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協調中整體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我原居住在A市,幾年前因接了B市的一份工作,從此每個月我都有機會來往於A和B兩個城市之間。我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一定有我要在那裏做好救人的責任。後來B市協調的同修對我說:我求過師父給我們派來一個同修吧,你就是師父派來的。

我一邊工作,一邊配合協調同修,共同在師尊的看護下,協調全市同修做好三件事,在救度眾生中整體昇華。在這裏和同修分享我們正法修煉中的點滴體會。有不當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明晰法理 救人為本

我的居住地A市的同修,正法修煉起步早,在很多救人的項目中,同修都能主動配合,實修中走出自己修煉的路。我工作所在地B市的同修也想做好,協調同修經常和全市各片的協調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但是能談出修煉體會的同修還是不多。雖然我們也和同修交流過正法修煉的法理,可一說到實際問題時,就又侷限在個人修煉的認識上了。

一次,明慧網上發表一篇同修的文章《體悟正法修煉》,平時想交流但又說不太好的法理,同修在這篇文章中都說的非常好。我就把這篇文章推薦給同修,在全市範圍內交流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在實修中的實質區別。為了對同修負責,我在交流之前打好草稿,一個認識、一個例子的和同修交流。大家也都來參與切磋交流。很多同修明白了正法修煉看問題的基點一定站在正法上,我們是肩負著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的,是要達到新宇宙生命的標準、是為他的境界為標準的生命、是助師正法來的,是在否定舊勢力安排的考驗中救度眾生。個人修煉只是侷限個人的圓滿,是舊宇宙為私的標準。舊勢力在個人修煉的不足中,製造所謂的考驗大法弟子不斷進行干擾迫害,正法修煉的法理認識不清,就會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有個同修在單位上班時,去拿臨近單位的煤,因兩個單位關係挺好,就沒有打招呼,回來的路上被樹枝抽到了眼球,疼痛難忍。當時同修向內找,不和人家打招呼拿人家東西是不對的,所以樹枝才抽了眼睛。當他學《轉法輪》<失與得>一節時,從中悟到:在正法修煉的過程,一切不正的因素是大法弟子在法中歸正的,邪惡不配考驗。同修立即發正念解體邪惡因素,眼睛立刻就不疼了。當時他第一念是在個人修煉中認識這件事,無形中接受了迫害。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那就是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迫害,發正念解體它,走師父安排的路才順利。

同修們對正法修煉的認識提高了。我在這個過程中,也不斷找到自己的執著,擔心怕別人理解不了說自己,愛面子心,有急心,還有怕被同修誤解的怕心。

一次,我回到A市,聽同修們說要在更大範圍內配合一件揭露迫害、徵簽救人的事。回到B市和同修交流,當時同修都沒有甚麼想法。幾天後我又回到A市,和同修們走上街頭,向世人講同修被邪黨迫害致死的真相,請他們在道義上給予幫助。有的人聽明白後都給簽了字、按上紅手印給予聲援;有的還簽上「向有關部門上告」的字樣,然後簽上自己的名字再按上手印。當B市的同修看到新唐人播出此消息後,覺的我們也應該參與徵簽。這時我就又配合協調同修在同修中專題交流了這件事,我把自己的體會和所見、所聞和同修交流,同修們也陸續參與。但是在徵簽過程中,有的找同修簽字,有的在已經明白真相的人群中徵簽。面對同修的各種認識,我們又在一起交流了正法修煉的基點不是為了完成任務、不是為了追求數量,而是真正要把人救了。

為了更好的做三件事,我把A、B兩地同修幾次協調到一起互相交流切磋,在理性上昇華,比學比修。每一次我們都有收穫,我很珍惜師父給我的修煉環境,我和同修們法理也越來越清晰。

二、整體協調 整體昇華

一次,鄰近城市某小鎮的一同修E來找我們,說當地一個同修被綁架,求助我們幫助營救。因為她所在的縣城只找到兩個能出來的同修,她們市裏的同修能聯繫上的也說狀態還不行,幫不了。同修E很懇切的希望我們去一趟和她們的幾個同修交流一下。

我悟到是師父看到我們近期在整體配合上做的好一些了,再一次給我們安排了整體配合救人的機會。我和協調同修說了我的想法,他也悟到同修的事就是我們的事,救度眾生是不分地域的。於是我和協調同修一行幾人驅車兩個多小時趕某小鎮,在場的三個同修見到我們這些素不相識的同修時非常高興,也許是為我們在兌現久遠史前約定吧,激動的一直在流著眼淚。感謝師父給我們一起配合的機會,當天大家配合去找相關人等講真相

後來我們又幫助聯繫上了當地市裏的同修,共同交流了怎樣在這個小鎮救人的想法。同修E得法剛剛三年的時間,以前和她一起的同修被綁架,現在她獨自一人還有點不知所措,見到各地同修都能不分地域無私的互相幫助,很有感觸,她最大的收穫是在法理上昇華了,知道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去救人了。

同修E幾次找到被綁架同修的家屬講真相,啟悟她們的正義良知去幫助難中的親人,她還找到被綁架同修的單位領導講真相,又到綁架同修的部門講真相,還在一次次找出不來的同修,過程中同修遇到問題時就多學法,還幾次來B市和我們交流她遇到的問題。

同修E還和我市同修一起配合到A市接冤獄到期的同修回家。同修們做的堂堂正正,那個場面使她熱淚盈眶,同時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更加堅定要走好修煉救人的路。

不久,我們幫助小鎮被綁架的同修聘請了北京正義律師,當地市、縣、鎮以及B市四地同修配合,引領律師走法律程序時,律師的正氣很強。小小的鎮裏來了北京的律師為法輪功說理,這還是第一次,大大的震懾了邪惡。小鎮的這個同修為了救度那一方眾生,營救同修,在整體配合下承擔起了自己的責任。

三、整體配合 唱好主角

B市的一個同修冤獄到期,同修在一起交流,不許另外空間的邪惡操控有關部門的眾生參與犯罪繼續迫害同修,我們要把同修接回來。協調同修協調了這件事,全市同修配合正念解體毒害眾生的邪惡因素,三十多名同修提前一天到達A市,去監獄近距離發正念接同修回家。

到達A市那天,A、B兩地同修分成三個小組交流了怎樣更好的配合,形成整體,解體黑窩,清除操控眾生對大法犯罪的邪惡因素,讓更多眾生得救。B市去的同修,有的不太願意配合整體,當配合一件事的時候總有自己的想法。正好在這個交流組上,同修談的體會多是怎樣配合好的修煉實例,很感人,我想一定是師父的安排。

一個同修交流了幾年前她丈夫同修出獄時,是學法小組的幾個同修配合去到監獄發正念,講真相,接同修回來。經過幾年的實修過程,大家明白了邪惡黑窩不應該存在,它的存在是干擾大法弟子救人,迫害的是大法弟子,毀滅的是眾生。每當有同修出獄時,不管是哪個地區的,都有來自不同地方的同修配合到黑窩監獄發正念、解體黑窩裏的邪惡因素,同時接回同修。

有一個曾經被該監獄迫害過的同修,交流了他看到一個十年冤獄到期的同修,被當地的邪惡又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而違心「轉化」了很痛心,從此他就主動關注被關押的同修,有出獄的同修就親自來接。他沒有怕那裏的獄警認出他,正念配合整體,解體邪惡因素。獄裏的同修也經常接到外邊同修傳進去的大法書和交流信,他們的正念也越來越強,都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和指使。

經過交流,B市同修悟到:雖然B市離監獄遠,但是解體黑窩也有我們的責任,我們是個整體,同修的事也是我們的事,以後有需要整體配合的事我們要參與配合做好。

第二天,很多地方的同修陸續來到監獄門前,出獄同修的妻子也來接丈夫,但是她看到來了這麼多人有些害怕,她讓同修都離開,說她自己能接,不需要同修參與,否則她馬上就離開。同修只好退到一邊。幾百個同修,有的靜靜的發正念,有的和值班警察講真相,時間過了很久,獄方還不放同修出來。

我見此情景知道是依賴常人被邪惡因素鑽空子了,就找到協調同修進行了暫短的交流,大家意識到,怕出意外而依了同修妻子的要求,這種怕和依賴常人的心必須去掉,一絲不正的念頭都不能有,這個主角必需大法弟子來唱。於是協調同修再次找到同修妻子,關心的問她:嫂子,還差啥?這時她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彎,不像剛才誰來問她,她都對警察說:我不認識!這次她對同修點點頭,沒有了先前的怕,當警察問同修是誰的時候,她說是親屬。

我和另一同修到監獄西門監區去問究竟,就在這時,事態出現轉變,迎面見到同修和獄警從西門向東門走來。我們的認識在法上歸正後,同修出來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當我們長長的大法弟子的隊伍走向東門,那幾個獄警看到這像遊行的壯觀場面,都很感慨的說:這好像是國家領導人來了。我們正悟到:這是攥成拳頭形成整體的力量!大法弟子唱好主角,師父給我們的是最好的。

四、主動配合 解體黑窩

參與了去監獄整體配合解體黑窩並接被迫害同修出獄的同修,回來後都深有感悟,過去交流時經常是誰都不吱聲,好像沒甚麼可說的。這次大家交流體會時都主動爭著談自己的感想和體悟。同修們悟到:另外空間邪惡因素解體的越多,操控眾生的因素越少,救的人才會更多,黑窩必須解體。

不久,又有倆同修冤獄到期,B市的同修這次還要去配合接同修,同時近距離發正念解體黑窩。我和幾個同修提前一天到了A市,有消息說,上次大法弟子的配合使邪惡十分害怕,這次要在早上五點放人。其中一個出獄同修居住地的「610」,還企圖把他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我把這個消息通知B市同修,並建議他們時間太早,沒有車就不用來了。結果當第二天早上五點前,B市的同修就提前趕到了,他們是下半夜開車來的。

天還沒亮,各地的同修陸續趕來了,直到七點過後,倆個同修才相繼出來。十二歲的小同修為出獄的同修獻上了鮮花,還一個外地小同修放了鞭炮,當時聽到鞭炮聲,同修們從四週向監獄的西門聚集。以往監獄放人都是從西門出來再走到東門的,這次邪惡直接在西門放人,是想把同修劫持走。獄警聽到鞭炮聲很害怕,就把放鞭炮的小同修拽進裏面的大廳,一個同修跟進去把小同修救了出來。警察說:人還沒出來呢就放鞭炮,我看你們是不想讓他出來了!幾個同修見狀上前和警察講真相。

出獄同修居住地的惡人出動了幾台車,停在門前企圖劫持出獄同修,我們的車停在旁邊,出獄的同修不配合當地惡人,向我們這邊跑來,好像是知道這台車就是接他的,我和另一個同修馬上下車倒出地方,等同修上車後,快速離開監獄。同時幾十個同修把惡警壞人車團團圍住,不讓車動,同修們一起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直到出獄同修的車走出很遠。那一刻,正與邪的較量在蒼宇中成為定格!

在一次次整體配合解體邪惡、挽救世人的過程中,過去不出來的同修也陸續走了出來,開始都是協調的同修帶著,還要準備好車。現在大家不依賴協調的同修,能自己主動參與了,每次的配合回來都交流體會,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我們的整體在不斷的昇華。

五、向內找 堅定實修

在一次省城的邪惡對一縣城的多名同修非法庭審迫害時,同修們悟到那是全省同修都有的責任,就去配合近距離發正念。去的路上邪惡干擾很大,幾個司機同修都發睏,當時我坐的車為了趕上前面的同修,速度非常快。在司機同修發睏眨眼的一瞬間,車急速的衝向高速公路的防護欄,防護欄正好是個端頭,那個端頭的尖頭不偏不倚正好穿進車臉,車當時就報廢了。路過的行人都自發來救援,他們見到車狀,又看到一車同修沒有生命危險,都為之讚歎稱奇。

我的傷最重,但第二天就能正常上班了。我對著師父的法像流著淚說:師父,邪惡是來取命的,是您保護了全車弟子的命,我們絕不承認邪惡的安排,我會找到不足在法中歸正,更要精進不停。

聽到車禍的消息後,很多同修都主動交流,向內找,有的同修說自己甚麼事都願意聽協調同修的,依賴協調同修;有個同修找到崇拜協調同修的心,那天看到協調同修坐在這輛車裏,她想我也上這台車;也有的同修說:出事了吧,向內找吧。

聽到後者的反饋,我沒有抱怨同修,因為師父講過:「你們是同門弟子,大家都在為宇宙正法在盡心盡力,所以互相之間要配合好,不要過份的用常人心來看待問題,互相之間帶著常人心產生一些不應該發生的矛盾與爭論。這些事情都應該有大法弟子寬容、善良、祥和的表現」[2]。而我在配合的過程中,一定有不足的地方。

我回憶過去和同修在一起的一幕幕,那時我剛剛來到B市,除了工作我每天到小組學法,講真相救人做的很好。後來同修希望我能配合協調同修,令整體昇華上來,我想整體昇華是圓容師父所要的,那我就去做。從那以後我經常配合協調同修與各片同修在法理上交流,把自己見到同修做的好的講給同修,還經常找到A市的同修和B市同修共同交流,給A市的同修也不知添了多少麻煩……

我向內找到,在協調過程中,不只要協調同修做事,更要重視協調同修集體學法,實修很主要,不能怕同修做不好,要放開手,讓同修們走自己的路。在協調中不能只偏重整體配合做同一件事,還有面對面講真相、發神韻光碟、發真相材料、寫、發真相信、貼真相粘帖等等,哪一個項目都要協調好,因為同修的修煉路各有不同。

我還找到與一個同修在一起積壓很久的執著,在幾次交流中向內找,我都沒想到這件事應該是我有漏,因為我一直認為那個同修停留在個人修煉狀態,她在法理的認識上還沒走進大法。而且她做事情不拘小節……一年來,我始終感到我在寬容她,否則早就辭掉她的工作了,當聽到同修說我們之間有間隔的時候,我覺的那是邪惡利用她的執著想讓我離開這個整體。

那天正巧和縣裏同修交流,面對二十餘名同修,有同修嚴厲的對我說:在這個問題上你沒修!我發自內心的向內找,找到了自己一直在盯著她法理不清,看到的是她的不足,她對法理不正悟的時候,我更是恨鐵不成鋼,有怨心;她聽不懂交流的法理時,我就心急,沒了善意的語氣。

師父說:「可是你們在修煉過程中修的自己越來越善,善到想問題都在為別人著想,修成一個無私的生命。修也是你自己給你自己修,你修煉圓滿了,同時你又修成了一個為別人著想、能為別人付出的這麼一個偉大的生命。」[3]

為甚麼我能遇到這樣的事情,那是我需要昇華的機會,一次次我都沒有把握自己,沒修自己,沒有為別人著想。我認為她是九九年前得法的,她必須做好,沒有考慮她有八年脫離法的時間,應該像對常人講真相那樣,一點一點從真相講起。我要善到想問題都在為別人著想,我們就一定能共同提高上來。

現在我回過頭來再看自己,認識到:那是師父要把大法弟子度成能為別人付出的一個偉大的生命的過程,我卻一次次讓同修去修了,錯過了師父安排的許多修煉機緣。我沒及時認識到這是不符合法的。我雖然在法理上比她清,但我不向內找這種心態更不符合大法。實修不能體現在對方修的好我就向內找,對方不在法上我就不按修煉標準修,我終於認清了自己根本的執著是──自我,這是舊勢力抓住迫害我的把柄,不以法為師,危險至極啊。

我還悟到:師父法中講的韓信受辱於胯下的故事,韓信並沒去看那個地痞無賴的對和錯,而是不動心,當他受辱於胯下時還能坦然對待。我呢,一直都覺的她不在法上,我是為了幫她,其實已經很在乎對方的表現了,不僅心被帶動了,而且也傷害了對方,形成了間隔。當我找到這個長期認識不到的執著時,師父把那個執著的物質給我拿掉了,心裏像敞開了一扇大門一下子亮堂了。同修說:是那裏的眾生得救了。

這個同修離開大法的日子裏,協調同修不辭辛苦一遍遍慈悲的找她,當她能從新修煉時,協調同修把她送到我的身邊。我沒悟到是師父給了她一次走回大法中的機會,也是給我擴大容量昇華的機會。而我真是辜負了師父對我的期望!也對不起對我十分信任的協調同修啊。

過去的幾年裏,我在和同修交流的時候像是指導別人修煉,而自己在這個問題上卻沒修,不想找自己,還是怕別人說自己。法理雖清,可沒修自己,同修說我們到處交流亂法,說的怎麼不對?那種強勢的物質在自己的空間場中存著,就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哪有偶然的事呢?

這次干擾是舊勢力安排的,是師父不承認的,大法弟子也不承認。師父講法中讓我們配合好才能多救人,邪惡害怕形成整體,總是抓住個人修煉的不足下手迫害,我們必須先修好自己,不斷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邪惡才沒有空子可鑽,邪惡安排的搗亂被師父給變成了好事。我體會到:整體要配合做好救人的事,必須要放下自我,這個修煉過程是要付出辛苦的,是要寬容同修的,時時要用正念看問題,才能否定干擾,向內找修去不足才會配合的更好。

師父的正法進程突飛猛進,法對我們的要求更高了,時間也更加緊迫,每一次機會不會再有,我們在正法修煉的路上一定會配合的更好,多救人!

向同修們合十,感謝在困境中對我的幫助!
跪拜謝師恩!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