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業軍官被折磨致死 妻子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一日】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河北省保定市劉彥穩女士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五十八歲的劉彥穩女士是一位個體經營者。她的丈夫劉新年是部隊營職轉業軍官,曾任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保定分公司紀檢委辦公室主任。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非法拘留、酷刑折磨,並被殘忍的電擊生殖器。導致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含冤離世,年五十七歲。

以下是劉彥穩在訴狀中陳述的事實:

劉新年遺照
劉新年遺照

我和丈夫劉新年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當時我和丈夫都有各種疾病,腰椎盤突出症、腸胃炎、丈夫有嚴重的高原心臟病、胃下垂十二指潰瘍,多次住院治療也不見效,後來我朋友說煉法輪功能去病修身,於是我倆開始煉功,煉功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和丈夫的病全都好了,通過煉法輪功,我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

我們修煉法輪功後,時時處處、事事都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我丈夫劉新年原是中國人民保險公司保定分公司紀檢委辦公室主任,他心性提高了。自覺抵制貪腐之風,工作認真踏實,兢兢業業,連年受獎,從不以權謀私,利用職務之便取甚麼好處,和同事們的關係非常好,家庭也和睦了,我也變的賢惠了,心情變的非常開朗,鄰里之間相處如賓,短短的時間裏,我和丈夫都覺得身心健康,事業有成,非常的幸福。

但是被控告人江澤民,不僅害死我丈夫,還給我和我的孩子在精神上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在生活上造成了極大的困難。

二零零三年六月,保定市清苑縣公安局,闖入我家中強行把我丈夫抓走,並抄走其私人物品摩托車(價值八千多元)、複印機(價值一千元)、電腦(價值六千元),還有大法書箱等生活用品總價(二千六百多元),至今未還,公安局還派人在我小區門口,日夜蹲守,欲將我一起抓走,為躲避他們,我被迫在外流離失所一個多月。

因為「七二零」進京上訪以及不放棄修煉,保定610辦公室強行對劉新年的親戚們罰款三萬元,所在單位則強行讓劉新年買斷工齡(變相開除),在給買斷工齡錢時,又強扣下三萬元錢,劉新年只拿到一萬多元。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劉新年沒想到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江氏集團的打壓與迫害,他想不通,因為他親身體驗到大法的美好,我倆去了北京上訪,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還沒走到國務院上訪辦,我和丈夫被非法關在青年路幼兒園,天天進行洗腦,強迫學習詆毀法輪功的文章。第三天劉新年被單位保回,軟禁在單位十餘天,由單位進行洗腦學習。

第二次,二零零一年元旦,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一年多了,不但沒有停止的跡象。他又一次去北京上訪,結果又一次被抓被送進崇文區看守所,劉新年被辱罵被警察指使下的犯人毒打,搧他耳光,直搧的他耳朵聽不見了,眼睛也看不見了。當時正是寒冬臘月,天氣異常寒冷,劉新年被扒光衣服,推進廁所,澆了十幾桶冰冷的水,凍得全身發抖,身體受到的傷害苦不堪言,半個月的時間,整個人一下就瘦下來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弱。半個月後被轉回保定,關進涿州洗腦班。每天被強制洗腦、幹體力活,還不讓吃飽飯。經過三個半月折磨,人脫了相,生命的承受到極限。回到家中。「首先是牙痛、腫痛、面骨觸摸都痛。後有兩個肩胛骨及胳膊痛,兩隻胳膊在活動範圍內都不能自如,動則痛到心裏一般。睡覺都不能安穩,處於很大的痛苦之中。」這是劉新年曾經的自述。

酷刑演示:澆冷水
酷刑演示:澆冷水

第三次:二零零三年六月,保定市清苑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闖入家中,強行把劉新年抓走。非法關押在清苑縣看守所,期間被屢次毆打,刑訊逼供,被打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身體狀況迅速惡化,半個多月後被轉入河北省保定勞教所。在勞教所,由於劉新年不放棄修煉,在隊長李大勇、指導員劉越勝指使下,開始對他動刑,膀大腰圓的警察張謙厲聲吼著,「靠牆邊站好嘍!」並抄起桌子上最高伏數的電棍,黑沉著臉,瞟了一眼瘦弱的、和他父親年齡相仿的人。然後二話不說,按下電棍的開關,二十萬伏的高壓電棍頓時冒出藍光的電火花,帶著啪啪啪的放電聲,猛的頂了過去……任憑劉新年怎樣的痛苦掙扎、呻吟、抽搐,張謙依然嫻熟地揮舞著電棍,不停地到處電著。生殖器對疼痛最敏感,自然也最被重點電擊……直到張謙電累了,充滿的電也用了才把電棍扔回到桌子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綁床並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綁床並電擊

這次被電以後,劉新年全身疼痛、麻木,身體處於極度虛弱的狀態,走路搖搖晃晃,尤其被長時間電擊生殖器後,走路姿勢都變了,彎著腰、叉開著腿走路,並完全喪失了性功能。但仍然被逼著值班、幹活,許多人經常看到他捏腿,捶胸以減輕痛苦。

二零零四年從勞教所回來,劉新年身體虛弱到了極點,身體都已經垮了。體重由煉功時的一百六十斤,降到了一百斤左右,成了一個廢人。劉新年在勞教所裏精神上也飽受了摧殘,回來後總是有一種壓抑,心情說不出的感覺,思想壓力巨大,不能自拔。可是居委會卻不斷以各種藉口,隔一段時間就要去他家一趟,以看望為名,行監視之實。回家後,每到所謂「敏感日」都會不同程度的遭到不同人員的騷擾、恐嚇。給劉新年帶來了極大的壓力和傷害。在這種非法的迫害和嚴重的精神打擊下,使劉新年在勞教所遭到摧殘的身體不但一直無法恢復健康,反而病情不斷加重,最終導致死亡。這完全是犯罪嫌疑人江澤民一手造成的。

保險公司的員工工資較高,每月的工資大都在三、四千元以上,每年的獎金多在萬元以上,甚至多很多。從劉新年被強行買斷工齡一直到劉新年去世,共有一百餘月,以保守的數字估計,每月工資按二千一百元算,每年資金按八千元計算,劉新年至少拿工資二十八萬餘。

劉新年被變相開除後,失去了工作,沒有了收入,尤其是從保定勞教所出來後,身體一直沒能恢復,直至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含冤離世,劉新年一直未能出去工作,甚至不能幫助料理家務,全家的生活重擔都落在了我一個人身上,又要掙錢養家,又要料理家務,照顧劉新年。同時還要面對不時的騷擾、恐嚇,面對社會的歧視。生活的困難在保險公司宿舍裏是出了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