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監控、打壓 石油勘探工程師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山東東營勝利油田地質院勘探高級工程師王寶言,因為修煉法輪功,多年來在工作上受到監控、打壓,並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現年四十八歲的王寶言於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以下是王寶言在《刑事控告狀》中敘述的事實:

修煉大法身心受益

我是勝利油田地質院正式職工,自一九九一年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以來,工作一直兢兢業業,完成了上級下達的各項生產和科研研究工作,並多次榮獲部、集團公司、局等重大科技獎勵。由於工作繁忙,特別是在工作中受到意外傷害,遭受腰間盤突出、腰肌勞損病痛折磨,中西醫治療均無效。

一九九七年,我有緣修煉法輪功,病痛折磨很快消除,身體之健康,至今在單位裏是出了名的,特別是冬天,根本不需要棉衣,單衣就可過冬。我通過學習法輪大法的著作,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最後返本歸真。

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我感覺自己工作、生活與煉功環境融於一體,內心祥和而坦蕩,整個社會修煉環境都處於一個良性發展時期。

被非法關押,強迫洗腦,被剝奪留學權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操控國家機器公開迫害法輪功。從此我在工作、生活中就遭到非法監視。如工作正常業務出差,被要求一定有陪伴、特別住宿不能自己單獨住宿等。平常在單位上班被暗地裏派的至少五人員監視,一舉一動都被監控,按月向院領導彙報所謂思想動態、幹的甚麼甚麼事情等等。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由於本人工作認真,業務能力強,特別被推薦參加了中石化系統俄羅斯留學人員考試,通過考試,高分獲得了赴俄羅斯莫斯科留學的機會。但地質院領導以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為由,協同油田「610」,將我綁架至油氣集輸洗腦班進行「轉化」迫害,同時剝奪我的出國留學權利。我在洗腦班被迫害近兩月,身體、精神飽受殘酷折磨。

多次被阻工作調動、職務升遷

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在工作上任勞任怨,一直不圖回報默默地奉獻自己的力量,業務能力、水平得到專管業務領導的賞識。

二零零零年,油田內部東勝公司招聘業務主管,我通過了應聘答辯,被招聘單位直接錄用在公司總部工作。然而當我上交正常工作調動報告,最後被院領導直接否決。

二零零五年九月,勝利油田進行專業崗位競聘體制改革,地質院設立院專家崗位進行公開競聘。我們研究室根據工作能力、技術水平,平常表現,取得的成果,最後綜合多方面因素,認為非我莫屬,推薦我參加勘探路專家競聘。我的答辯,獲得勘探路領導專家評審一致通過。但是名單上報後,又被院領導否決,

而且,我的多次正常工作調動,都被這場迫害挾持的院領導以我修煉法輪功為由阻擋。

江澤民對好人的恐怖迫害政策,整體上摧毀著中國社會的道德和人性良知,使人人成為受害者。由於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僅勝利油田地質院,不放棄修煉被判刑、勞教、關押、強制洗腦、被開除公職的法輪功學員就有數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