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小如今不再小 應在修煉上獨立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長期以來,發現很多和我一樣的原來的小同修、如今的青少年同修,在修煉上存在一個很大的漏洞,那就是把父母同修對法的理解當作法來指導自己修煉,從而在修煉上或多或少的獨立不起來。

我是近幾年才逐漸認識到了這個問題。在邪惡正猖獗時,母親同修被綁架至全國最邪惡之一的洗腦班迫害,在長期剝奪睡眠的高壓邪惡環境下,被迫害精神崩潰,被迫所謂邪悟。當時我還在讀中學,知道身邊小同修很多都聽了父母邪悟後的灌輸不修煉了,所以我知道邪悟的話一句都不能聽,心裏也十分恐懼邪悟的人。在母親同修被放出來後,我抱著一念:我決對不聽邪悟的話,即使所有人都不修了,我也一定要修煉。結果母親同修不但沒和我說邪悟的話,反而在她要去精神病院治療(被洗腦班迫害得精神崩潰)的那天,我出現了病業狀態,來勢還很猛,這一下讓母親沒了心情去醫院治療,相反還讓她想起了自己當初要修煉是因為我從小體弱多病,算命的說我命中有很多苦,她為了我的命運能改變才一直尋覓修煉的方法,希望能超脫人間的苦難。

這樣一來她馬上就悟到了,如果她從內心裏認定法輪大法是真的,我的病業狀態就會好。結果我聽她讀了一講《轉法輪》後就漸漸好了,她也從那之後回到了修煉中。我知道這是師父知道我想修煉,也想母親回到修煉中來,但是那時我年齡小,也非常害怕邪悟的人,不敢勸說,才安排了這件事情。

然而本地有些帶子女修煉的同修,曾經修的非常堅定,可是被洗腦迫害後就走向了反面,隨著他們的走向反面,他們帶著的小同修們也都走向了反面。為甚麼小同修們沒有勸服自己的父母同修回來修煉,反而自己也被迷惑了?我曾經就這個問題思考了很久,得出的答案就是,小同修們沒有在修煉上獨立起來,跟著父母走,不是跟著法走。

「七二零」之前,因為年齡小,多是由父母帶著修煉,對大法的理解也大多來自父母同修,大人說甚麼就是甚麼。如今我們這批當年的小弟子也已步入青年,不知不覺中的在修煉中依賴父母,把父母對大法的理解當作對自己修煉的指導,這就造成了我們學人不學法,在修煉上有了一個大漏洞。

而我們也沒認識到,父母也是修煉人,也有著不同程度的執著心,尤其是對子女的情表現的最為突出,雖然在修煉中這一執著都在去,但是在對待子女問題時往往還是喜歡用情來衡量,影響了小同修的修煉。最常見的,小同修們幾乎都遇到過的,就是當我們出現病業狀態時,父母同修或多或少都會說出要我們吃藥、去醫院等話來,當然這個問題我們都知道父母同修是對我們的情放不下,怕我們承受痛苦,怕我們不能把自己當成煉功人,所以我們很容易就能辨別這是利用父母的情對我們考驗,看我們是否信師信法,所以我們都能對照師父的法來做好。

但是在「七二零」後,大陸複雜、嚴酷的環境下,父母對子女的情衍生出了很多心,這些心都在直接阻礙子女的修煉。以前我以為本地年輕同修就只有一兩個,後來漸漸知道其實年輕同修並不少,可是由於有的家長同修怕子女被迫害,不敢讓子女多接觸同修,也不讓他們露面,這樣一來,小同修們在常人中安全了,但也使他們長期脫離大法弟子整體,基本不做三件事,很多都已經掉在常人大染缸裏了。

有的家長同修怕自己修煉影響子女前途,那麼舊勢力就抓住把柄,使其在迫害中向邪惡妥協,出賣同修,給自己留下污點;有的家長同修面對邪惡迫害怎麼也不動搖,但是卻怕子女修煉影響學業、事業,所以邪惡讓孩子寫保證,家長就讓孩子寫,孩子聽父母的也就寫了,留下了污點,最後真的放棄了修煉。有的家長同修不怕自己被迫害,但是怕自己被迫害後子女無人照管,這讓父母很多時候不敢放開手全力救人,有時遇到需要配合的事情,他們會選擇逃避、自保,或者執著出國,逃避這個邪惡環境;有的家長怕子女修煉不精進沒法修上去,而自己修煉圓滿走後,沒人照顧他們,就讓子女談戀愛、成家,而不是從法上引導子女讓其精進,共同跟師父回家,結果造成本來不太精進的小同修迷於男女之情,而小同修的漏洞又反過來干擾家長同修的修煉,從而招致迫害,如今兩人都走向反面。

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尤其到了最後的最後,對子女的情,深深影響著修己救人,更影響了小同修的修煉,我想,這也是很多昔日小同修在迫害開始後逐漸脫離大法的一個原因吧。

其實站在法上修、多向內找才是最安全的,明慧網上家長同修與子女同修互相配合救人,在法上共同提高、共同精進的例子不在少數。我也聽過一位同修說自己在被迫害中,惡警以同修孩子的前途威脅同修就範,但是該同修正念很強,就是想孩子的前途是師父在管,拒絕配合邪惡,誰知不但沒有讓孩子的前途受到影響,孩子還被一個更好單位的領導看上,有了一個更好的工作。

我看到身邊很多家長同修做三件事都做的非常好,同修間的配合也很積極,可是自己做的轟轟烈烈,對待身邊的小弟子卻被人心擋著,不敢讓他們做多少救人的事,有的很不精進,甚至完全在過常人生活的也不去重視,不下功夫去管。

修煉不分年齡,小弟子和父母同修都是師父的弟子。作為小弟子,也有自己在各方面需要磨礪、需要去掉的執著心,有自己的路要走,有自己要救度的那一方眾生,有自己承擔的使命。父母同修做的再轟轟烈烈,也代替不了小弟子的修煉。

前面說了父母同修在我們的問題上存在很多人心,那麼作為小同修的我們,應該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是甚麼讓父母同修的認識代替了我們以法為師?是甚麼讓父母同修對我們放不開手?是甚麼阻擋著我們走出自己的路?

第一個原因,我想,就是我們從小依賴父母同修給出的意見,一顆依賴心讓舊勢力抓住把柄,讓我們不能以法為師。甚至有時明知道按照大法應該這樣去做,可是父母同修的一個眼色或者一句話,馬上就不能堅持自己對的認識了。

第二個原因,就是我們本身修煉的不成熟,讓父母同修放不開手。很多小同修在剛開始修煉時,年齡小,文化程度低,所以師父的講法都沒有完整、系統的學,一直也把自己當作小弟子,降低對自己的要求,我非常認同之前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說的年輕同修浮躁、莽撞、想做大事的特點,執著心多了,招致了迫害,到了關鍵時刻卻守不住,就會出賣人。那麼成長為青年的我們,首先應該在學法上下功夫,在自身修煉上多下功夫,多看明慧網上的理性切磋文章,隨著自己修煉的逐漸成熟,很多問題就知道該怎麼去理性的對待了,父母同修也就會放手讓我們去做了。

其實帶子女修煉的大法弟子的人數非常多,如果帶的好,就能發揮很大的作用。這一點我們看神韻都有體會,還有海外大法小弟子在電話平台講真相、救度中國人所發揮的強大作用也反映了這個問題,因為大法小弟子觀念少,提高起來快,救人的心很純,學習能力強,本身的能力也強,既可以增加救人的人手,又可以提高做事效率,增加救人力度。

當然,另一方面,父母同修個人的修煉狀態直接影響著家中小同修,小同修的狀態好與壞也反過來影響著家長同修。帶小同修修煉的父母同修們肩負著帶好小弟子的責任,當然這需要父母同修們付出很大的耐心和寬容,更需要你們放棄對子女的情,不要害怕孩子被迫害就一味阻擋他們完成自己的使命,要知道師父在等待著我們整體都提高上來啊。

如果我們大陸的昔日小弟子都能自己獨立站在法上思考問題,在虛心接受父母提出的意見時,自己多對照大法思考,相信我們不僅可以幫助父母們在法上看待我們的修煉問題,還可以成為父母同修的好助手,等我們在法上成熟了,父母同修自然會放心讓我們去做救人的事,才能在互相配合中發揮更大作用。

我認為,父母同修應該把小同修當成普通同修,讓小同修們都加入到學法小組裏,和大法弟子形成整體,儘快跟上正法進程,發揮出自己的特長救人,該承擔的項目就放手叫他們去做,發現了問題,站在法上善意提醒,站在法上切磋,幫助自己家的小弟子們在修己救人上成熟起來。

粗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