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利色面前不動心

——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一九九七年春天,我看了寶書《轉法輪》,明白了人生的意義、病的來源和如何做好人等法理,覺得人生有了希望。煉功不到半年,體會到了沒病的輕快愉悅。大法救了我,可我並沒花過一分錢的費用。

隨著不斷的學法和提高心性,我逐漸體驗到大法超常的強大力量的存在,佛法的神聖、威嚴和他那無所不能,而這一切都來源於大法師父。大法使我身體健康,使我心靈高尚,使我逐漸成為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人,大法在我身上展現了很多非凡的故事。

故事一:師父催我起來煉功

嬌生慣養長大的我有很多壞習慣,特別是懶惰和不能吃苦。剛開始修煉時,早晨煉功起不來,醒了也懶得起。神奇的是,連續幾天,一到煉功時間,我就肚子疼的要上廁所,迅速穿好衣服跑到廁所(廁所在院子裏),肚子又不疼了,當時天很冷,回到屋裏人精神了,就開始煉功。早上煉完功身體特別輕鬆舒服,一天工作再累,精力都很充沛,不像以前那樣累得難受,又打哈欠又流淚的。

逐漸我的身體好了、胖了,別人叫我「白小伙兒」。

故事二:過色關

《西遊記》中唐僧師徒經歷九九八十一難的磨煉考驗,才取回經來。我修煉中也經歷了很多去人心的考驗,也就是過關。就說過色關吧,我在睡夢中多次把握不住,很懊喪,其實就是修的不紮實。一次我騎摩托車外出,看見一個女人穿著綠裙子出來潑水,只覺得挺漂亮,再想多看一眼時,突然,一個硬梆梆的甲殼蟲撞進我的左眼裏,我猛踩剎車停住,費勁的把蟲子揉出來。我馬上意識到是自己看人家漂亮而動色心招來的,也是警醒我要嚴肅對待修煉,純淨自己的一思一念。

一次和幾個司機去送貨,傍晚住宿在一個旅店。我們四人住一個房間。剛進屋坐下,跟著就進來兩個年輕女子,其中一個嬉笑著過來就坐在我腿上,我第一次遇到這事,一把推開她說:你坐這啊?我坐那邊。那女子說:還有不吃腥的貓啊?!我們一個司機說:別對我們領導這樣,人家是法輪大法弟子。兩個女子嬉笑著出去了。

晚飯後,房間裏只有我一人,我正坐在床上看《轉法輪》,那個女子又推門進來,坐在我床上說:看的甚麼書啊?你這麼老實幹甚麼?我說:這本書可是佛法。她又仔細看了看我胸前戴的小法輪章,我說:你既然來了,咱們聊聊,你知道人為甚麼活著,應該怎麼活著嗎?她問:怎麼活著?我說:人和動物不一樣,人有人的道德規範才稱為人,人應該珍惜這個身體,特別是你這麼年輕,我希望你有幸福的未來,如果你能看看這本書,就會知道人生的意義……談話間,我心中充滿了對她的可憐與慈悲,真心為她好,想喚醒她迷失的本性。她似乎被制約住了,一直靜靜的坐在那聽,再沒有一絲嬉戲的表情了。我猛然發現她大大的眼睛透露出的純真與希望,那是生命本性復甦的真實表現。

大約二十分鐘後,她起身對我雙手合十鞠躬,說:謝謝大哥指點!轉身出去了,並很禮貌的把門輕輕關上。我體會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博大內涵和美妙。

故事三:沒學電腦會用電腦

我沒有專門學過電腦,但從二零零零年開始,我就能熟練運用電腦搞產品設計了,功效提高幾十倍,而且一些技術流程還是獨創。坐在電腦前,很多時候好像自然就知道怎麼操作,說是「自然」,其實都是大法給的智慧,師父在幫我。

我每天上班往電腦前一坐,就連續工作三、四個小時,專心致志,從不偷懶。師父要求我們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我當然要幹好工作。同一微機室的女打字員非常驚訝:你甚麼時間學的電腦?我說:沒學過,煉法輪功開智開慧,自然就會了。開始她不太相信,後來真的嘆服了。其實她是經理派來監視我的,我逐漸給她講清了真相。

一次,綜治辦的人來讓我填表,說煉法輪功的人都得填。我拒絕說:不填,永遠也不填。那人吵吵不停。女打字員高聲呵斥來人:「你知道他(指我)一人幹多少人的活?多麼忙?別影響他工作!」 把他們趕走了,並對我說:他們整天喝茶水兒、看報紙兒,拿著工資不幹正事兒!

故事四:名利面前不動心

我被提拔為技術車間主任。這個車間「油水」很大,以前的主任每月可以用各種名目額外撈取幾千元錢,工人們很氣憤,但又不敢得罪主任。我接任後,精簡了脫產的班組長,把每月產量、工資分配情況在牆上公布,我沒有貪污過一分錢,逢活忙加班時,我親自給工人去打開水;趕上裝車走貨,我安排好後,帶頭幹活。一次,我叫一個工人去扛最後一件貨,他說:我已經扛了三個了,我說:我肩上扛的是第五個。其實前任主任很少親自幹活,還插著腰訓人,工人也只能忍氣吞聲。

後來,我負責系統的新產品研究開發,從進原料到廠內十幾道工序的跟蹤指導,從老外訂貨到市場反饋,我都認真記錄、研究,落實到位,及時調整,工作節奏很快。工人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很多人見面都對我說:好人一生平安!

我們工廠不斷推出的新品種,一度成為世界知名企業,客戶雲集。廠內三千多工人,廠外加工戶三、四萬人,在二零零零年時,人均月工資就達到八百元。當時我的工資還不到平均數,一些朋友以三、五千的月薪聘請我,我都謝絕了,因為這裏需要我,作為一個修煉人,一個做好人的人,我不能為自己的私利置成千上萬人的利益於不顧。

經理免費給我一套三室一廳的樓房,我謝絕了。一是不願無故接受饋贈,二是很多工人更需要住房。當時我還住在離工廠挺遠的農村,上下班騎摩托車。修煉前,我挖門子搗洞子都想要弄到樓房,上班近便,水電暖齊全。可現在,面對世間的名利,我卻能淡泊處之,而且平靜坦然。我對經理說:「師父教我們做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人,我一定做好工作。成績是幹出來的,不是說出來的。」在後來的中層會上,經理也用我的這句話教導中層幹部。即使在迫害後,壓力再大的情況下,我沒聽過經理說過一句有損法輪功的話。

還有很多次對我利益之心的考驗,我都努力按照大法要求去做。客戶贈送五百元的皮鞋,我到財務處報銷單據時,撤出五百元的單據撕毀了,相當於自己花五百元買了皮鞋;中層領導會餐,我掏出二十元錢給司務長說:你報賬時少報二十元,吃飯我自己掏錢。

經理上報我為地區技術拔尖人才,相關部門領導多次找我填表,寫事蹟等等。我看到其中必須虛誇才夠條件,就推辭不辦了。部門領導著急說:別人想要都要不到,你別傻了,辦下來好處太多了,我們替你吹。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說假話,謝謝!」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前夕,經理找到我說:中層幹部就你一人還不是黨員,你就入黨吧,我提拔你也好說,但你煉法輪功,共產黨歷來對這些很敏感,你就別煉了。我說:我們只是煉功,不是會道門,也跟共產黨沒關係,做好人對誰都沒壞處,我不會放棄煉功的。經理說:你如果堅持煉,我也不敢叫你入黨,你人好技術好,咱們是鐵哥們,我到哪都帶著你,不入就不入,我多給你得點收入吧。我說:謝謝!怎麼樣我都會幹好工作。

年終,經理見到我說:我查了一下,中層就你工資最低,我給你補兩千塊錢工資,月底發。過了幾天,經理說:廠務會不同意給你補工資,沒法對中層們說。我悟到這是對我利益之心的考驗,就坦然的說:怎麼都行。經理又說:我把兩千塊錢作為技術獎金給你,誰也沒話說。

過關中,我也有心裏一時放不下的時候,但最終都能坦然放下了。當我真正放下名利之心後,物質上反而更富有了。

故事五:盡兒女孝敬父母的義務

在家庭中,我們夫婦對父親非常孝敬,特別是妻子同修,五年如一日的精心伺候癱瘓的公爹,可以說無微不至。父親開始半邊身體不聽使喚,妻子就架著父親在院外的大場院鍛煉行走,一圈一圈的遛。父親臥床後,妻子給老人洗手洗臉洗腳,理髮刮鬍子,餵飯餵藥,翻身撓癢癢,端屎端尿,洗尿布換被褥,清理衛生,冬天把炕燒熱取暖,夏天開窗、扇電扇通風。尤其老人十幾天一次的大便很麻煩,便秘解不出來,憋得難受,呻吟,便頭乾硬,把開塞露瓶削尖了都扎不進去,妻子就給老人順時針揉肚子,促進腸蠕動,同時用鑷子從肛門一點點輕輕的掏,掏疼了還要挨父親的罵。掏半小時,直到掏到軟便,再打進開塞露,還得用手堵上半小時,使藥水溶解糞便,直到老人解下大便為止,她有時滿手糞便、滿頭是汗。接下來父親要連續拉稀三、四天,妻子就給鋪上幾層報紙,再墊上衛生紙,一天要清理幾次。妻子成為遠近聞名的孝順媳婦。從她身上,鄉親們也看到了一個法輪大法普通弟子的純樸、良善。

九八年小年那天,八十三歲的父親去世了。我因為在外地學習研製新產品,沒能見上父親最後一面。當我趕到家,父親已經上了靈床。妻子說:咱爹死前光喊你,睜大眼睛滿屋子找你。我心裏很平靜,沒有流淚。我為父親生前聽過師父的講法錄音而欣慰,我相信父親會有個好的去處。

結語

我也和很多同修們一樣,經歷了北京上訪,在十多年的證實大法中,遭受過被抓、被打被長期騷擾無法正常工作,甚至被迫害致多年流離失所,方方面面體會像海水一樣多,每一滴都見證著佛法的偉大、慈悲、美妙,都浸透了師父的呵護、操勞與巨大付出,浩蕩師恩是我傾盡生命的所有都無法報答的,唯有修煉精進再精進。

也希望見到此文的朋友,別再被邪黨的謊言矇騙,快找尋寶書《轉法輪》拜讀,你同樣會受益無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