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老人在長期恐嚇中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70歲的河北邢台市大法弟子徐俊山,歷經四年監禁迫害,奄奄一息,回到家,又不斷遭到中共不法人員的騷擾、恐嚇,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2013年2月9日含冤離世。

徐俊山,1944年3月1日出生,邢台市車輛廠退休工人,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對真善忍的信仰使他找到了生命的意義,生活輕鬆、健康。1999年7月20日以後,邢台市公安局的惡警多次到徐俊山家中非法抄家、搜查、綁架家人、敲詐錢財,酷刑折磨。

2001年12月下旬,徐俊山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在家中被邢台惡警綁架,當時,被橋西公安分局副政委魏計考毆打,掉四顆門牙。後徐俊山被橋東區法院非法判刑15年,於2002年10月24日,被劫持到石家莊第四監獄十大隊迫害。

在非法關押在監獄期間,徐俊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始終不配合獄警的邪惡要求、指使,遭到殘酷獄警的迫害,身體出現嚴重病態,家屬多次要求辦理「保外就醫」,獄方不給辦理。

2008年9月,徐俊山被監獄迫害得奄奄一息時,監獄怕承擔責任,勒索子女2000元作為「押金」,然後,獄警將徐俊山送回邢台。當地公檢法部門見狀,也怕承擔責任,都不接收。最後,徐俊山回家的事情壓到橋東區司法局,但那裏的不法人員要家屬繳5000元保證金,才肯接收。因家屬無力承擔,橋東區司法局拒不接收。獄警見狀,把生命垂危的徐俊山推給家屬,匆忙跑走。

徐俊山回家後,通過學習法輪功著作和煉法輪功,身體很快恢復了健康。但是好景不長,監獄知道後,不是來人,就是打電話騷擾,每逢節假日,騷擾的更厲害。動不動恐嚇要將徐俊山帶回監獄,嚇得不修煉的兒女只得用不同方法應付它們。徐俊山一家人生活在恐懼之中,徐俊山的身心受到極大傷害,致使徐俊山身體每況愈下,含冤離世。

多次遭綁架 酷刑折磨

2000年6月24日,徐俊山依法到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未到信訪局就被綁架,在河北省駐京辦事處被銬了一夜,由邢台公安局押回後,在邢台市橋東向陽派出所被非法關押5天,期間,惡警24小時不讓徐俊山睡覺,實行車輪戰,七、八個人輪流對徐俊山進行拷打。7月1日,轉送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折磨兩個月後,敲詐1300元(未開任何手續)放回。

從此後,一到所謂「敏感日」,公安就加緊對徐俊山的騷擾和迫害。2000年年底,公安到徐俊山家說:「快到元旦了,怕你去北京,你得跟我們走。」徐俊山又被非法關押10天後放回。

2001年2月23日,「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3月初,邢台市橋東向陽派出所把徐俊山騙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徐俊山說惡警是執法犯法,幾個警察竟直截了當地說:「跟法輪功不講這個。」就這樣,徐俊山被非法關押到3月29日才放回。

2001年4月13日,邢台市公安局偵查處處長李××、科長徐××等人到徐俊山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櫃,摔盆打碗,最後拿走通訊錄、日記本、字條、照片等,把徐俊山帶到廠裏派出所,非法拘禁徐俊山3天半。在這期間,惡人用銬子變著花樣來折磨徐俊山,先是背銬;把雙手銬上再吊起來,讓腳剛不離地,說這叫放鬆銬,說讓徐俊山放鬆放鬆;把雙手暖氣下面的管子上,讓人只能蹲著,說這叫蹲銬;把雙手向後背銬在暖氣管上,讓你站不起來也蹲不下去,說這叫立銬,看到徐俊山被它們折磨得痛苦的樣子,這些惡徒卻毫無人性地狂笑,十幾個小時不讓徐俊山解手,怎麼說都不行,直逼的尿在褲子裏,惡徒們說:活該。就這樣,徐俊山被非法拘禁折磨了5天半,惡徒並向徐俊山的女兒敲詐了300元(不給開任何收據),才於4月18日晚5點多,放徐俊山回家。

2001年4月19日和4月22日,邢台市公安局白處長又帶著「專案組」的人兩次到徐俊山騷擾,徐俊山正義抵制,才沒被帶走。

2001年4月27日上午,邢台市公安局和專案組又來到徐家騷擾,因沒找到徐俊山,就把他的女兒綁架到專案組做人質(徐俊山的女兒和兒子都未修煉法輪功),結果徐俊山的老伴找人說情,最後把徐的女兒非法關押兩天一夜,並強迫交1000元,人才被放回,女兒回來了,可徐俊山的老伴又被綁架到邢台縣看守所當人質,非法關押一個多月,人被折磨得快死了,生活已不能自理,這才讓交300元押金,放回。

徐俊山在家就這樣三天兩頭受到騷擾和迫害,根本無法過正常的生活,徐俊山只得流離在外,有家不能回。

2001年10月24日上午10點,徐俊山剛剛回到家中,邢台市公安局的偵查科長徐某帶著幾個警察來了,不出示任何證件和法律手續,四個人連打帶砸,強行把徐俊山銬起來。在施暴過程中,徐俊山的頭被惡警猛一壓,碰在床上,門牙當時碰掉四顆,滿口鮮血。徐俊山質問他們:「你們大白天私闖民宅綁架人,執法犯法。」科長徐某厚顏無恥地說:「咱就是土匪流氓,你能怎麼著?」徐俊山大聲喊:「公安局迫害好人,綁架好人。」這幾個惡警見很多人前來圍觀,嚇得趕緊捂徐的嘴,連踹帶蹬把徐俊山弄到車裏。徐俊山先在看守所被強行關了半個月,後又被弄到礦務局招待所的迫害法輪功「專案組」所在地。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徐俊山被弄到專案組的當天下午,惡警打手白洪震把徐俊山卡在一個死刑犯坐的鐵凳子上,兩腳銬在鐵腿上,兩隻手被銬在兩邊的鐵扶手上,在腰裏卡一個鐵槓子,整個人就一動不能動了。白洪震說:「先讓你嘗嘗味。」說著,就把電棍塞進徐俊山的嘴裏,電棍的啪啪聲從徐俊山的嘴中傳出,而後,白洪震又猛電徐俊山的耳朵、雙手、肩、膝蓋和大腿根。徐俊山忍著劇痛,對白洪震說:「你們迫害法輪功不好,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你打好人,對你們今後不好。」白洪震叫囂:「我×××就是來打好人的,看有甚麼不好?」說著把徐俊山從鐵凳子中弄出來,摁在地上,用圈椅子把徐俊山的腰一卡,白洪震往徐俊山的身上一坐,兩腳踩在徐俊山的後背上,對著徐俊山的身上和敏感部位猛電,一邊電一邊說:「你別以為你歲數大,治不了你。」徐俊山說:「我知道一個人要沒了良心,甚麼都能幹出來。」

這時,一直在旁邊坐陣的橋西公安分局政委魏計考(此人是惡警之首,曾迫害過許多大法弟子,在「法網恢恢」國際互聯網的惡人榜上有其名)過來,發瘋似地把徐俊山又卡在鐵凳子上,拿了一根一米來長的棍子,照徐俊山的後背狠勁打下來,當時木棍就斷為兩截,隨後用皮帶猛打徐俊山的頭頂和後背,直打得頭破血流,身體抽搐,眼看人不行了,才停下來。

後來魏計考在對徐俊山的刑訊中,逼徐俊山作偽證,誣陷某位大法弟子做過甚麼事,徐俊山拒絕作偽證,魏計考又逼徐俊山寫保證,並威脅說把徐俊山的兒子從單位開除(徐俊山的兒子當時給市公安局某領導開車),徐俊山堅決不寫,沒過幾天,徐俊山的兒子真就被開除了工作。

在這段時間裏,徐俊山的老伴也被專案組以要求當證人的名義騙到這裏非法關押5天,後被逼著交3000元「證人費」才放回家。連在專案組的一名警察都說:從來沒聽說過當證人,還要收費的。

魏計考等幾個惡警在對徐俊山刑訊逼供、誘供、要求作偽證都沒達到目的後,就編造了一套假材料上報。邢台市610與邢台市公安局脅迫邢台市橋東法院、檢察院,於2002年5月非法起訴徐俊山,徐俊山發現起訴材料是偽造的,上面不是本人的親筆簽名,名字上沒有本人的手印,當時質問起訴人員,起訴人員對此不理會。

2002年7月,由橋東法院對徐俊山非法判刑15年。2002年10月22日,邢台市中級法院審判長王雙梅、審判員郭振旗、張秋須幾人裁定「維持原判」不准徐俊山再上訴,判決書沒敢公開,連徐俊山的家人都不知道。

2002年10月23日上午,惡警就偷偷把徐俊山拉到唐莊監獄,2002年10月24日又轉到石家莊第四監獄,在那裏,因不放棄對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徐俊山及所有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大法弟子受到更為殘酷的肉體和精神迫害。

對徐俊山非法判刑的邢台市橋東區法院院長張宗保,於2007年11月,因涉嫌受賄罪被逮捕,進了牢房,遭了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