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破除嚴重干擾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回想自己多年來不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沒學好法,才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忙得我身心疲憊又無可奈何。

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喜得大法的,今年五十八歲,在個人修煉和證實法的風風雨雨中,我曾有不顧生死證實大法的經歷,也曾被邪惡轉化鑄成大罪,在正反兩方面的經驗與教訓中,我深深感到只有學好法,去掉執著心,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才能走好師父給弟子安排的修煉之路。

我二零零五年初建立了家庭資料點,因為離邪惡中心較近,邪惡之徒非常猖獗,當地資料點比較少,所以我做資料很忙,學法煉功跟不上,修煉狀態不太好。再加上幹事心強,不會修,把幹事當作修煉,不管誰找幹啥只要是大法的事就去做。比如:安裝大鍋、修打印機、打真相電話、還做協調工作等等,出現了啥都敢幹,幹啥都有精神,只是一學法就迷糊,一發正念就倒掌;一煉靜功就迷糊就睡覺;長期如此改變不了,很多同修為我著急,我自己也無可奈何。有一次也下決心想靜心學一週法,只學了兩天感到挺好,第三天就去忙著幹事去了,有時自己也想多學法調整好自己,但是感覺好像自己不能主宰自己一樣,別人一找就跟著走。

我家親屬學大法的人多,學法早的人多,堅定實修的也多,都對我的修煉狀態差而擔心。去年五月親戚同修到我家,看到我的修煉狀態很震驚,說我:「你都這樣還瞎忙甚麼?」並嚴肅指出我的問題:一是:我滿腦子都是邪黨的東西,我自己空間場都是共產邪靈等不好的東西太多了;二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舊勢力就是讓你幹事、幹事,讓你瞎忙,就是不讓你學法;三是:把幹事當作修煉;四是:沒有自我,別人讓幹啥就幹啥,沒自己的主見。

她說的這些別人也說過,我也不是不知道,我以自己不去幹沒有人幹為藉口和無條件配合的理由,說明我不幹不行。她還說:「像你這樣的別說是大法弟子,連個學員都不夠,只能是個常人為做大法事積點福德而已」。我妻子及其他同修也說我:看看身邊那麼多同修哪有你這樣的。這些話既刺耳,又符合實際,弄得我無話可說,只有下定決心改變自己的修煉狀態,不能再讓師父為我操心,不能再讓同修、親人為我擔憂。最後她們都讓我停止幹事,大量學法、發正念。

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在師父加持下,我不管邪惡怎麼干擾,都堅持學法,在學法時不僅有困干擾,有時身體還發燒,有時坐立不安,有時眼睛看字模糊、重影、字是紅色、字發白看不清,讀法時不僅丟字、添字,還念不成句,結結巴巴,改變原意,連個小學生都不如,有時感到無地自容。學法時還出現大腦裏有撕裂疼痛、頭腦發緊、發暈,頭上像扣個大鍋,有時看法時看二、三個小時模模糊糊,朦朦朧朧不知看的是甚麼,再接著看下去,漸漸的才頭腦清晰,知道學法的內容。為了克服睏魔干擾,我經常站著學法(別人坐著),有時自己走著學法,有時煉一套動功再學。經過一個多月時間,逐漸的使我學法狀態有很大改善,現在能和大家坐著學法,有時遇到睏魔干擾站一會就能克服,知道學法學到哪,師父講法的內容是啥。

隨著大量學法,對師父要求弟子發正念的法理清晰了。為了幫助我發好正念,身邊的同修都幫助我發正念,我自己開始走著發正念,讓人看著我發正念,因為我一閉眼睛就倒手就迷糊,想睜眼發正念,睜不開眼睛,睜不住,有時家人讓我外孫拿著棍看著我,只要我一閉眼睛一倒手就打一下,修煉人修到這份上多麼可笑。那時我不僅走著發正念,讓人看著我發正念,特別是晚上十二點別人發完正念後,有時我再重新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障礙我發正念的一切邪惡因素。有幾次發正念在一小時內半迷糊又不迷糊掙扎著發正念,過一個小時後清醒了。就這樣,逐漸的感到功力越來越強,一層一層突破著。在體會到看到發正念解體邪惡的強大威力時,更增強了我發好正念的信心。

隨著大量學法,在法上提高了,也找到了許多很強的人心:羨慕同修的心,懊悔心長期不去,也因此有了自卑的心和看不起其他同修的心,即對同修有了分別心。這種自卑的心最容易失去自我,使自己遇到問題不用大法衡量對與錯,還容易受自己羨慕的同修的觀念左右,有時好用自己和自己羨慕的同修的觀點否定別人的意見,即跟人走,不能在法上修。在參加同修的交流會,特別參加外地同修的交流會時,對自認為法理清晰的演講洗耳恭聽,不讓別人插話;還把外地同修請到本地,讓本地協調人與其切磋,當本地協調人提出外地同修有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法,有一人包場而不是共同切磋,不符合師父講法的要求時,我還說人家有妒嫉心。後來看了明慧網發表《演講亂法》,自己感到自己有問題,也同樣是亂法。還有不讓別人說的心,主要表現在我和妻子(同修)之間,不管她說甚麼我都煩。她經常說我咋念的迷糊啦、倒手啦,叫我神起來、站起來;我多以管好你自己、你也倒手、我不用你管等對抗。經過學法,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因為屢教不改,別人也沒法再說了。妻子說我,是我應該十分珍惜的。在法上提高後,她再說我時,我都忍住不反駁,先認錯,然後找那些不好的心滅掉它。我向內找,她也找自己,說自己沒善心,好訓人,有怨恨心等。我們倆都向內找,共同提高。

經過大量、靜心學法,使我修煉狀態發生了改變,我現在能靜心學法、學法能入心,遇事能想起師父講的法,同修在一起切磋,自己能知道切磋過程說的話在不在法上。靜功、發正念迷糊的時候少多了,有時能體會到看到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威力和過程。在講真相救眾生中,我根據整體需要做我應該做的,事半功倍,我一身輕鬆,成為快樂的大法修煉者。這也是自己和以前自己比,但是與精進的同修比相差很遠,與師父和大法對弟子要求那就差的更遠更遠。

在自己這段修煉過程中深深感到只有學好法,真正得法,才能發好正念、清除邪惡,才能救度眾生,才能走好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