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配合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

配合整體

常聽同修說正法修煉要的是整體。前幾日一位老年同修也談到了一篇交流文章,說一根筷子與一把筷子的關係。我問老年同修怎樣悟走入整體,他沒有說甚麼。我說:前幾年去一位同修家,與另一位同修談起說,甚麼叫走入整體,不是你天天參加小組就是整體,也不是天天和同修見面就是整體,而是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才是走入了整體。當時我聽到後就想,是呀,假如當聽到同修被綁架、或者同修出現病業假相的時候,自己的第一念是甚麼,真的像聽到自己親人出現甚麼事那樣牽掛嗎?還是麻木不關心,甚至去挑同修的不是,指責埋怨等等。我想正法走到了今天,我們有甚麼不是都不是邪惡迫害的藉口。因為我們是人在修,不是神在修。

二零一一年初本地監獄在短短的半個月時間裏,迫害死了我們三位好同修秦月明、劉傳江和於雲剛。後兩位同修的家屬未修煉,是常人,和獄方協商私了了。但秦月明的妻子女兒都是大法弟子,她們通過秦月明事件以打官司為由到公檢法司去講真相,救眾生。全市的同修都配合起來(其實全世界的同修都參與了),特別是當地的協調人。她們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頂著方方面面的壓力走在了前面。

秦的家屬、父母、妻子和大小女兒一共五人都是原告,就需要八個代理協調律師在法庭上指證,並且需要身份證和填寫一張代理申請表格(把個人的全部信息填上)。聽到這一消息,當時心想這件事情挺危險,這不等於把自己全曝光給邪惡了嗎?又一想,危險總得有人去做呀,難道我把危險推給同修嗎?多自私的一顆心呀。想到這裏,我決定一定報名。

當我報完名回家坐下學法的時候,師父的法一下印入我的眼簾,「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我當時眼淚就下來了,並且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叫我不要害怕。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身邊,並且點化弟子走師父安排的道路是最安全的。過不多長時間,我被通知拿身份證複印件,去填代理表格。我當時的心情無法用語言表達,就感覺那種神聖「使命」和「責任」從心底油然而生。我當時和同修交流,我說也許多少年、千年、萬年以前我們就發過這個願望。在與外地(也是要做代理)的四名同修見面的時候,讓自己儘量做到無論同修表面表現出甚麼不符合自己的觀念,看到同修還有多少人心,都找自己,並發一念「師父選的就是最好的」。

那些天我大量學法,並且向內找自己還有哪些自己能夠認識到的不足。我發現我和一位老年同修有間隔(當然這位老同修沒有我的感覺),都是我的妒嫉心造成的,我想我做這麼一件神聖的事情,卻有這麼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行,怎麼能是師父要的。於是我便來到老年同修家和她曝光了我這顆不好的心,深刻的向內找自己。當時和同修談的很好,消除了隔閡。打那以後,甚麼時候看到這位老同修都覺得很親切,像親人一樣。

雖然這件案子還沒有走上法庭,但是很多很多的同修在這件事情上都擺放了自己的位置,都圓容了師父所要的。特別是秦月明的女兒,從佳市到哈爾濱省城,一直到北京所有的公檢法司、人大、六一零等都講了真相,讓那裏的眾生擺放了他們的位置。

否定怕心

因為靜心學法,發正念,每每遇到問題,法就打入腦中,無論在零八年奧運會,還是現在十八大期間,邪惡表面虛張聲勢我不被帶動,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一天一個同修問我,現在這麼緊,你天天出去怕不怕?我說不怕。因為我一出家門就想起師父《洪吟》中說:「神佛世上走 邪惡心生愁」[2]。我這個神佛一出門,邪惡就生愁,是邪惡害怕。

記得零八年的一天,我妹妹晚上開車讓我馬上下樓,然後把我拉到姐姐家,告訴我說她同學,一個派出所的所長說,一個派出所三個指標,三姐你那麼有名,別把你抓起來,出來躲一躲。我當時告訴她,謝謝她同學,不必了。妹妹一再勸我在二姐家住些日子,哪兒也別去。

妹妹走後,我想起師父講法:「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3] 我想我這個保衛者,我的世界來了邪惡,我讓別人替我當幾天主、幾天王,我出去躲幾天,這能行嗎?我怎麼為宇宙正的因素負責呢?師父給我正法口訣,我為啥怕,誰怕誰呀,為啥要躲?

想到這,我馬上起身要走,我二姐阻攔我,我給她講真相,讓她放心。然後,當天晚上九點我就回家了。到家後我想大法直指人心,為甚麼我能聽到這件事?我必須向內找。一找、學法快,像完成任務,一天兩講;發正念走神,五分鐘正念,看三回表。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強,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4]我發正念劈啥呀?就這樣我兩天啥也不幹,靜心學法,到正點發正念,解體所在公安局及分局、派出所和我自身空間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全無遺漏。這兩天只出去一會兒,講幾個退幾個。然後馬上回家,靜心學法發正念。幾天後我感覺我的空間場天清體透,我又走出去參加小組學法和同修交流(我周圍很多市縣的),和大家共同在法上提高。

在正法所剩時間有限的情況下,我知道我還有很多人心,只有更加精進,去掉各種執著,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