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的新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七年底,我再次被邪黨綁架並非法判重刑,被關入某監獄迫害。記得剛進監獄時,監室裏一個年輕犯人不說話,老衝我笑,我心想他可能是個有緣人,於是就問了他的一些情況,得知他叫黃鋒(化名),因「犯黑」(黑社會性質的犯人)被判刑二十年,剛從外省監獄調監過來。

有一天,黃鋒趁包夾我的犯人不注意,塞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師父的詩詞《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難道他是同修?後來我也傳紙條問他,才知道這是過去被關押的同修寫給他的。黃鋒想讓我傳法輪大法的經文給他。那當然好啊。於是我經常寫一些自己背過的經文傳給他,只要有一天不傳,他就向我索要。看到他學法時那種專注、興奮、喜悅的表情,我意識到這人要得法了。後來我也沒的傳了,可到哪裏找《轉法輪》呢?我就發出一念求師父幫忙。有一天在去幹活的路上,突然有人喊我名字,回頭一看,是我第一次受迫害同一監室的犯人小田,我倆寒暄一番後,他小聲跟我說,他現在也悄悄的煉法輪功。我鼓勵他說:「你真了不起,敢在這樣邪惡的環境裏學煉法輪功。」他說:「我每天看手抄本的《轉法輪》,了悟了人生的真諦。」我說:「太好了,你能不能給我帶一本手抄本?」他說沒問題。

於是我與黃鋒借練字機會,每天抄法,那段時間比較平穩,似乎警察和包夾犯都不怎麼管,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們呢!

在黃鋒的影響下,先後有六、七個犯人跟著煉。有一個小伙子剛學會打坐沒幾天,天目就開了,看到了另外空間的許多景象,他一高興到處講,就有人告到獄方,說某某隊快成法輪功培訓基地了。

有一天,監區大隊長找我到辦公室談話,因為我之前寫了許多信給他講真相,所以他對我比較客氣。在辦公室他第一句話就講:「老哥,你知不知道我平時保護你?」我說知道。他接著說:「你給我惹麻煩了,有人把你們的事告到監獄長那裏了,可能很快監獄來人要調查,你現在去幫我個忙,勸說黃鋒等人一旦有人問及他們是否跟你煉法輪功,他們只要否認就行了。」當時我想,他平時保護大法弟子,幫他這點忙也是應該的。

於是我找黃鋒將情況告訴他。沒有想到黃鋒對我說:「虧你還是個老弟子,怎麼能用我的信仰去跟人做交易呢?我既然有膽學,我就不怕任何人知道我學煉大法,誰來問我,都會堂堂正正告訴他。」那一刻我真被他堅定的正念震撼了,要知道他一旦被邪黨知道他學大法,二十年的徒刑就只能實坐到底。面對這樣一個剛剛得法的新同修,我真覺得自愧不如,更感到大法的超常威力。後來有人來調查,詢問黃鋒,他真的是這樣說的。最後大隊長被調走,我也被轉關到全監獄最嚴厲的一個監區。

二零一三年,我即將出獄的前幾個月,與黃鋒不期而遇。他告訴我,我走後他也被人包夾了。有一次他通過勞保產品傳遞真相資料,被廠家發現告到省勞改局。當天他就被關了禁閉,關了四十三天,遭受惡警、壞人的殘酷折磨,痛苦程度非常人所能承受,黃鋒堅定的正念最後使監獄終止了迫害。

現在該監獄十幾個監區,每個監區都有犯人學煉法輪功,而且每個監區都有大量的人「三退」,有的監區百分之九十以上犯人、包括警察都做了「三退」。由於世人的覺醒,監獄裏邪惡因素也越來越弱。從這裏也可預見,邪黨終因迫害法輪功,導致它最終失敗、解體。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