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姐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七日】我們學法小組的段姐,今年七十六歲,瘦小、幹煉、質樸善良,話語不多,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修煉路上,信師信法,那可是堅如磐石。

自一九九八年得法以來,她遇到的關關難難,要寫出來簡直就是一部傳奇。得法之前,她多種疾病纏身,甚麼胃炎、關節炎、肝腫大、腹內肌瘤、小腦萎縮……生活都不能自理,出門時,孩子們給她脖子上戴上一個履歷牌,以防她走失;得法後,她全身心的投入學法煉功,沒兩個月,所有病症都不翼而飛,脫胎換骨的她一直堅定的走在修煉的路上。下面僅寫她修煉路上的二、三事。

車禍歷生死,信師過難關

二零零二年皇曆七月初一,段姐騎自行車從老家返回市區的路上,被迎面駛來的一輛摩托車闖翻在地,那個醉漢司機停都沒停,直接從她的身上軋了過去,騎著摩托一溜煙的逃跑了,瞬間,段姐昏了過去……

她看到頭頂上方有束亮光,緊接著,她便飄了起來:呀!這是甚麼地方啊?綠水青山、碧野無垠、蝶飛鶯舞、鳥語花香……她飛著、看著,心裏別提多愜意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她隱隱約約的聽到有人喊:「有氣兒了!有氣兒了!醒過來了!」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周圍圍了好多人,其中還有老家的姪子。她想了半天,才想起是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且聽姪子說她在醫院裏已經昏迷了兩個多小時了。

段姐清醒後,把嘴上的氧氣管和胳膊上的針頭全拔掉,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煉功,心裏想著:「我的生死師父說了算,誰也不配干擾我。」

第二天,在孩子們的堅持下,做了一次全面檢查,一切正常,只是胳膊、腿好多地方都腫著,索性就辦了出院手續回家了。

到家後,段姐站起來走路時,哇!膝蓋以下的肌肉「嘟嚕」一下子全部脫落到腳脖子上了,只是肉皮完好無損的包在兩根小腿骨上,毫無疑問的是小腿上的肌肉全部被軋碎了。

她坐下來,摸索著將皮裏的肌肉一塊塊的展開、提起、鋪平,順手將褥單扯成布條,將整個小腿捆上,將肉皮裏的肌肉固定住,將腳和小腿放到窗台上,躺在床上默默的背法。

每隔一天,她將褥單做的繃帶解開,再將肉皮裏的肌肉擺擺平,能煉功時就煉功,能煉多少煉多少。孩子們要留下照顧她,她說:「忙你們的去吧!我有師父看護呢!我的命就交給師父了!」

就這樣,三十五天之後,段姐的腿完全康復,更神奇的是腿上竟沒有一絲疤痕。

肋骨插胸內,噴嚏雙復平

二零零三年底,段姐到兒子家看望小孫女兒,那天她在床上給小孫女兒做衣服,做好後,她順勢提著衣裳站起來抖一抖,然後又坐下,結果坐空了,一下從床上摔下來,胸肋正好撞在茶几的邊角上,只聽得「喀嚓」一聲,結果兩根肋骨折了,接著,便是一陣鑽心的劇痛。她忍著劇痛摸了摸,發現胸部陷了下去,兩根肋骨竟插進肉裏去了。

她急忙跟兒子打了一聲招呼,當然沒有說受傷的事,忍疼騎上車子回家了。回到家,整件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她側身躺在床上,疼得功也不能煉,她就堅持著背法。

到了第三天晚上睡覺時,她接連打了兩個噴嚏,恍惚間,見一隻大手從骨折的地方揭下了一張畫有肋骨的圖紙。骨折的地方突然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她竟然昏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她慢慢的睡著了,糊糊迷迷也不覺疼了,醒來後她一摸,肋骨竟然平復了,二十天後痊癒。

生死全放下,信師再闖關

今年夏季的一天,段姐突然上吐下瀉,四肢無力,高燒不止,頭暈噁心,十多天不能進食,沒有力氣煉功。她就躺在床上背法,孩子們要留下來照顧她,段姐堅決不幹:「我有師父照管,沒事的,該幹啥幹啥去。」

段姐是一個單身老人,平時一人生活,她從不給兒女找麻煩,在這期間,能煉功,她就堅持煉功,不能煉功,就學法、背法。她上床下床都是先跪下,一側用力,單手扶牆慢慢地挪動著洗漱、去衛生間,做點簡單的飯食。半個多月後,稍有精神,她便去小組學法,又開始騎上三輪車去救人了。

段姐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自己的難自己過,有師、有法,怕甚麼!」十幾年來,段姐堅定的信師信法,在修煉的路上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