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被迫害的陰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我的丈夫只因為堅持自己對法輪大法的信仰,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失去了寶貴的生命;我因同樣的原因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正在大學讀書的女兒承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巨難,法理不明,放棄修煉並轉而仇恨大法。自此,迫害的陰影如影隨形,使我怎麼也擺脫不掉,同時我也被越來越重的怕心束縛著不能正念正行。內心深處渴望精進、渴望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與被迫害的陰影及怕心交織在一起,那種痛苦真的是無以言表。

我每天都在努力的向內找,找自己的根本執著,努力的想儘快改變現狀,每當發現不好的心馬上就發正念清除並努力的排斥。可就覺得舊勢力在死死的看著我不讓我參與救人,就覺得只要我一有救人的念頭,馬上干擾就來了,這邊一有所行動,邪惡那邊就警覺。我想這不是妄想阻止我走師父安排的路嗎?我想一定是自己心性有很大漏洞,我苦苦的向內找著。當時的我根本就沒有認識到自己是在舊勢力的迫害中向內找。我是為了不受干擾、不受迫害而向內找,也就是在迫害中修自己,而不是在法中歸正自己,並沒有做到正念否定舊勢力,而是承認了舊勢力。

當時偶爾也會想起要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但只是表面說說,也不是底氣十足的、發自內心的。就這樣拖拖拉拉、帶精進不精進的,整天忙忙活活,自己都不知每天都幹了些甚麼。我很清楚的知道這不是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眼看時間飛一樣的流逝,自己心裏也別提多著急了。

後來找到自己沒參加集體學法的事,我想這不也是沒按師父安排的路走嗎?悟到後馬上歸正。通過參加集體學法,特別是系統的學習師父海外講法,明顯感覺提高很大,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師父說:「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1]讀完這段法我就在想,師父啊,我多希望我也有那麼強的正念啊,我多希望自己也能堂堂正正的做一個這偉大的佛法造就的偉大的神啊!師父啊!我咋就沒有這正念呢?這正念到底是怎麼修出來的呢?師父啊,我也想要這正念。師父看到弟子有這顆修煉的心,就慈悲點悟我,讓我想起了自己以前所經歷的一件事,那件事由於過去時間太長了,早已經淡忘了。

大概是十年前的一個中午,我在一個小區挨個樓棟貼傳單,當順利的貼完後,正準備推車子向外走,看見門衛出來兩個三十多歲的人,直奔我來,我很鎮靜,心想不一定是衝著我來的,不理他。可我馬上又發現他倆真的是朝我走來的,眼看近在咫尺那一瞬間,我發出了一念:離我遠點,你們不配!就在這一念發出的同時,他倆真的是掉頭就走,一個回屋裏去了,一個走向二樓的緩台,站在那裏不動了。我騎上自行車出了小區的大門,回頭看看那人還在那緩台前站著一動不動,當時我還納悶這麼大熱的天站在那裏幹嘛呢?後來才想起來我在進樓棟準備貼傳單時,用意念請周圍的眾生看著我貼的傳單,別讓邪惡給毀了。想到這裏,我頓時內心豁然開朗。原來我也有能力,師父早已賦予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神通與法力,是我自己悟性太差勁,感謝師父慈悲點悟愚笨的弟子。

我明白了,就是在關鍵時刻否定邪惡的那麼正信的一念:離我遠點,你們不配!這發自內心的正念,否定了舊勢力的參與,就真的解體了另外空間的邪惡迫害的因素。其實我們早已經具備神的一切,就是自己總把自己當人看。老是被人的觀念束縛著不能行神事,就是沒有徹底的否定舊勢力所安排的一切,承認了舊勢力。所以就總是擺脫不了舊勢力迫害的陰影,因此把舊勢力強加給自己的怕心當成了自己,就覺得自己怕心很重,做不到坦坦蕩蕩。

打那以後我就注意在一思一念中否定舊勢力,我就查找自己哪些念頭是符合舊勢力的安排,有哪些念頭達到了在不同層次中法的要求。我就想:我就不歸你舊勢力管,我就是要否定你,我是李洪志的弟子,我有師父管,你們不配。我就每天都念,一有空就念。因為舊勢力安排得很周密,甚至安排了我們的一思一念,所以就應該在一思一念中否定舊勢力上下功夫。

開始的時候發出的念頭都覺得很飄,溶入不到心裏,就是心裏沒感覺,那念頭與內心之間就像是有一層厚厚的屏障,起著間隔作用。師父給我們講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2]法理,我悟到這層間隔就是那些符合舊勢力的頑固的人心和觀念的物質,這觀念和人心有多強,那層間隔的物質就有多厚。我就不斷的念,有時都十遍八遍的念,我常常否定,事事否定。那物質就隨著逐漸解體,慢慢的就覺得那迫害的陰影越來越弱,怕心也隨之越來越小,正念越來越強了。

其實這時候的我也正處於險些流離失所的關鍵時刻,是師父加持我從舊勢力迫害的陰影中走了出來,我從親戚家又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中。在夢裏我看見舊勢力氣急敗壞,歇斯底里的朝我大聲咆哮:「某某某,你這輩子別想回家!」我徹底的否定了舊勢力這一妄圖迫害我的陰謀。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感謝在魔難中幫助過我的同修。

自己覺得在理性認識上有了一次大的飛躍,我悟到真正迫害我的是我自己承認了舊勢力的人心。自己曾一度抱怨自己的遭遇,甚至憎恨惡警,那麼如果我的言行很正,誰又能迫害得了我呢?

現在每當有同修被迫害時,努力使自己發出的第一念就是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可以前就總是順著邪惡迫害的思路去分析,比如經常有的一個念頭就是:一定是某某同修有執著才被迫害的,他如何如何不在法上。這無形當中助長了邪惡的氣勢,承認了迫害是對的,給同修增加了魔難。

現在,每當我無論是在一思一念中還是在行為上都能夠做到正念十足的徹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時候,當我逐漸的破除這些人心和觀念的時候,那些間隔的物質也就隨之漸漸的在消除了。也越來越多的感覺到自己是發自內心的否定舊勢力了,而且在逐漸加強、越來越強。

以上個人所悟,如有不足,敬請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