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那天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天津《青少年科教博覽》上發表臭名昭著的科痞何祚庥攻擊誣陷法輪大法的文章。我們在四月二十二日和二十三日兩天去了雜誌出版方「天津教育學院」,想與編委談談甚麼是法輪功,告訴他們大法是佛法修煉,絕對不是何的文章所講的那樣,那是有意誹謗。

我們多數人員坐在院內打坐看書。傍晚學校廣播要「清校」,請所有人員離開。門口來了許多警察,我們要求編委給個明確答覆才離開。最後也沒達成協議。

我在教學樓的旁邊看《轉法輪》。一個二十幾歲很年輕的警察走過來說:「大姨,請起來吧!您跟我媽媽的年歲差不多,您也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沒理可講。」我說:「謝謝你孩子,法輪功確實是佛法,是正法門。我們修的是‘真、善、忍’。」他說:「我知道。」說著就看見幾個警察把一個老太太四腳朝天抬著扔上了警車,還有拎著電棍把年輕人推上警車的。

天漸漸黑了,亂哄哄的,警察喊著、叫著,又打、又罵,真是無法無天。抓了我們那麼多人,怎麼辦?有人提議去市委信訪辦吧。我們一直走到市政府站在泰安道便道上,站長和市信訪的領導去談。等了好幾個小時,他們就是不放人,最後他們說:不行你們去中央。最後王志文先生和站長曹寶玉勸大傢伙兒回去吧。

已經是二十四日凌晨兩點多,公安局調來了好多大客車,說上車吧,不管你是哪來的,都把你們送回家。我上了一輛車,人很多,一直站著,誰我也不認識。他們把車開到公安局,這時我的頭上有一個聲音:「下車回家」,恰巧司機說我得弄點水喝。車門開了,我走下去,一直走到煉功點,已是凌晨三點半。夜間自己一個人走了幾里路,像師尊就在我身邊。我合十謝師尊,因為隨師正法一點不害怕,一切邪惡懼我十分。

四月二十五日進北京,我們只是想讓政府給我們一個公正合理的說法,只是想維護我們的合法權利:

1、要求天津放人,
2、讓我們有個煉功環境,
3、允許合法出版法輪功的經書。

下午兩點多鐘,國家信訪局發下一張A4紙的「公告」上面有幾行字,大概內容是:法輪功學員們,你們煉功鍛煉身體,政府不干涉,不會限制的,你們回去吧,不要都留在首都北京,問題一定會解決的,希望你們注意國際影響。

我們傳看著這個公告,他們可信嗎?當天總理接見了學員代表,正面肯定了法輪功,最後天津放人大家才離開。我和一同修,趕到長途汽車站只有一輛去唐山的長途客車馬上要開車,而且就剩下兩個座位,就像專給我們留的,我雙手合十,謝謝師尊。這是我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人數最多的上訪圓滿結束。而就在「四﹒二五」當晚嫉妒成性的首惡江澤民把和平理性的上訪歪曲成「圍攻中南海」。

上面的這張照片就是部份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具體位置,在東西走向的文津街,增一號,北海公園西南門東邊的橋上。學員們身後,是橋上的鐵欄杆,橋下的水,是北海公園的水。對於中南海來講,既沒圍也沒攻,有照片為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