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三江案」再開庭 當事人正氣自辯(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備受各界矚目的「建三江案」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建三江前進鎮開庭。庭審過程中,當局公、檢、法緊密勾結,聯合違法,三天庭審下來,當事人性命安全得不到保障,律師人身安全也遭威脅。

在這種情況下,四當事人(法輪功學員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和八位辯護律師在庭審現場還是盡最大努力還原真相,把從「黑龍江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青龍山黑監獄)非法拘禁公民,到「建三江事件」中四律師共被打折二十四根肋骨,再到「建三江案」中四人被關押至今非法開庭的整個過程中,當局違法性逐一列出,再次引發海內外各界人士的關注。

建三江當局為此非常惱火,更是怕繼續下去其違法犯罪的行徑會被越來越多的曝光。新年伊始,建三江當局不通知代理律師和家屬,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秘密二次開庭,「庭審秀」整個過程不足三個小時,最後以「擇日宣判」草草收場。

在庭上,當局欺騙四名當事人,謊說:上次庭審過程中,律師違反法庭紀律,並且他們主動退出案件,這次都不來給你們辯護了。還欺騙突破重重阻力到法庭的石孟文家屬說:你們請的律師都不合法,已無代理此案的資格。

四位當事法輪功學員不知當局在其中搗鬼,雖然他們當時已遭受了近九個月的冤獄折磨,依然正氣十足地進行了自我辯護。四人均堅定的表示: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僅沒觸犯任何法律,更是毫無罪錯,建三江當局必須無條件放他們回家。四人還表示:雖然律師和家屬沒能到現場,但是只要他們都安全就好。非常感謝一直以來律師們的勇敢付出,正義人士們的持續關注,家屬親友們的無私守候。

四位法輪功學員中,石孟文被非法關押在建三江農墾看守所,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至今,近十個月的冤獄折磨已使他們身心憔悴,期間家屬要求會見和送生活用品均被拒絕。

面對非法庭審 律師憤然退案

在上月的第一次非法庭審的頭一天,建三江最低氣溫零下三十幾度,石孟文著單衣、穿拖鞋被押入前進法庭。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三人每天要返回車程四、五個小時三百多公里之遠的佳木斯市看守所。庭審第二天一早剛到前進法庭,三人就已經疲憊至極,李桂芳和孟繁荔需靠靜點輸液維持生命。第二天晚上,三人已是頭暈目眩、意識不清。第三天,孟繁荔已無力坐起來,一路躺著去的,心臟區非常疼痛,血壓升高到180mmHg.孟繁荔返回到佳木斯看守所後,夜裏不能睡覺,看守所的獄醫都非常害怕出人命。

律師指出庭審期間建三江農墾公安局至少有四點違法,包括以「安保」名義安排約三十個警察對律師們寸步不離跟蹤、盯梢;在前往建三江前進法庭途中設置多道關卡、無辜盤查騷擾,進法庭被要求接受安檢;控制重要證人,不讓出庭等。

律師指出庭審期間建三江農墾區檢察院至少有兩點違法,包括出庭公訴人的組成不合法,起訴書上只載明劉愛因一名檢察員,出庭的公訴人卻是三人;公訴人當庭隨意更改起訴書,且隱匿了重要證據。

律師指出庭審期間建三江農墾法院至少有十一點違法,包括合議庭的組成不合法、開庭地點不合法;庭審期間,旁聽法警向公訴人傳遞紙條,嚴重違反法庭紀律,很明顯公訴人在接受庭外指揮、操控,八律師要求合議庭責令公訴人當庭作出說明,審判長王敬軍置之不理等。

庭審的第二天,八律師曾就庭審期間當局的違法行徑向當地檢察院和紀檢委反映情況、舉報控告。建三江農墾區檢察院對律師唱「空城計」,紀檢委等部門也是相互推諉,律師看到當局就是想耍無賴強行枉判四當事人。於是,庭審第三天下午四點多鐘,石孟文、李桂芳和孟繁荔的六位代理律師當庭與當事人解除代理協議,以退出案件的方式向當局抗議並阻止非法庭審的繼續。王燕欣的代理律師王全璋和劉連賀,因怕當局利用安排好的所謂「法援律師」頂替他們,事先早與王燕欣簽了永遠不解除代理關係的協議。因此王燕欣的兩位代理律師繼續辯護,沒想到後來竟被法庭非法扣押幾個小時。當時已在法庭外面的六位律師非常擔心,試圖進去找人,被法庭門口頭戴鋼盔、手執盾牌的武警阻擋。一直到晚上八點多兩位律師才獲得自由,王全璋律師的電腦、手機被扣留,劉連賀律師的U盤被扣留。當局後來竟無理取消了王全璋和劉連賀律師的辯護資格。

二十日,「建三江案」副審法官張雪峰(手機:18644009132)給家屬發短信,告知案件在審理過程中辯護人不再繼續代理,十五日內家屬需重新委託代理人辦理相關手續,逾期視為放棄委託辯護人的權利。還在短信告訴家屬:你也可以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前向法院申請由法院指定辯護人,有事請與我們聯繫。

重簽代理協議 到建三江農墾法院遞交手續遭粗暴拒絕

第一次非法庭審結束後,八律師將控告書、舉報信分別寄給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黑龍江省高院、黑龍江省檢、黑龍江省農墾區中級法院等部門。建三江農墾法院試圖為四位法輪功學員指派「聽話」的當地援助律師,四當事人和家屬通過在法庭現場及幾天來的親身經歷,真實見證了建三江當局的無法無天,堅決要求原先代理律師繼續為他們代理,不想用當局指定的律師。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石孟文、李桂芳和孟繁荔的代理律師分別到看守所會見了他們,辦理了新的代理委託手續。下午三點多,律師們又趕到建三江農墾法院,準備遞交委託書。六位代案律師和一位陪同的律師共七人前往建三江農墾法院,兩道門崗均無人值班,經過門禁。他們剛走進刑庭會議室,剛就座不久,從外面闖入四個法警,大聲嚷嚷著讓律師到門口登記,法警甚至強行把律師們拖拽、推搡出法院。警號為231511的法警動手強拽藺其磊律師。

當律師們拿出律師證登記後,有一個法警還惡狠狠地說:「你們還要拿身份證,把你們的包存起來讓我們安檢。」律師們據理回應說:「你這是違法的,我們拿出律師證登記就可以了。」當律師拒絕法警無理要求後,對方隨即非常惱怒說:「你們要這樣你們趕快出去。」隨後就強行將律師趕到門外。

律師們給此前曾接待過他們的法院刑庭庭長王敬軍打電話,對方不接,辦公室電話也無人接聽。由於當地法院四點下班,律師們此行在法院的刁難下沒有結果,只好決定郵寄委託書。律師們當晚準備乘火車連夜趕往哈爾濱,發覺至少有二個便衣跟著律師進站。

跨年日律師到省城控告 要求改變管轄範圍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七位律師連夜奔赴黑龍江省城哈爾濱,為法輪功學員冤案申訴,他們前往黑龍江省高法、省檢、省人大、省農墾中級法院、省檢農墾區分院等部門,控告建三江公檢法在「建三江案」開庭中的嚴重違法行徑,並要求此案改變管轄範圍,由黑龍江高級法院重新審理,控告書還要求罷免此案的審判長。

上午他們先來到黑龍江省高院,找了紀檢、監察、信訪等部門都沒有人,高院的法警表示會將舉報材料投到他們的舉報箱去。然後律師一行到達黑龍江省檢察院的舉報中心接待大廳,他們進行填表,完成必要手續,但一直到十一點三十五分黑龍江省檢察院接待窗口都拒絕接受遞交的材料。隨即律師們離開,聯繫預約了下午兩點去檢察院農墾區分院辦理相關事宜。

下午一點四十五分,律師來到省檢農墾區分院,控申處胡處長認真看過律師們的控告材料,表示會依法轉處,並詢問了「建三江案」庭審的相關情況,表示有結果會與律師聯繫,並給律師留下控申處的辦公電話。

接著律師又來到省農墾中級法院,紀檢監察無人,立案庭王庭長(女,電話0451-55193128)接待了王宇和襲祥棟律師。過程中表示,會調查控告的有關情況,如屬實會依法處理,對於律師提出的管轄權異議問題,王庭長說會向領導彙報,如果律師的要求合理合法,會予以考慮。

最後,律師們來到黑龍江省人大,準備找內務司法委員會提交書面控告材料,值班武警說沒有權限聯繫領導。律師們接著來到信訪接待處,門緊閉無人,值班武警說領導兩點半就放假走人了。

律師們完成了控告舉動後,搭乘當晚的飛機離開哈爾濱。

律師再次介入遭拒 舉橫幅上訪──「我要辯護權」

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建三江當局突然指使十餘個便衣圍堵石孟文父母家,其中一人無意中說漏:「建三江案」將於一月八日再次開庭。

四當事人家屬聞此消息非常震驚,因為他們和律師都未接到任何通知。六日,家屬致電法院院長付文電話無人接聽,副院長孟慶祝說:不歸我主管。副院長李清說:問我問錯了。致電「建三江案」主審法官王敬軍,手機關機,辦公座機無人接聽。「建三江案」副審法官張雪峰,說:不清楚,我不是張雪峰,打5791310.再打此號無人接聽。

石孟文的姐姐石秀英準備親自去建三江法院問問,當局指使治安員貼身跟蹤圍堵不得前往。家屬看出當局要公開耍流氓,再次「無法無天」!

律師從家屬那聽聞此消息也十分吃驚,王宇和張維玉律師七日連忙趕到看守所準備會見當事人遭拒絕,七日到建三江、八日到哈爾濱舉橫幅上訪,向當局要辯護權。

七日上午,王宇和張維玉律師前去看守所接見。佳木斯看守所拿出建三江法院的通知函,稱王全璋、劉連賀、王宇、陳智勇、藺其磊、張維玉六律師在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案件中當庭拒絕為當事人辯護,已經喪失本案辯護資格,不得安排六律師的會見。二律師指出,法院信函不符合事實,王全璋、劉連賀律師是被審判長違法剝奪辯護資格,其餘律師不是拒絕辯護,是解除委託關係。事後,當事人認為,原來的律師給他們辯護更合適,強烈要求再委託原來律師辯護,原律師又與當事人重新建立委託關係,符合法律規定。同時,律師指出,法院無權指示看守所拒絕律師會見,看守所也無權以法院信函侵犯律師會見權。

律師找到佳木斯看守所駐所檢察室主任郎以彬,其稱四十八小時安排。律師表明事情緊急,要求抓緊解決,次日建三江法院還要開庭,雙方互留手機號碼後離開檢察室。據悉,當時建三江農墾法院已告知四當事人:八日上午九點半開庭,不允許請律師,自己辯護。

律師們離開佳木斯看守所,就啟程前往建三江。下午快四點,王宇和張維玉律師終於趕到三江農墾法院,被告知:「建三江案」主審法官王敬軍在開會,讓等。律師拒絕被查驗身份證,在安檢區域等王敬軍。法警卻說律師進入法院需要查驗律師證和身份證,檢察官也查工作證,身份證。後法警又說,如果查驗完身份證,還要進行人身安檢。同時告訴律師,王敬軍不可能出來到這接待他們,律師在交涉無果後離開,並在建三江農墾法院門口拉開橫幅「我要辯護權」。

律師隨後前往建三江農墾檢察院,希望反映有關問題,但檢察院工作人員已下班。兩位律師再在檢察院門前舉橫幅要求保障律師辯護權。

二律師再次連夜趕往哈爾濱,八日分別到省人大、省檢、省檢農墾區分院、省農墾中級法院、省高法交涉,並打開橫幅──「我要辯護權」。在省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王宇律師向侯主任、於處長介紹了案件的來龍去脈。在黑龍江省檢察院農墾區分院,王宇律師在控申反映了今天建三江當局沒有通知律師即開庭的情況,遞交辯護人對違法開庭的抗議書。要求了解上月三十一日來此反映問題的處理結果。得到的答覆是已經轉公訴,但公訴處倆人都不在。

律師還到省高法遞交了相關文字材料。

九日十四點十分,張維玉律師來到哈爾濱市檢察院控申接待處(黑龍江省檢察院控申處在此接待),大門緊閉。門上標牌提示,週五下午不接待。張維玉律師舉牌要求保障律師辯護權。

秘密二次開庭 石孟文家屬被十幾人圍堵在家中不得前往

建三江當局不通知家屬和律師,八日上午在建三江前進鎮強行開庭。當事人之一石孟文多位家人準備前往,被當局眾多「保鏢」強行堵截,只有石孟文的女兒和前妻衝破重重阻力進入法庭。

石孟文的哥哥石孟昌夫婦住在父母家照顧癱瘓的老父親,家門口白天有十六人人堵截,晚上有八人死守。時有三、四個警察到場,還有石孟昌所在單位工業公司和農場幹部數人進行檢查。

八日上午八點多,趕往建三江前進農場法庭的石孟文的女兒和前妻,出建三江城過了第一道卡後再無消息。兩人的手機都處於開機狀態,但沒有人接聽。

石孟文的八十多歲老父親、老母親、哥哥石孟昌、嫂子韓淑娟四人,準備前往旁聽,被十六個建三江七星農場治安員排成數排擋住出口。老父親坐在輪椅上,老母親站在凳子上,努力要從他們頭上爬過去也沒能成功。不久,建三江七星農場趙以軍(15046440808)等四警察趕來參與圍堵。二零零零年石孟昌去北京上訪後被拘押在建三江拘留所時,趙以軍竟把石孟昌毆打完後踩進便桶裏。石家人今天一眼認出趙以軍,當面揭露,趙聽後,灰溜溜的不見了蹤影。

九點左右,石孟文的姐姐石秀英要去旁聽,被建三江多個治安員圍堵在家中,僵持到十點多。圍堵人員說現在已經過了開庭的時間,去也進不去了。圍堵人員一直在門洞裏,樓下也有人員看守。

四當事人不畏強權 磨難中依然想著他人

去年的三月二十日,包括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四人在內的七位法輪功學員,與四位提供法律援助的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張俊傑,前往青龍山黑監獄交涉,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石孟昌、韓淑娟、蔣欣波。十一人於次日一早被強行綁架,四維權律師被戴黑頭套和酷刑折磨,共被打斷二十四根肋骨,其中三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致生命垂危。該事件引起國際輿論和社會各界的關注。

其中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四人一直被非法關押至今,近十個月的冤獄折磨,他們依舊堅定正信,處處為他人著想。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當局不通知律師和家屬,秘密二次開庭。四當事人一到法庭看到律師和家屬沒來,他們還想著:只要律師們和家屬們都安全就好。

三月末石孟文剛剛被綁架時,曾和律師一同被關押在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內,但彼此不能見面。當時律師們遭受當局的酷刑折磨,壓力非常大。一天,一位律師被提審從石孟文所在的號門前經過,突然聽到石孟文的聲音──他在給身邊的人講述他們被抓的真實情況。律師感到莫大的鼓舞,在如此艱難的情況下,還能聽到正義的聲音。石孟文還用自己的錢給當時身無分文的律師買水,律師知道後更是感慨:法輪功學員在危難中依舊想著他人。

王燕欣在上月十七日開庭中,當庭表示不恨任何一個公檢法人員,還主動向建三江墾區檢察院劉愛因表示感謝。因王燕欣沒有直系親屬,請律師有困難,她委託劉愛因才與律師聯繫上(劉愛因不是主動幫助聯繫律師的,他誤認為王燕欣讓他聯繫的是家屬)。過程中雖然充滿坎坷,但畢竟最後還是請到了律師。王燕欣當庭陳述這一過程時,一旁的八位律師也感慨萬千,也向劉愛因表示感謝。

李桂芳今年已六十多歲了,在三月末遭綁架時曾被建三江警察搧耳光,面對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年紀的打手,李桂芳無怨無恨。一次,一個警察又要施暴,李桂芳真誠的告訴他這樣做對他自己不好,這個警察就真的停止了迫害

孟繁荔曾一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在身體稍微恢復的情況下,她給體弱多病的姐姐捎出話,大意是勸姐姐一定要保重,一定不要害怕,一定要相信妹妹今天做的都是最正的事。

「真、善、忍」的精神跨越國界 歐洲議會議員關注

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議員克勞斯-布赫訥(Klaus Buchner)先生透過自己的臉書,對黑龍江省建三江當局迫害法輪功學員及其辯護律師的「建三江事件」進行了強烈的譴責。針對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建三江農墾法院企圖以走過場式的荒唐庭審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的行徑,他已經書面同中共當局進行了交涉,並強烈要求保證法輪功學員及其辯護律師的人身自由與安全。

布赫訥議員以「聚焦中國」為標題在臉書上寫道:「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的信仰而受到中國政府的迫害與關押。他們的辯護律師甚至會被關押一段時間,期間還受到酷刑折磨。必須保護法輪功學員應享有的、中國憲法明文規定的信仰自由。」同時,他還將建三江事件中被關押的七位法輪功學員和八位維權律師的照片發到了臉書上,希望能夠引起更多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