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同修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大法的弟子。

好多同修都羨慕家裏有小弟子的同修,其實如何帶好身邊的小弟子也是部份同修很難擺正關係的一個難題。(明慧網發表過很多帶好小弟的交流文章,值得一讀)孩子小的時候和大人一起學法、煉功、講真相,那純真純善的一舉一動,感動著世人,留下了永久的美好回憶。

隨著年齡的增長,尤其到了中學以上階段,孩子變化會很大,有的修煉狀態與小時候比判若兩人。造成這種狀態的原因多種多樣,如作業繁多學生壓力大了,學習環境、接觸的人複雜了,加上中共邪黨死死的操控著教育系統,利用教材和各種手段毒害著學生等等。再有就是我們地區大法弟子整體向教育系統和主流社會講真相的力度不大,相應給帶好這個年齡段的小弟子也帶來很大的難度。那麼在這複雜的環境,如何改變固有的教育觀念和小弟子共同精進呢?就此我談談自己的做法。

從小事悟法理

前幾日親眼看到這樣一件事:我樓前對面一間連窗戶都沒有的車庫,住著一家外地打工的夫妻倆和三個孩子。孩子們的母親是個很普通的幹點零活補貼家用的農村婦女。這天她在門前洗衣服,姐弟倆和鄰居一小孩在旁邊玩。母親讓姐姐去買了三支冰糕,給鄰居小孩一支。可孩子就是不要,這樣姐姐就吃了兩支。弟弟不高興的跑到媽媽跟前說:姐姐吃了兩支!媽媽邊洗著衣服邊和顏悅色的說:姐姐吃了兩支不對,我批評她,那你說說誰該吃兩支呢?弟弟無語,一會兒像沒事似的跑過去跟姐姐玩起來,媽媽繼續洗著衣服。

這件小事對我觸動很大。當我和同修切磋如何教育孩子時我談及此事,問同修:如果我們遇到以上情況會怎樣應對呢?同修想當然的說,就說「下次叫你也吃兩支」。聽了以後你還別笑,真值得我們靜下心來好好思考一下。一位普通的常人,簡單的「你說誰該吃兩支呢」的話就能處理好孩子之間的矛盾,這是境界,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再現!這位母親畢竟是個常人,而我們是修煉人,我們是有大法法理作指導的,當然應該有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達到更高的境界才對。有的同修經常無可奈何的說,對自己的孩子教育時,說重了他不聽,產生逆反心理,如果改變一下方式,他會說「你不用拐彎抹角,有話就直說!」(其實他早看透你要說甚麼)弄的大人哭笑不得。其實是我們自身的修煉狀態和人的觀念在擋著,修煉的基點沒擺正,只把他視為自己的親人、孩子,用固有的人的觀念對待他,那哪能行!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告誡我們:「就說很多事情對待的方式不同,收到的效果也就不同。」「一些學員開始沒有做好,忽略了這件事情,最大的原因就是認為:他是我的親戚,他是我的父母,他是我的兒女,修大法這是大好事,我說了算,我叫他們都得修,所以說話帶有強制性,或你們一定要聽我的。生命的關鍵時刻別人不能替代,你說了不算。在人世間生活中的事情你可以代替他們,他的事情你甚至於可以說了算,可是真正牽扯到這個生命的關鍵時刻,生命選擇甚麼,可不是那麼簡單了。」不管他年齡多小多大,他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師父的弟子, 我們的同修。轉變觀念,擺正基點。「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師父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把握著我們每一個修煉的人。「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講法》)「而命令永遠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當我們法學的好時,正念就足,環境純淨,孩子的修煉狀態就會改變。

度過難關,共同精進

我家孩子也是得法較早的小弟子,今年十三歲,上初二。在小學階段因拒絕入邪黨少先隊,和我配合給一年級至五年級的班主任老師講真相送光盤,給同班的部份同學講真相、退隊,是老師們認可的優秀學生。小學畢業時,她主動放棄了免試去重點中學讀書的待遇(寄宿對學法煉功不利)。

自上了初中後,由於環境的改變,作業繁重,一度對學法、煉功和講真相出現了懈怠和不情願的狀態,為此我也曾產生過畏難情緒。

怎麼辦?只有反覆學法,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這個生命來我家不知是多少世的緣份化來的,她的背後有多少無量無際的眾生等著得救,如何喚醒她繼續精進,是大法賦予我的責任!首先肯定她學習努力,成績優秀,同時和她一起學習師父的有關經文,從法理上讓她明白學業和修煉之間的關係:「掌握了全人類的知識還是個常人」(《精進要旨》〈何為智〉)唯法為大,大法能開啟人的智慧,能使學業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我注意閱讀並下載明慧網頁上關於小弟子的修煉故事給她看,或在飯後閒時說給她聽,破除了她怕學法影響成績的障礙後,她自願的制定學法煉功的時間安排表,每週家庭學法兩個晚上,每晚完成作業後我和她一起煉一套功法,作業再多也參加整點的發正念,還經常幫我給同修傳送信息和資料。雖然休息時間少了,她卻發自內心的說,煉完功後覺睡的很香,有時夢中自己是長著翅膀的小天使在空中飛的特自在。並且在校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技術小顧問

為了讓孩子溶入整體,跟上正法進程,修煉中的好多事讓她知道,和她溝通,特別是上網和投稿等都和她切磋內容和用詞的恰當與否,成稿後由她查看,最後發送。在電腦方面她對我的幫助很大,是我離不開的技術小顧問,多年來我參與的證實法的項目中都有她的付出和努力。同時她能嚴格要求自己不看電視(我家沒安機頂盒),不玩網絡遊戲,主動收集保存明慧網上的優秀傳統故事和其它文章,及時清理課本和其它讀物中的中共邪說及圖片。就在今天晚上我寫稿到深夜,她也陪著不睡覺,查出魯教版初中七年級上冊政治課本第四十頁全篇栽贓、誣蔑、陷害師父和法輪大法的內容,她立即銷毀後,還寫了一篇短文發給明慧網,讓同修正念解體邪黨毒害青少年的卑鄙罪行,提醒同修和學生家長重視。

在生活中遇到的心性關,我們以法為衡量標準向內找自己,她有時認識不到,不冷靜時,我也不急於求成,等緩個一天半天她情緒好的時候我們再談此事,她會難為情的說,我知道不對,怎麼就改不了呢?下次我一定做好!

我知道,帶好小弟子是大法賦予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我倆的修煉過程。我會努力學好法,做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共同精進。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這朵「沐浴在法光中的小花」會開的更加絢麗多彩!

請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