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四﹒二五」 見證善與惡的分界嶺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鄭語焉採訪報導)海燕坐在電車上,內心非常篤定,身為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她自覺有責任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去把事實做個澄清,也希望煉功點的同修能夠平安回來。

海燕有著甚麼立場或資格去做反映?她這樣做是為了甚麼?

被「真善忍」所吸引而開始修煉

孔海燕被「真、善、忍」三個字深深觸動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曾於四•二五參加中南海和平大上訪。
孔海燕被「真、善、忍」三個字深深觸動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曾於四•二五參加中南海和平大上訪。

一九九四年,剛從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畢業不久的海燕,在北京租了間工作室準備開畫展。有天;在公園看見十幾個人在煉功,動作祥和優美,激起海燕的藝術細胞與好奇,她走過去看到法輪功簡介,立即被「真、善、忍」三個字深深觸動。海燕說:「因為學畫的關係,我去過敦煌、西藏去考察,對於宗教雖沒甚麼信仰,但很關心,因為學美術創作也要講究‘民族性’。那時我想,做人處事應該有標準,真善忍是最好的,就這樣開始修煉了。」

修煉後不久,海燕沒想到竟然在身心各方面起到了不可思議的變化:經常折磨她的胃痙攣、肺梗、痛經、左腿血栓等病痛,隨著修煉日深,慢慢地都神奇般地不藥而癒,而她的性格也從內向、怕事,變得自在坦蕩、有勇氣。海燕說:「修煉法輪功後心很靜,對構思畫畫各方面都很有幫助,因為法理看一遍是一遍的領會,智慧在學法實修的過程中打開了,對於創作真的幫助很大。」

每日煉功學法,在真善忍法理中淬煉,她的藝術造詣也與日俱升,從香港來中央美術學院學習的同班男友,雖未跟著得法,但很尊重並且支持海燕修煉法輪功。海燕說:「原來的修煉環境很平和,政府也支持。我和同修們每天都覺得非常充實與幸福。」

中共包藏禍心的陰謀悄悄啟動

但是中共當局包藏禍心的蓄意抹黑並打壓法輪功的陰謀早已悄悄啟動。海燕回憶說:一九九六年《光明日報》刊登文章誣蔑法輪功,九七年、九八年北京電視台也開始誣蔑法輪功,當時不少學員,包括清華、美院很多教授都去講真相,電視台承認錯誤。後來北京電視台播放了一個公園晨煉的短片,表現法輪功很祥和煉功的場景,算是釐清事實。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迫害法輪功的惡首之一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了《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在文章中,何祚庥誣蔑法輪功會使人得精神病,並將明顯違背法輪功原則的表現歸罪在法輪功頭上。

決心上訪反映事實

1999年4月25日數萬名法輪功學員紛紛來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訪辦上訪,員警指揮學員站到指定地點,大部份學員都在安靜讀書,整個過程秩序良好,城市交通井然。

1999年4月25日數萬名法輪功學員紛紛來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訪辦上訪,員警指揮學員站到指定地點,大部份學員都在安靜讀書,整個過程秩序良好,城市交通井然。

許多法輪功學員感到如果不能澄清事實,不但修煉者的合法煉功權利會受到威脅,煉功群眾還可能被別有用心的政客硬拉入骯髒的政治鬥爭中去。天津法輪功學員去反映意見,雖然教育學院承認誤導,但是五百多個防暴警察非法抓捕了四十多位學員。海燕回憶說:「我們煉功點有位學員也被抓了,天津當局說這事他們解決不了,讓我們去北京反映情況。當時我想,這麼好、這麼正的功法被惡意抹黑誣蔑,如果不去反映的話,從真善忍這個道理來講都是不合適的,做人要有良心,都要說句公道話,就這樣我決定要去上訪。」

預謀抹黑設下的圈套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九點多,海燕抵達現場時,整個府右街、文津街、西安門大街都站滿了上訪的學員,不少是從外地趕來的,海燕既感動同時也很詫異:原本府右街是設路障的,因為是屬於中南海政府要地附近,平常都設有路障,而且還有警察把守,但是,這天卻甚麼都沒有,與往常的戒備不一樣。

警察領著學員往哪兒站,學員就站哪兒,大夥兒規規矩矩地站在馬路牙子邊上,讓出馬路,連盲人道都讓出來,完全不影響車輛行駛以及路人行走。任誰也沒想到,警察帶路,領著學員環繞中南海站立,竟是為日後誣陷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所設下的圈套。

上訪場面祥和 警察放鬆閒聊

上萬人在那兒,大部份都在安靜地看書,沒有嘈雜或喧嘩,見到熟人,彼此交換個眼神、微笑點個頭,有的輕聲招呼:「你也來了?」同樣的輕聲回答:「應該要來。」偶有交換訊息也是輕聲低語的不影響旁人。剛開始,警察都是戒備森嚴地與學員對站著,隔二、三步一個人。時間久了,看到學員和善、場面祥和,警察們放鬆了下來,湊在一起聊起天來。

海燕和煉功點的輔導員站在北海南門靠西邊一段,十點鐘不到,海燕香港的男友打來電話催她回去:「你們已經被攝像了,我們都在香港的電視上看到你,而且有線電視反覆滾動,每次都在播放你站在那裏的鏡頭。」但海燕決心要等到釋放天津法輪功學員,等到政府正面的回應,「否則我決不回去。」

傍晚時分傳來訊息,上訪的三點要求:釋放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允許法輪功的書籍通過正常渠道公開出版;已經獲得朱鎔基總理的正面回應,事情得到妥善解決。傳話的學員說:「散了吧。」大家和平散去。

為日後迫害升級作準備

學員們陸續散去之際又收到了一個通知:家遠的學員可以乘坐政府提供的大巴。海燕因住北京,當晚自己搭乘電車回家。數日後,一位從延慶到北京上訪的小伙子來到海燕的煉功點,談起「四二五」當晚坐政府車離開中南海後,並沒有把他們送回家,而是:「政府車直接拉到了當地的公安局,用大的探照燈照著,通道兩邊站滿了拿衝鋒槍的軍警,氣氛好像在押送犯人,而且登記他們的家庭住址、電話、身份證等。」沒有坐政府車的學員,在「四二五」之後,也受到公安局查抄個人身份證號碼的遭遇。事後印證這些小動作全都是為日後迫害升級所做的準備。

海燕說:「回想起來,假若沒有四二五這件事,中共也會設計其它事端,照樣來打壓法輪功,因為它們一向是要管人的思想、管天管地的,其實我們煉功點九六年就有特務在監聽我們學員的電話,還有的自曝是特務,因為法輪功是公開的,沒有秘密。」

儘管在「四二五」和平大上訪中,法輪功學員們所展現的理性和平震撼國際社會,世界各地很多人因此了解法輪功並開始修煉法輪功,然而中共惡首江澤民卻在同年七月二十日悍然發動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迫害,這場浩劫至今仍在繼續。海燕因為受到居委會主任的正義幫忙而倖免於難。

中共變本加厲的迫害

海燕說:「九九年四•二五之後,共產黨變本加厲,七•二零悍然發動對法輪功全面性的殘酷迫害,我們煉功點一位女學員去北京天安門上訪四、五次,被打得頭髮一根都沒了。另一位學員小宋在北京國貿工作,是外企的業務骨幹,曾被非法關押進(遼寧省)馬三家,也曾流離失所,之前我還與她見過面。嫁到香港後,在明慧網上看到她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她留下一個小男孩,現在也不知去了哪兒了,我很是惦記。還有一位學員小史,也曾被迫害得流離失所,當時在北京的兩個小孩都還很小,學員們都湊點兒錢幫小孩買點兒文具甚麼的。半個月前,我認識的一個學員又被抓進去了。雖然現在中共說解散了勞教,但實際上換湯不換藥,迫害仍然嚴重。」

在香港景點講真相與勸善

七年前與交往多年的男友締結良緣,海燕嫁到香港呼吸著自由的空氣,享受著自由自在的修煉環境。她曾先後拜多位美術名家為師,是位優秀油畫家,舉辦過個人畫展,目前在香港教授藝術手工,教學上頗有成績,桃李滿天下。在香港的這七年以來,海燕每天都到黃大仙景點講真相,到現在她已經協助一萬六千多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海燕說:「今年感受特別不同,整個國際社會形勢各方面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景點遊客百分之九十都誇我們,都說:‘法輪大法好!’尤其提到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沒有人不譴責的。」海燕善勸那些還在幫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快快清醒,她說:「共產黨一向都是卸磨殺驢,真正邪惡的是中共本質,幫兇們都是被人利用,等待著他們的下場很不好,所以希望他們趕快收手,以免報應到時後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