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遼源市王岩老人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遼源市今年71歲的王岩老太太,修煉法輪功後獲得身心健康,從1999年7.20法輪功遭迫害開始,被非法勞教三年,非法關押在拘留所二次,上過大掛(酷刑,雙手吊起來),而後長期處於被非法監控狀態,恐嚇、非法抄家,經歷了長達15年的迫害後,於2014年3月9日含冤離世。

'王岩中年時的照片'
王岩中年時的照片

王岩老人一九九五年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後身體日漸好轉。她沒修煉的時候,有精神分裂症,神經衰弱,經常腦袋疼,全身經常起豆大的一樣的蕁麻疹,一抓撓就連成一片,不僅幹不了活,還要家人照顧,身上就像背負一塊巨石一般,成天累得不行,天天睡不著覺,一不順心就罵人、跟人吵架,抽煙一根連著一根;到後期的時候都走不了路了,只好爬著走。家人把她放在車上推著她,再後來送到尼姑庵,反正用盡了各種能夠醫治的辦法,有方法能夠起點作用,但作用不大,家人都感無望了。後來王岩喜得法輪大法,神奇般地康復了,自己能扛八十多斤的袋子,跟小伙子一樣幹活。家裏人都親眼目睹了發生在王岩身上的奇蹟,也相繼修煉法輪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王岩老人毅然決然地進京上訪,三個月後在天安門被抓,惡警們用背銬將雙手一上一下,銬起來,他們管這種酷刑叫「秦瓊背劍」,逼著王岩說出自己家的住址與姓名,王岩是最後一個被放開的,又被當地的駐京辦接走,劫持到遼源看守所,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帶的現金,全部被抄走,看守們用這筆錢,買了彩電。

在這十五天非法關押期間,王岩被迫勞動,往水果簽纏裝。屋子很小,而被關押的人很多,大家都擠住在通鋪上,有一天王岩下地上廁所,回來以後就沒地方了,王岩只好坐在床頭上。第二天,看守人員就說王岩晚上不睡覺煉功,罰站二個小時。

回到家以後,王岩不斷地遭到遼源福鎮派出所、街道的騷擾。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六日,王岩想念家住在內蒙古霍林郭勒市的二女兒賈海英,來看望女兒,被內蒙古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刑警、國保大隊惡警一夥跟蹤,他們在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就強行闖入她女兒家中,將母女倆強行抓捕、拽拖到樓下,拖拽時母女倆只剩下內衣,走廊的樓梯上留下了斑斑血跡。非法抄家的有公安局長陳寶文、政委徐振喜、局長助理趙秀發、刑警隊副隊長白日吐、國保大隊隊長秦寶庫、翟拓、趙鳳雲、鄭明道,還有十六名頭戴鋼、手持鋼槍的武裝警察。他們強行把母女倆帶走,關押在霍林郭勒市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六日,王岩被非法關押在霍林郭勒市看守所三個月後,於同年九月被秘密移送內蒙古圖牧吉勞教隊,非法勞教三年,女兒賈海英被勞教三年,兒子賈東偉被勞教二年。

剛進圖牧吉勞教隊,因王岩堅持煉功,惡警狄鳳榮,就指使包夾(專門幫助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包喜把王岩強行按倒在地,一頓暴打。當年秋天,惡警蘇紅玉說王岩有大法經文,把王岩叫到一個空屋子裏,屋子裏有第二大隊長周影,第三大隊長賈梅,她們讓王岩把經文拿出來,王岩說沒有,她們不相信,惡警蘇紅玉伸拳頭就打,一拳把王岩打到牆壁上,這期間她們不停地罵,把王岩的被褥和棉褲全都拆開了,拆得七零八落,結果甚麼也沒找到,此事後來不了了之。

冬季裏的一天,王岩正坐在監舍裏,甚麼也沒幹,一個男惡警(是惡警馬紅雲的外甥)拽著她的頭髮將她拖到密室裏,女惡警蘇紅玉二話沒說,就將她的雙手吊起來,腳離開地面懸起來,從上午一直吊到傍晚,天都黑了。把她從吊銬中放下來,她一下子就癱倒在地。這期間有一名被稱作李護士的惡警與一個姓劉的會計,辱罵王岩,說王岩是裝的,還揚言要把王岩扔出去。打這以後,只要中共勞教局一來人檢查,他們就會把王岩等法輪功學員關到菜窖裏。

在勞教所裏,王岩老人天天被逼著幹重活,種菜、上糞、拔草等等,還各種零工。

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勞教所發現大法經文,惡警就將王岩關起來,大隊長賈梅伙同幾個惡警,要求王岩將經文交出來,王岩就背誦《論語》,惡警們停止了迫害,在地上轉圈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又因王岩背誦經文,大冬天,惡警王喜連強行將王岩拖拽到室外,迎著風口冷凍。

出勞教所後,十多年來,王岩老人長期處於被非法監控狀態,在中共不法人員的騷擾、恐嚇、非法抄家。女兒賈海英先後四次被非法勞教,總計八年;非法拘留四次,非法抄家五次,直接財物損失高達百餘萬元,間接損失已無可計算。在勞教所的黑窩裏,賈海英受到過至少十種以上的酷刑折磨,曾被打得七竅流血後曝曬。

王岩老人有二十多位親友,都遭到中共惡黨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有五位親友在迫害中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