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不遂二十分鐘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前不久的一次,發正念時發現自己的左手四個指頭老往一起靠,就睜開眼睛盯著手發,結果還是管不住指頭,很詫異。正念發不了,知道出問題了。站起來感覺左腿使不上勁,不靈活了。同修丈夫說我臉在變形。照鏡子一看左邊嘴歪,右眼也斜了。當即腦子「嗡」的一下,心想我怎麼能這樣呢?向內找才醒悟,近日搬家,三件事放鬆了,人心重了,也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對自己的安排,被鑽空子、迫害了。

我想「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1],即使命中註定得這毛病,可修煉後師尊都給改了,既或是有漏也不允許邪惡迫害,自己會在大法中歸正。我如今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自己的生命是用來修煉的,身體是用來救人、證實法的,不能給大法抹黑。這時候丈夫說是不是昨晚風吹了?我說這是邪惡舊勢力的干擾迫害。說完也不顧家人阻攔就想著救人下樓去了。

邊走邊發正念。師父早就告訴我們了:「其實在身體裏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2],師父還講過「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3]

那我這狀態是不是各種狀態中的一種呢,也是好事。我們的功不是自己煉出來或修出來的,都是師父給的,師父給的都是最好的。不管出現甚麼都是好事,得精進呀。

師父還說「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4]我就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

這時半身不遂的狀態徹底消失了。從出現到消失整個過程不到二十分鐘。上樓回到家,丈夫仔細的反覆看,才確定是全好了。發自內心深處高興的說:神奇呀,法輪大法真是太好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半夜感覺法輪在我左側轉了很久。早晨三點多照常起來煉功,就覺得身體百脈打通的更好了。學完法早晨九點多坐上車出遠門,一點沒耽誤做大法的事。

通過這件事,讓我對師尊講的「修煉如初」[5]的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同時讓同修和世人又一次共同見證了「師有回天力」[6]的神奇,見證了師父的偉大和大法的神聖。

有師護,大妹撿回一條命

大妹前幾天有次過馬路,沒想到拐彎處疾駛過來一輛轎車,眼看就要撞上的剎那間,感到一隻大手猛然用力把著她的右肩拽後半米多遠,車急煞住,挨上了她的左臂,一點皮都沒傷著。車主責怪幾句走了。她回頭要說謝謝救命恩人,一看身邊只有穿梭的車輛,沒有人。這才明白是師尊救了她一命。她高興的說:當時我沒想到怕,過後嚇的腿都軟了。自己狀態不好,以前以為師父不管我了。師父真好,真慈悲。

她還說與師父講的那個一樣:「這兩股力合在一起,那也是來取命的。眼看就撞到一起的那一瞬間,一股力量一下子就把他的自行車拖後半米多遠,而且吉普車馬上頂著他的車轂轤急剎住了,可能車裏司機發現後邊有人。這個學員當時也沒有害怕,凡是遇到這種情況都不害怕,可能以後會後怕。他首先想到的是:哎呀,是誰把我拽回來了,我得謝謝他。回頭剛要說謝謝,一看馬路上一個人也沒有,靜靜的。他立刻明白了:是老師在保護我呢!」[2]

她說:「我是發生在北京大白天的下午三點多,馬路上的車輛穿梭不息。要不是一股力量一下子把我拖後半米多遠,才撿回一條命,否則就見不到你了。」

她說完,我想連半修不修的新學員師父都時刻在看護著,更別說每天都在大法中修煉的老弟子了。有的同修長時間走不出干擾,甚至疑慮師父還管自己嗎?個別還有早走的。想想吧,自己做不好,真的像師父在《傳看假經文就是亂法◎師父評語》中說的那樣:「你的人心時時都會把你拉下去、失去修煉大法的機緣。」人心不去,人的觀念不改變,骨子裏人的本質不改變,弟子不爭氣,師尊心急呀。

作為弟子,不精進狀態長時間改變不了,不是師尊所要,那是不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