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醫院、農村講真相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走出去講真相真象雲遊一樣,遇到各種魔難。特別是被邪黨欺騙、受矇蔽不明真相的人,不接受,不讓進門,把你推出去,趕走你;有的甚至大罵,會有的追上你,說是送到派出所去,遇到這種事我們都不動心,不急不躁,用善心去對待他們,「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1],這樣使眾生沒對大法犯罪,才能得到救度。雖然在救度眾生這條路上吃了一些苦,但是苦中有樂,因為眾生得救了,我把救度眾生當作生活中最大的快樂。

在醫院裏講真相、救眾生

醫院是我講真相常去的地方,因為那裏人比較多、各方面的人都有,來自四面八方,哪來的都有、特別是鄉村人較多。

偏遠一點來的人到醫院這來哪也找不到,感到很陌生,有的找不到樓梯,有的不知道怎麼乘電梯,還有的不敢乘電梯,還有找不到科室的。

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為人著想,遇到這些人我就上前幫忙。送他們上電梯,找樓梯口,找科室,幫助他們找衛生間。有的患者家屬來一個照顧不過來,我就幫助他們看吊瓶、找護士,安慰他們,有時幫助他們買東西、找醫生看病、簽字,他們都非常感謝,一個勁兒的說:「今天可遇到好人了,可太謝謝了。」我就告訴他們,我是大法弟子,煉法輪功的,師父叫我們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你們不用謝我,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生命會有個美好的未來的。

然後,我就給他們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從我的自身講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佛法、是救人的。我又給他們講大法在世界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講江澤民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講天安門自焚真相,揭露中共邪黨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惡,講邪黨的腐敗,講貴州藏字石天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那是天意。他們大多數都承認邪黨的腐敗,壞事幹得太多了,真的要滅亡了,有的說「我看這共產黨沒幾天了,它早就該滅了。」緊接著我就給他們講三退,告訴他們邪黨滅亡的時候咱們不能受牽連,退出邪黨組織保平安,他們都同意退。

現在醫院患心血管病的人特多,病房內住不下,過道上都擺了床,都住滿了人,這樣救眾生很方便,在外邊就可以給他們講真相了。有的說:出院回家一定學大法、煉功。

有一位小學女教師,住院期間我給她講真相,她說:「我同學就煉法輪功,看我身體不好,經常住院,就幾次動員我學大法、煉功,可是我甚麼也不信,同學見到我就給我講,我還認為她盡瞎說,現在看看她這十幾年了身體那麼健康,而我做了兩次大手術,現在還在住醫院,花著錢,還遭著罪,活得一點意思都沒有了。」我鼓勵她不要悲觀,學法煉功身體一定會好起來的。她很有信心的跟我說:「這回出院我一定讓我同學教我煉功,我一定要學大法。」

第二天我又去了醫院,我看她這麼渴望學大法,就把我的小錄音機帶去了,裏邊有師父的講法,還有五套功法、大法音樂《普度》、《濟世》,去了之後我給她戴上耳機子放了《普度》音樂,她剛聽就高興的跟我說:「這音樂太好了,我心裏一下子就敞亮了,太神聖了。」我說:「你喜歡聽就放這你聽吧,還有李老師的講法錄音,我還有事。」說完我就走了。

第四天我又去了醫院,她見到我特別高興,告訴我她聽法了,李老師講的太好了,讓我把電聽沒了,小錄音機沒電了。這時我才想起來忘了把充電器帶來了。她說:「不用了,明天我就要出院了。」她身體恢復的很快,原來醫生說她這也有病,那也有病,還得住些日子,可今天一複查甚麼毛病都沒有了,走路腰也直起來了。她還特意站直了讓我看看她,是啊,現在完全像一個健康的人,她說是聽法聽的,回去把單位的事處理一下,然後就上同學那學法煉功,我聽了也很高興。一個生命能夠得法、得救,真是太幸運了。可是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我還得抓緊時間去救人。

在這裏講真相遇到方方面面的人,上到八、九十歲的老人,下到幾個月的寶寶,我都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他們都聽到佛法,生命得救。

還有退休的老幹部、老師、學生、警察、普通的百姓,還有外省、外縣來的,我還遇到一個日本華僑來家鄉辦事,他出國快二十年了,回來五天了,事情還沒辦完,心裏非常氣憤,我就給他講了邪黨這些年把中國糟蹋得甚麼也不是,高官腐敗、黑社會、用錢買命、迫害好人,中國人信仰不自由,沒有人權。在邪黨無神論的灌輸下,人們不相信有神在,所以甚麼事都幹,無惡不作。他說:「國外可不這樣。」緊接著我就與他談起法輪大法,在國外一百多個國家信仰法輪功,並且政府非常支持、提倡。他說:在日本他看到了法輪大法,每天都有人煉功。我給他講了中共邪黨怎麼迫害法輪功,他聽得很入神,有時也感到很吃驚。後來我又給他講三退、保平安,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將來老天滅它的時候不受牽連。他說他只入過團員、沒入黨,那團員早就不是了,不用退了。我看他有些猶豫,我心想:我今天一定把他救了。我接著說:老弟呀,咱們那時入團、隊舉拳宣誓,你那名字永遠都在邪黨那裏,都給你打上印記了,就屬於它的一份子,如果你不發自內心的退出,將來老天滅它的時候你就跟它一塊去了,就沒命了,大姐告訴你這些是為你好,為了你今後平平安安的,我一不為了錢,二不為了物,只要你今後能平安,大姐就高興,甚麼都不影響你,他終於同意退了。我給他起了一個名字他很高興,還從包裏拿出護照給我看。我說:咱姐倆有緣,你這次回國不但是辦事,更重要的是回國得救,這是最重要的大事,姐告訴你的都是真話,法輪大法是佛法,是來救人的,你一定時刻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高興的雙手抱拳向我道謝,連說兩遍:謝謝大姐,謝謝大姐。

我想:凡是我接觸到的人都是師尊安排的有緣人,都應該救度,我救人不強調數量,重在質量,也就是救一個人就得讓他真正得救,把真相講透、講明,我感到法學得好,正念強救度眾生效果就好,你還得有使命感、責任感,這不是喊口號,得真正發自內心的,那就是慈悲眾生,其實每個生命都應該得救,可是由於我們的各種人心阻礙、舊勢力的破壞,就留下了一些遺憾,比如有時對眾生的分別心,怕人家不接受的心,愛面子心,怕心,也時不時的往出冒,我就發正念清除它,慢慢的這些心也就沒了,解體了。

走出去 到農村講真相救眾生

我上小學讀書的時候,父親被派到農村一個公社工作,在那裏一直住了二十多年。我心裏惦記著那裏的眾生得救,那也有大法弟子,但是有的大法弟子被邪惡迫害了,被抓去勞教的,還有被迫害致死的,給那裏講真相、助師正法造成很大影響,加之那時邪黨到處抓大法弟子,壓力也很大,怎麼辦?必須去!有師在、有法在、有眾神幫,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聖的事,誰也不敢破壞。

我堅定這一念,信師信法,坐上公交車,帶上真相資料,去了我住過的村子,那裏有我的老鄰居、老同學、老同事,他們看我來了都很高興,特別是一些老同學、老同事,見到我都很驚訝,說我怎麼這麼年輕,快六十歲的人了,像四十來歲,身體又這麼好,我就給他們講我學了法輪大法,身體才達到健康的。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給他們做了三退,我又了解了一下眾生得救的情況,那裏的同修也救了一部份,但大多數沒得救,他們也沒挨家挨戶的走。

從那以後我就經常去農村講真相,為了不把時間耽誤在路上,離車站遠一點的農村,有時我就讓兒子開車送我,兒子相信大法、支持我,我回去時我不能讓他接我,他也不知道我甚麼時候回去(我下鄉從不帶手機)。我坐公交車回家,後來我又和同修組成了小組,我們兩個人一個小組,緊密配合,我們不管是嚴冬酷暑,大雪覆蓋,道路泥濘,只要通車我們就去,一路上我們發著正念,心中背著法,帶著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小冊子、《九評》、神韻光盤、護身符,我倆一人一個兜子裝滿滿的,下了車我們就對那裏的眾生呼喚著:眾生啊!我們來救你們來了,我師尊讓我們來救你們來了,你們可要得救啊!然後我們對那個空間場發出一念:清除干擾和阻礙這裏眾生得救的黑手亂鬼,共產邪靈及一切邪惡因素,請師尊加持弟子。我們就挨家挨戶的救度。

現在農村多數人家都蓋新房了,也都差不多少,特別是大門基本一樣。房子成行了,也有不成街的,蓋得比較亂。還得用心記住標記,哪家去了,哪家沒去。有一次我走著走著心裏就有點糊塗了,來到一家我一看門上鐵皮刻的福,我就與同修說:「這來過了」?同修說:「沒來」。我說:「你看這個福字」,她說:「這個福字上邊那點掉了,先去那家福字上有點」。我仔細一看,果然如此。我心裏又是激動又是慚愧。同修多麼細心,如果馬馬虎虎的走過去了,應該今天得救的眾生沒得救,雖然看上去是一件小事,但它牽扯到眾生得救的大事。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我至今記憶猶新,從此我就認認真真的救人,我們今天講到哪,還剩哪些沒救,我都記好,下次再來接著救,每個鄉我們都反覆去幾次。

近幾年來一到臘月我們就開始去農村送台曆、對聯、年畫、福字卡、神韻光盤、真相資料、護身符,挨家挨戶的送,一進屋我們就告訴他們:給你們送福來了,大法的福,大法來救人,這不是一般的福字,這是齊天洪福。我們把福字後邊救人的真相語,念給他們聽:「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命能保;法輪大法好,法理真玄妙,修心走正道,健身有奇效,佛光在普照,世界都知道。」他們都特別高興,我們幫他們選擇一個位置,把福字掛在了牆上,有的還讓我們多給他們幾個,準備每個屋都掛上,還有的給子女們要,特別是護身符,都想給不在身邊的兒女、子孫要。我們告訴他們只能給相信大法的人,給三退的人,這福字、護身符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你們一定要珍惜呀。「我們一定珍惜」有的立馬就戴在身上,還有的說要給錢,我們告訴他們大法救人,不要錢,不要物;要錢就不是救人啦。

有影碟機的人家,都要神韻光盤。沒有影碟機的也要,說這麼好的節目一定要看,拿到兒子或姑娘家去放,拿朋友家去放。特別是我們的對聯、年畫,他們更是愛不釋手,捧在手裏那個高興勁,無法形容。

農村人到農閒時沒事,就喜歡湊一起打麻將、打牌、嘮家常。我們每次下鄉都能遇到一幫一幫人聚在一起玩,特別是食品店都成了麻將館,有時一屋子玩的,看熱鬧的好幾十人,再加上買東西的。我們都去救他們。當然正念得相當強,信師信法,在師尊的加持下,大部份人都得救了,只有極個別的不相信,不三退的,我們在那個場合不強求,只是隨緣,如果他們有緣份將來還會得救的。我們帶去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眾生都喜歡要。有的說:「法輪功的東西我全都要」。

有一次帶去的對聯和大福字還沒等發就都搶光了。告訴他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當時就大聲念起來。

有一次我來到一家敲門進屋,一群孩子展現在我們眼前,一個大人也沒有,孩子們見了我們,一點兒也不陌生,上來把我們圍住,我們告訴他們是來救他們的,將來有大災難能平安度過,告訴他們退出少先隊保平安。孩子們都同意,還都要了護身符;當發年畫時,有一個孩子沒發著,急得哭了,這時同修看有個孩子拿兩張,就讓那孩子給他一張,孩子接過年畫,會心的笑了。我們要走了,告訴孩子記住法輪……還沒等我說完呢,孩子們就一齊朗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跳躍起來,孩子們的天真、先天的純潔在佛光普照下展現出來了。可是還有那麼多孩子在邪黨的學校裏,接受邪黨文化的教育,毀了孩子們的未來,我們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責任多艱鉅重大,我們還得繼續快救。

一天,我給同修送資料,同修說:「我與某某同修定好了明天去農村講真相,可是同修起早就來了,告訴我說:市裏的同修來電話說不能去了,現在市裏抓人呢,千萬不能去,一定聽我的。」她說不去了。(那時候正是邪黨要召開十八大),我聽了甚麼也沒想,就說明天我跟你去。同修說:「行,誰也動不了咱們」。回家的路上,我一邊騎著車子一邊想:邪黨要開十八大了,邪黨製造假相,干擾和破壞我們救度眾生,我們怎麼能聽你的安排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想起師尊說:「有人講甚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種邪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2],「其實我說不厲害,在真正的修煉者面前,它甚麼也不是,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2]信師信法,正念救人,堅定這一念。一切由師尊說了算。

第二天,我與同修帶上真相資料、福字卡、護身符與往常一樣坐車去那裏,下了車我們又步行一段路,才到了村子。到了村口,就看見一個食品店,食品店裏外都是人,對著食品店有一排牆,牆下坐著一些人。同修說:都坐那等著咱們救呢。我心想:這都是師尊安排的有緣人,快救吧。同修說:你發正念,我先跟他們講。我站一邊發正念,同修上前去跟牆邊坐著的那些人講真相。我發了一會兒正念,就上食品店門前去和那些人講真相,還有一些來來往往的人,都停下了腳步等著救,我看明白真相的人每個人手裏都拿著福字卡、真相資料、護身符,有的把護身符當時就戴在身上。我們講真相救人這個場面一直吸引著一個美麗年輕的姑娘,她手裏提著一個大兜子,靜靜的站那看。我走上前去和她搭話:孩子你是這個村子的嗎?她說:不是,我回我媽家,我家在縣裏。她接著說:姨呀!你們真膽大,還敢來救人,縣裏正上樓查找煉法輪功的。我笑著說:不怕,孩子你三退了嗎?「沒退,聽說過。」那你今天就退了吧,她猶豫了一下,孩子你今天遇上了我們這也是緣份,姨為你好,我們不要任何回報,將來大災大難面前你能平安度過,我就高興,平安是福,人家都退了。她笑了,說:退吧,我是團員。給她起個名字,她還要了護身符,走了。

我又接著給別人講真相。一個年輕的小伙子,我給他講真相、做了三退,他進了食品店屋,不一會兒他又出來了,走到我面前小聲對我說:姨呀,你們快走吧,屋裏有人要打電話報警。我笑著說:沒事。他又上屋了,我心裏非常穩定,一點也沒動心,我看一眼同修,還在路口救著來往的人,我也沒打擾她,我心裏開始發正念,又過了十多分鐘,這孩子又出來走到我面前說:姨呀!你們快走吧,他們說,再不走就打電話了。我還跟孩子說:沒事。這時同修也來到我這邊。我一看也救得差不多了,應該走了,我就跟同修說:咱們走吧,有一個人告訴我兩遍了,說:有人要打電話。同修說:誰也動不了,走吧!

我們在師尊的呵護下,安全的回了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