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犯人得法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十月,在河北景縣看守所得法修煉的。當時我犯罪被勞教三年。感謝師父的洪大慈悲,把我一個罪犯度化成按照「真善忍」為標準的一個真正的好人。

在看守所裏的所見所聞

七二零那時正是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為大法鳴冤被中共迫害的高峰期。我不知道中共為甚麼要迫害煉法輪功的。

當時我被關押在有二十平方米大小的三號房間。從南到北水泥炕有六、七米長,北牆有一個小洞橫立一磚,這是獄警偷看著犯人的,怕犯人自殺用的,上面加了三根鋼筋,屋外面是鋼筋焊成,兩米寬三米長的小院子,那是犯人早晨報號、點名,也是洗臉、刷牙、大小便的地方。

平常這裏就是2、3個犯人在打鬧著。這時三號房裏十幾人擠在一起,真正的犯人加上我才三人,一個是投毒的判了十五年,一個是砍人的,其餘都是煉法輪功的。

在法輪功的學員中,有位姓白的大姐,農村人不識字,是帶頭去北京打橫幅的人,被冤判三年。大家叫她白唱哥,其實這不是她真實的姓名(姓名略)。她進去的頭三天,看守所不給她飯吃,因為她打坐煉功就把她銬在小院鋼筋上凍著她。她家比較困難,也沒人給她送棉衣,因為她總是打坐,晚上睡覺也銬著她,手腕被銬出血來。每次警察提審都逼她寫「不煉」兩個字,她就不寫,在法輪功學員中她吃苦最多。當時她寫不煉,馬上就放她走。有人說:「你先寫不煉,出去再煉。」她堅定的說:我不能寫。

在四號房屋裏有個姓孫的小伙子三十多歲,他也是上北京打橫幅的景縣人。每天帶著四十斤重的腳鐐,晚上被銬在石凳上,不讓他睡覺,早晨四點鐘被逼迫跑步,他跑不動上來幾個犯人把他按在地上拳打腳踢,逼迫他唱獄歌,背監規。他不唱不背,這時上來一群犯人手拿棍棒逼他跪著,上衣褲子都被打破,腳跟被腳鐐卡的很深,他走過的地方都留下了血跡,聽說他被判刑十五年,這位法輪功學員現在不知是否健在。聽說還有一個學員進去幾天就被活活打死了。

大法溫暖我的心

我整夜很少睡覺,想著上學前班的孩子,他的爸爸沒了,媽媽也找不到,整夜想三年後出去,怎麼面對孩子,這三年兩個孩子怎麼活呀,幾天的時間,我的頭髮全白了,牙半塊半塊的往下掉,沒幾天我就變成十分蒼老的老太太。

看守所裏有兩種飯。有錢的犯人買著吃,沒錢的人吃的飯是:菜湯沒油漂蟲子,麵子粥裏土塊子,玉米團子半生的,量少填不飽肚子。就是這樣的飯菜每天三十元的生活費。

那時我是穿著同修的棉衣,蓋著同修的被子,吃著同修買的飯。衛生紙、牙刷、毛巾等都是同修的。有一位衡水的楊大姐,帶進去兩本師父的書,一本是《洪吟》、一本是《精進要旨》。楊大姐說:小王跟我們一起學法吧。我就把《洪吟》、《精進要旨》裏的〈悟〉和〈真修〉寫在衛生紙上。在寫、背這段時間裏,我忘記了自己是個犯人,我好像到了天堂。那麼冷的天,我們在水管上洗頭,一會頭髮全凍了,沒有感覺冷也沒有感冒的。十幾人擠在一起,沒有爭吵,沒有打鬥,有好吃的大家一人一口,是那樣的祥和,那樣的慈悲。人生中我第一次感到人與人之間的溫暖。原先在我印象中,人間沒有好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在看守所裏能和這麼多法輪功學員在一起呆上幾天,我值了。

我被提前釋放

就在我高興之時,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裏我和丈夫上山了,在山上見到了師父,師父對我說,你要留下,你得到青島執行任務。醒來後,怎麼也想不明白。早晨四點起床報號,我跟同修說,夢見人的長像,都說些甚麼。同修說:你見到我們師父了,你要出去了。我不信,沒想到上午八點半,真的來填寫釋放證。臨行前,同修給我地址叫我去找《轉法輪》,大家又給我錢讓我買衣服、染髮、修牙,告訴我出去先不要回家,滿頭白髮會把孩子嚇著。我到同修家住了幾天,請到了《轉法輪》和一本《精進要旨》,帶著我在看守所寫的《洪吟》回到了家,真正得法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