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經歷的「四﹒二五」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和平上訪已過去十五年了,今天回憶起來,當時情景歷歷在目,事由起因更加了然。

「四﹒二五」的前奏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起,我市及縣區的一些學員從天津打來電話,說: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發表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煉氣功」的文章,捏造事實、誣蔑法輪功。他們與天津法輪功學員一同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反映實情,要求糾正不實報導。學院領導已經承認他們失誤,研究之後再給回覆如何挽回影響。

二十二日,他們又來電話說:天津教育學院領導態度變的強硬了,不承認他們有誤。

二十三日,去天津的學員來電話,他們去教育學院反映情況,說當晚教育學院實行戒嚴了,動用武警和防暴警察強行驅趕、毆打、抓捕法輪功學員。從電話中可以聽到現場的呼喊聲,當時他們說現場一名老年女學員被幾個警察抓著胳膊和兩腳扔上了警車,有的被打得頭破血流,有的手機被打到地上,電話中聽到當時的氛圍非常緊張。

二十四日,天津的事牽動著大家的心,大家與去天津的學員不斷的通話聯繫。他們說有四十多人被抓了,並說天津市政府告訴: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說你們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因此,他們說他們要去北京國務院信訪辦上訪反映情況。

我們地區學員們很快知道了這件事情,大家認為我們有責任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和我們修煉的真實感受。於是,我們乘二十四日晚本站始發列車去北京,在車站就遇到許多市內和縣區的自發去北京上訪的學員。一路上各站不斷又有許多學員上車,車廂爆滿。乘務員們都感到非常奇怪,今天的乘客怎麼突然這麼多呢?

「四﹒二五」萬人上訪

二十五日早晨六點多鐘我們下了車,當我們來到府右街時,看到已經有許多學員在國務院信訪辦西門路西面,讓出人行道靜靜的站了幾排,一直到府右街的路北面又向東延伸。我們接著他們也靜靜的站著,右前方對著信訪辦西門路口。後來的學員也都默默的自覺自動的接著站了幾排,陸陸續續不斷的有學員來,到中午時上訪的學員隊伍一直向東延伸到北海。

早晨我們來時警察還不多,看到我們有秩序的靜靜的站著,他們倒挺悠閒。路上上班及過往行人正常通過,交通順暢,看到這麼多人秩序井然、靜靜的站著,有的停下腳步問問發生了甚麼事就過去了。不時有車輛過往,有的打開車窗瞭望了望。一派安靜、祥和景象,沒有一點緊張的氛圍。

後來警察越來越多,有的在我們隊伍前站著,更多的在路中間看文件、打電話或用對講機聯繫甚麼。站在我們跟前的警察有四十多歲,態度平和的跟我們嘮嗑,說他們家也有煉法輪功的,法輪功確實很好。十點多鐘,站在我右面的一個人說:「就這麼站著幹啥?得站到甚麼時候?」我說:「剛才朱總理讓幾名學員代表進去了,正在向總理反映情況。」我對他的話很不理解,因此就回頭看著他說:「來前你們怎麼想的?我們不都是自己想來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的嗎?天津抓了四十多名學員,這麼大的事怎麼能這麼快就解決呢?」他瞅瞅我沒有吱聲,又到另一學員那裏站著說一些埋怨的話,後來再也沒有見到他。我們意識到他不是學員,而是來探聽情況的,但我們光明磊落,沒有秘密情況可探。

北京四月份的天氣還是比較涼的,但是「四﹒二五」那天,風和日麗,晴空萬里,金色的陽光洒滿大地,溫暖著上萬上訪學員的身心。上萬名學員,沒有人組織,沒有人維持秩序,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政治訴求,只為大法能夠在世上洪傳。上萬名學員,從早晨一直靜靜的站著,有的在看書,有的累了到後排坐一會。沒有人來回走動,沒有人聚集嘮嗑,沒有人大聲喧嘩,沒有一絲躁動,沒有一毫糾紛。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

晚上七、八點鐘,天漸漸的暗下來了,路中的警察、警車越來越多,我們上訪還沒有甚麼結果。這時,不時傳來甚麼政府要調動部隊,又聯想到中共邪黨「六四」血洗天安門事件,說邪黨甚麼事都會幹的出來,氣氛有些緊張。但是我們是大法修煉者,「真、善、忍」在我們心中深深扎了根,我們為維護宇宙真理甚麼也不怕,「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2]。我們的心很快穩下來了,沒有被帶動,上萬名學員仍然紋絲不動的靜靜的站著。

晚上九點來鐘,傳來消息說:在國務院總理的直接關注下,公安部釋放了被抓去的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這時我們發現警車、警察已經撤離了。這樣,萬名學員沒有言語,靜靜的、默默的、無聲無息離去了。由於我們是位於隊伍中間,人們由我們兩側向東西兩邊散去,好像瞬間就剩下我和幾位同修了。我們最後離開時,看到路南面即中南海紅牆下警察待的地方有兩張報紙,就過去撿了起來。我們又向四週看了一下,真的,偌大的府右街地面上乾乾淨淨,連一片紙屑、一個煙頭都看不到。夜幕中,我們沿著府右街向東走趕上了最後一輛客車離開了中南海。

「四﹒二五」之感慨

「四﹒二五」和平上訪,被國際社會評價為「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但是,被愚蠢妒忌的江澤民歪曲成「圍攻中南海」,並叫囂「中共要戰勝法輪功」,狂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於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殘酷迫害,在全國範圍內抓捕各地法輪功的義務聯絡人,報紙、電台、電視台鋪天蓋地污衊、攻擊法輪功和我們的師父。一時間「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3]。

「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4]「四﹒二五」和平上訪過去十五年了,邪惡迫害了十五年了,大法弟子歷經了十五年的血雨腥風。十五年來邪惡不但沒有消滅法輪功,反而邪惡「它迫害法輪功把自己迫害倒了」[5]。目前,有許多迫害法輪功的高官「雙規」落馬、被捕入獄、異常死亡,連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都惶惶不可終日、朝不保夕;現在,其邪黨政權危機四伏、回天乏術、搖搖欲墜、危在旦夕。十五年來,卻將法輪功推向世界、洪傳全球,使更多的眾生得法、得救,使大法弟子錘煉的更加清純、成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 精進要旨》〈大曝光〉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心自明〉
[4] 李洪志師父著作:《 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