壓。量完後大夫說:血壓挺好80─120(汞柱)。這時就聽那頭說:是挺神啊!這老太太這個年紀,還這麼大個身板子,血壓還能這麼好?!聽到這兒,我興奮極了(我從三十來歲就有高血壓,修煉後從來也沒去過醫院,也從未量過血壓)!一下就從擔架上坐起來說:這就是法輪功的神奇!我就是因為高血壓才煉的法輪功。

接著我就開始給他們講我及我家人在大法中的受益過程。他們個個都聽的認認真真。

那天晚上,是我所在市區公安惡警蓄謀已久的一次統一行動,有五名法輪功學員幾乎和我同時遭綁架。當晚後半夜兩點多鐘我就被送到市看守所。我心裏一直在求師父救我。

剛到看守所時量血壓還正常,當他們所長到了準備做手續收監時再量,我的血壓就變成100─170了;後來,他們就反覆請示,我們當地非要把我送進去,看守所就不敢留;一個多小時量了好幾遍血壓,每次量結果都不一樣。最後看守所那獄醫急眼了:某某(我所在地)抓人抓瘋了,這老太太這麼胖,血壓還這麼不穩,隨時有生命危險,這人我堅決不收,誰愛收誰收!就這樣,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第二天上午我平安的回到了家中!身體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我,一個親身在大法中受益的見證者,真心奉勸那些被惡黨謊言矇騙的世人快快醒悟!千萬別再錯過這萬古機緣!只要能真心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吉言,大法的福澤就會恩賜與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