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得法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1992年5月28日我因誤傷人命,被判死刑。蒼天厚愛我,上訴改判死緩。歷經15個春秋我於2006年12月19日刑滿回家。15個春秋我看到了中共法律的黑暗,同樣的犯罪,在獄中卻是不同的待遇。綏化交警大隊的大隊長也被判了死緩,可人家能自由的出入監獄大門,不穿囚服,不剃光頭,就連獄長都親自給他點煙倒水的;還有一個公安的副局長也是一身名牌,手機腰間挎,連警察都怕他,進監獄如入無人之境,走走過場就回家。可見當今社會的腐敗,古時有老話: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今天中共的法律就是當權者欺壓百姓與欺騙國際社會的外衣。

更讓天地人神震怒的是1999年中共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和謠言陷害,更有大批的法輪功修煉者被抓進監獄,且在獄中遭到了殘酷的迫害。我雖說服刑改造,但我和一些有良知的人都在心裏為那些法輪功鳴冤。我在1997年就看了《法輪功》的修訂本,還照圖煉了第一套功法,周身火熱火熱的,沒學完就被人要了回去。直到1999年7月一個人借了一本《轉法輪》在有緣人中傳看,我看了一遍。我發現自己好多不明白的事師父都講出來了,我就覺得奇怪,師父講的是古今中外沒人能說的清的。

又有一天我聽了師父大連講法錄音,那時迫害已經開始了。聽完後,奇蹟出現了,我頭上像有一個大氣帽似的,腳掌一下厚了半尺,走路如同踩在海綿上一樣。一連幾天都這樣。最讓我信服的是師父對我的慈悲,給我以大法威力的展現。一天中午我在沒人的地方聽著《普度》大法音樂,結印單盤著,這時結印的手中出現了法輪旋轉,像坐在前行的100碼速度的車內把手伸到車外的感覺,我的雙臂在旋轉,我又害怕又好奇。我站了起來,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又坐下結印,雙手還沒結印又轉動起來,這次比上次還強,我又一次鬆開雙手。過了半小時的時間,心想我站著結印,雙臂還沒抱圓,更強大的旋轉出現了,當時我高興的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知道大法是真的。」真的想衝出高牆外告訴每一個世人,大法是真正的佛法。從此我開始了實修,但我對法的理解膚淺,內心非常著急。

在2000年新年的夜晚我在內心求師父,來一個能幫助我修煉的同修吧,讓我更好的學法。此願望一出,佳木斯的一個站長來了,而且警察讓我監護他。我知道是師父的安排,就這樣我倆在一起,他把會背的大法都教給了我,經文和《洪吟》詩詞我們邊勞動邊背。學法中世界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心性的提高,使我身體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沒得法前我有胸腹水和很重的肛瘘,學法後不知不覺中都好了,還有師父在夢中多次給我淨化身體,還讓我看到淨化後的心肝肺都是透明的,從我體內清理出去一個用鋼絲繩(小拇指粗)五花大綁的長頭髮的黑黑的和我一樣的「我」。多少次淨化身心在這裏不一一言表了,感謝偉大師父的慈悲救度。

在監獄內,我的環境還挺寬鬆,在後勤做飯燒火,還看過菜窖。同修帶進來的經文和大法資料我就主動保管和傳送,遇到過多少次有驚無險的事,我知道都是師父為我做主了,邪惡動不了我。一次去取經文路上被警察叫住,當時我一點不怕,正念非常足,想到師父的大法,師父在《轉法輪》裏講:「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是大法徒,任何的邪魔爛鬼在我的一念中解體。我有師父保護,心中裝著大法。好多次翻號接到帶有大法資料的郵包啊,都化險為夷了,我深知是師父在安排這一切,就是在事上看我能不能正念對待,真正的過好每一關,有師在有法在我平穩的走過來了,直到我走出監獄大門,又開始了進一步的實修和兌現史前誓約的正法之路。但我深知自己距離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唯有精進做好三件事,才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才能更好的報答師父的慈悲救度,才能做到真正的對自己和眾生負責。

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人生之路都被師父從新安排了,出獄後不久我遇到了我現在的妻子(一個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同修),修大法本身就是有福份的,去掉執著心後大法給我們帶來了福報,我們的生意越來越好,還有了一個小女兒,去年還買了住房。在做生意的過程中有緣人就被師父領來聽真相,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親切,我們會把大法的真相資料送給他們,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我們的有緣人,我們牢記師父的法,善待每一個人和眾生。最後再一次感謝師父,預祝師父新年快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