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市趙麗雅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慶陽市一位善良婦女曾被警察劫持,遭電擊的手失去知覺,腳被踩蹂出血,手銬扎進手腕。她的名字叫趙麗雅,當時多名警察逼迫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趙麗雅

趙麗雅

一、病魔纏身,煉法輪功獲新生

趙麗雅女士以前身體很不好,有萎縮性胃炎、頭痛、子宮糜爛、肝炎、鼻竇炎、乳腺增生、過敏性皮炎等,眼窩經常發青,臉色特別黃,吃不下飯,人瘦的不成樣子,沒有力氣,走路都很費勁。各大醫院,她跑遍了,經常批發著吃藥,巫醫神漢也看過了,都不見效,而且越來越嚴重,她整日心情煩躁,感覺活不下去了,無論幹甚麼都得丈夫陪著。

孩子奶奶看到她的身體狀況經常流淚,親戚也為她發愁,都想辦法幫她尋醫問藥。後來聽人說每天早晨長跑很管用,她丈夫就每天天不亮陪她繞城跑一圈,堅持了一年多,不僅沒有效果,反而越來越嚴重。她絕望了,經常看著一雙未成年的兒女偷偷流淚,她感到生命已到了盡頭,只有活一天算一天。

一九九八年七月的一天早晨,她父親來到她家說,她家對面有煉法輪功的,叫她出去煉。她一聽到法輪功幾個字,心裏一驚,就決定叫丈夫陪她去。

大約兩、三星期後,她早早去了煉功點,輔導員就教她煉功。因身體很差,她擔心自己站樁堅持不下來,沒想到竟然煉完了,而且身體很輕鬆,心情也特別好。回家後,她幹活也勤快了。她丈夫感慨的說,原來一直是病把人拿著,這功法真好。

從此她每天風雨無阻堅持煉功,不知不覺中身體所有的病都好了。親戚朋友從她身上看到了法輪功的神奇,都為她高興,家裏人都很支持她修煉。

二、做好人屢遭迫害

從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開始,中共就對法輪功進行干擾破壞,趙麗雅在煉功點煉功時,就不斷有中共特務在攝像,在一次法輪功學員的交流會上有中共特務混入偷竊法輪功資料。她和一些同修去蘭州信訪辦上訪,說明法輪功是強身健體、祛病健身、做好人的功法。

1、第一次被綁架:非法關押一個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中午,趙麗雅正在家做飯,來了兩名警察,強行將她帶上警車,拉到西峰派出所。當時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劫持到那裏,對每一法輪功學員,幾個警察輪番審訊,追問和誰接觸,和誰聯繫等等,一陣子威脅、一陣又是假善,並且誘騙讓寫不煉功保證。後來法輪功學員又被拉到西峰公安局,並被告知必須繳出大法書籍才讓回家。

同年九月份,趙麗雅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去北京證實法,到北京後,看到旅館門上都貼著不許法輪功學員住店的告示。後來她和其他地方學員共十六人,拿著真相橫幅,去天安門廣場展示,被強行帶上警車拉到前門派出所,關押了一個多小時後,被當地公安局、派出所及單位來的人帶到租住的地方,當時有公安局警察付玉奎、廖青等。

第三天晚上他們就被轉押到當地派出所一個冰冷的房間,她和另一學員銬在一起。次日早上,她們就被投入西峰看守所。警察付玉奎非法審訊她,詢問還去不去北京,她說:「有必要去的話還去」。同號室其他犯人經常跟指導員說:「這些人這麼好,搶著搞衛生,對人這麼好,不剩飯,不倒飯,現在我們都不倒飯了,你們抓進來幹甚麼,趕快給放出去」。 她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後回家。

回家後,派出所的警察三天兩頭到她家騷擾威脅,讓寫不進京上訪的保證、按手印、簽字等,她不配合,家人因此受到很大壓力,有時代簽。期間,她又多次被無理關押進派出所拘留室,不讓上廁所,沒地方睡覺,冬天房間很冷。有一次,她被關進公安局後院無人知道的房間,家人送飯時多方詢問才找到。

2、第二次被綁架:遊街、公審侮辱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幫警察闖入她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書籍,並將她綁架。趙麗雅女士被劫持在西峰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期間被非法審訊,並遊街侮辱。

警察叫她出去遊街時,她不去,結果被三個警察拖出去,雙臂被繩子緊緊捆上,脖子上被強行掛上污衊法輪功的黑牌子,她就在手僅能活動的範圍將黑牌上「某教」兩個字摳掉,後來她被幾個警察強行抬上車,連同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一起繞西峰城示眾了一圈,到東湖公園門口下車,下車後,她和另一名學員喊「法輪大法好」。

警察讓她開審判會時跪下,她不配合,後來她絕食五天後被釋放。回家後警察讓她家人繳罰款四千元,後來要回三千。

3、第三次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四年,趙麗雅女士回老家,在孩子姑姑家剛吃過下午飯(農村吃兩頓飯),村支書和一個警察突然闖入,警察盤問孩子姑姑她是誰,哪的人,孩子姑姑如實回答。隨後那位警察打了個電話,不長時間來了十幾名警察,進屋後就亂翻,衣物抖了一地,所有地方都被翻遍,警察搶走她孩子姑姑家的電話本,將所有親戚家電話打了一遍詢問騷擾,搶走了她看的《轉法輪》書籍,連編製毛衣的毛線都被搶走,親戚家被翻的亂七八糟。

趙麗雅女士被戴上手銬,與沒修煉的孩子姑姑一同被劫持上警車,孩子姑夫剛進家門還沒吃飯,也被拉上警車,一同被劫持到寧縣棗勝鄉一個招待所。趙麗雅女士被銬在鐵椅子上非法審訊,被用電棒多次電擊手臂,手被電擊的沒知覺達一年多,多名警察輪流用穿著皮鞋的腳踩蹂她的腳,腳被踩蹂出血,被踩的青腫,警察輪番進房間把手銬往緊裏銬,手銬越來越緊,手腕被扎破,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

酷刑演示:綁在鐵椅子上電擊
酷刑演示:綁在鐵椅子上電擊

第二天中午,在招待所,一高個子男警察和一女的對她非法審訊錄口供,她不配合,警察就寫了假口供,讓她簽字,她將假口供撕毀。高個子男警察就破口大罵:「我就不信把你意志力摧毀不了」,一邊抓住手銬將她懸空提起,她差點暈過去,感到氣都上不來了。

下午,趙麗雅女士與孩子姑姑、姑父一起被轉押到寧縣看守所,孩子姑父被關押十五天後放回,她與孩子姑姑均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釋放。回家後她與孩子姑姑各被罰款三千元,後來退回。在她孩子姑姑家非法抄家後,警察又抄了她家,搶劫走師父講法錄音帶一套。

她孩子姑姑及姑父被綁架時,兩個孩子剛開學,無人照管,莊稼無人收割,都是好心的親戚幫忙。

最近幾年,西峰派出所警察又多次到趙麗雅丈夫單位騷擾盤問她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