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綁架折磨 吉林省公主嶺市劉桂紅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公主嶺市大嶺鎮法輪功學員劉桂紅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去農安五公里拘留所看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付貴華、孫豔霞等,遭到綁架、折磨,回家後身體每況愈下,渾身骨頭疼,內臟疼,身高縮短了約十釐米,身體瘦得只剩皮包骨,至少四次出現生命危險,於二零一四年二月含冤離世。

劉桂紅生前曾支撐著身體和親人前往農安縣檢察院控申科,控告農安國保唐克、古城派出所等打人兇手。

劉桂紅女士以前患乳腺癌晚期,學煉法輪功後,癌變的部位開始結痂,慢慢變好。

圖為劉桂紅確診為乳腺癌晚期之後,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體漸漸康復後所照
圖為劉桂紅確診為乳腺癌晚期之後,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體漸漸康復後所照

圖為劉桂紅通過修煉法輪大法,癌變的乳房開始慢慢結痂好轉後所照
圖為劉桂紅通過修煉法輪大法,癌變的乳房開始慢慢結痂好轉後所照

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劉桂紅與法輪功學員家屬一行九人,前去農安縣五公里拘留所探望六月三日被從家中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付貴華、孫豔霞等,卻被農安縣國保大隊、古城派出所警察劫持、折磨兩天一宿後,又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其間,國保大隊頭子唐克多次叫囂:於長麗「就是我打死的」(法輪功學員於長麗是農安縣第四中學數學 教師,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被迫害致死)。

下面是劉桂紅生前自述遭侮辱、迫害過程:

六月五日,我和親友正在農安五公里拘留所門外的車上,突然一幫警察就把車團團圍住,把車上的人撕扯著就往外面的警車拽,我和程麗靜被劫持到一個警車 上,司機是古城派出所的任楠,還有一個是古城派出所的警察(男,左臉有一個黑痣,三十左右,中等身材,皮膚白。就是他後來要扒程麗靜褲子)。

剛上車,任楠就罵,說甚麼「大晌午頭子,不讓睡覺,都兩天了,昨天就沒睡,今天你們又脦瑟來了!(帶髒話)」車剛開一小會,我心臟就特別難受,就要吐。我就想上包裏找塑料袋。旁邊坐著的臉上帶痣警察看見就特別橫地說:「不能動!不能動!」程麗靜說她要吐,就要幫找紙。他一把就把包搶過去了,並說:「看你兜裏有啥?!」看後侮辱說:「這都啥破玩意啊。吐就往這兜(指我的挎包)裏吐吧。」

到了農安縣古城派出所,我身上就突突,站不住。是程麗靜扶著我進去的。病變的乳房瘡口不知何時被弄得流膿、流血不止。到了古城派出所,我已痛得跪伏在地上,頭頂著地、蹶在那裏。程麗靜讓警察別動我,說我有病,是乳腺癌。程麗靜想上前把我扶起來,警察指著她說:「去!不用你管!上那邊去!」後來一個警察踹我的屁股一腳,並說:「她咋回事啊。」還說:「就這樣還出來呢,我們就不怕這個,死了最好,直接就送火葬場煉了,這離火葬場還近。」還有個警察侮辱我說:「她咂咂(指乳房頭)疼,你(指男警察)周開看看是真的、是假的。」等許多不堪入耳的污言穢語。

就這樣一直從上午十點左右到晚上十點前,我疼得一直頭頂著地、或頂著牆。警察對我的病情不聞不問,反而一會就有一個警察到那踢我一腳,說看我死沒死呢。

期間,我想去廁所,幾次都沒有站起來。崔貴賢幾次向警察要求扶我站起來均遭警察拒絕。一名男惡警說:就給你二十秒時間,再站不起來就往褲子裏尿。我硬支撐著站了起來,但身不由己就快摔倒的時候被崔桂賢扶住,我脫下鞋子光著腳繼續朝廁所方向走去,結果因為身體虛弱連門檻都沒有邁過去。

大概晚上五、六點鐘的時候,我跟小眼睛女警察說:「我要跟你們領導說話,我是得的乳腺癌,我這種情況,你們是不是應該放我回家。」我又跟同被關在一起的人(屋裏有九個人)說:「你們都聽著,我這種情況,他們還不放我回家,我要是死在這裏,你們給我證個明。」過了半天,進來大約三、四個警察,我跟離我最近的那個男警察說:「我要說話。」他說:「你要說啥?」由於我說話聲音微弱,他就蹲在我旁邊聽,我說:「我想讓你跟你的領導反映我這種情況,我是得的乳腺癌,我現在挺疼的,我要回家。」他說:「你把號告訴我吧。」我就給了他家裏電話號。我說:「你不相信(我有乳腺癌)我可以給你看。」我就解開衣服給他看了。他看完之後,回頭和那幫警察說:「是真的,是真的。」

酷刑演示:拖拽
酷刑演示:拖拽

結果到了晚上九點多鐘,來了一個警察,說:把我、呂小薇、呂紫薇、歡歡和姚德義,「他們五個帶走,能走的先上車,不能走的拽上車!」然後故意問我:「你是自己起來,還是我們拽你起來?!」我聽到這話,自己硬挺著往起站,還沒等站穩,兩個警察一把拽起我的胳膊就拖走了,當時我乳房疼得幾乎窒息,他們把我扔到車中過道上,撲倒在過道上。我疼得坐不到座位上,歡歡和呂紫微把我扶起到座位上。到了五公里拘留所門口,警察又把我拖下車。到了屋裏,問完了身高、體重、年齡、得過甚麼病、多大號鞋,之後讓我簽字,我告訴拘留所獄警說我有乳腺癌,現在疼得站不起來,我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動了,他們還強行要求我簽字。最後歡歡把著我的手簽了字。到了被非法關押的屋裏,我前胸、後背都疼,不敢平躺、翻身都翻不過去。起不來、躺不下,乳房還出了不少血。

在拘留所,我一再要求看醫生,但拘留所拖了我三天也沒有醫生來看我的病情,還要求讓我拿病例。

我乳房痛得哭叫聲不斷,叫獄警給家裏打電話,他們也幾番推脫,就這樣也不放人。要求見拘留所所長,男獄警總以「所長沒來上班呢」為藉口搪塞,有一個男獄警吼 道:我就是所長!跟我說吧!疼?挺著!(這個男獄警四十多歲,身高不足一米七,膚色黑,方臉)。拘留所的警察看到活生生的乳房潰爛出血的人也不行,非要家屬送來(乳腺癌晚期)診斷書才可以。

此次迫害導致劉桂紅女士不能自己洗頭髮,衣服也得家人給穿,做不了飯,賣不了貨,晚上睡覺翻身得使盡全身力氣,渾身骨頭疼,內臟疼,體重由一百四十五斤降至不到一百一十斤,身高縮短近十公分,頸椎、脊椎嚴重變形,幾次出現生命危險,幾個月過去,乳房還會出血,最終於二零一四年二月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