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警察酷刑折磨金力紅實景重組示意圖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婦幼保健院婦科門診護士金力紅,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末被七台河市警察綁架後,遭到十多種酷刑折磨,跪棍子、大背銬、頭套塑料袋、煙熏鼻眼等,致使她雙肩關節深部韌帶損傷、兩節脊柱損傷、腰鷑一椎間盤膨出,而在她幾乎殘廢的情況下,又被劫持到女子監獄洗腦迫害。

一、金力紅九年前遭受酷刑折磨圖示

跪棍子

地上並排放約十根棍子,警察強行將金力紅跪在棍子上,在兩小腿上面放一根棍子,兩臂向後在兩腋下插進一根棍子,兩警察同時向下踩小腿上的棍子,向上抬腋下的棍子,就這樣同時向上抬向下踩。小腿中間位置的棍子壓下去產生極特殊的疼痛感,極難忍受。兩根棍子都折了,他們又插上四根棍子,腿上兩根,腋下兩根,最後這四根棍子也都折了。

一根棍子把人抬在空中

棍子折了一堆,一個警察出去拿一根像鐵鍬把粗的棍子,把棍子放在金力紅的腰部,把她抬在空中很長時間,整個身體彎成弧形,同時兩個警察不斷的同時顫動棍子,金力紅不由自主的發出慘叫,脊椎無法形容的疼痛,就這樣折磨人到棍子折了為止,此刑導致兩節腰椎間盤突出,長期生活不能自理。

人難以想像的大背銬

蘇秦背劍式的把兩手腕銬在一起,一警察拎拽手銬中間部位,把兩臂向後拉直,然後上下左右轉,肩關節被亂轉,那種疼痛使人崩潰,無法描述。第二天左胳膊就不能動了,連手都不能動了。這種酷刑導致的肩關節深部韌帶損傷,長達多年都不能完全恢復正常。

二、金力紅曾自述遭酷刑折磨過程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晚,我被桃北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桃山區公安分局桃北派出所和桃山公安分局警察用盡極殘忍的手段折磨了一宿。

我整夜被桃北派出所所長聶小春、惡警孫立明、郭志等非法用刑約十餘種,抓拽頭髮、頭套塑料袋、煙熏鼻孔、熏眼球(把眼皮翻過來)、跪棍子。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前半夜所遭酷刑:

兩腋下插棍子抬肩關節、兩腿放棍子壓小腿,棍子折了好幾根。他們又找來一根粗棍子放在我的腰部,把我抬在空中很長時間,身體彎成弧形,腰劇痛難忍。這根粗棍子突然間「叭」的一聲也折了,聲音很大,他們好像很失望。

郭志累得呼呼喘氣,他們就把我頭朝下頂牆斜趴在沙發上,頭腳呈45度角往上抬兩腿,每抬一下我都不自主的叫一聲,胸背部被撅得劇痛難忍。最後他們給我上了最殘忍的大背銬。兩手已經銬在後背上了,開始拎銬子把兩臂拉直,快速上下左右轉動,劇痛難耐。這樣折磨我很長時間。

把背銬解開後,開始往兩邊抻拽胳膊。四個人,兩個人拽一個胳膊。聶小春把我右手腕往回搬幾乎貼在小臂上,然後又上大背銬,還是快速上下左右轉動。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前半夜所遭酷刑:

後半夜,聶小春和郭志把我背靠牆坐在地上,他倆坐在椅子上,聶小春左腳踩我左腿,右腳踩在我左肩膀上,並連續不斷的使勁踹我的左肩關節;郭志兩腳卻踩在我右腿上,他倆就這樣踩我半宿。接著仍是繼續不讓我睡覺,非法審問,包括當我心臟病多次發作躺在地上的時候,也不放過我,共折磨我7天7宿,後把我送進七台河市(北山)第二看守所。

到看守所第二天,女獄警袁淑青給我做了詳細驗傷記錄,我現在只記得當時左手臂一點也不敢動,左手不敢轉動。

他們極瘋狂的上刑手段,導致我雙肩關節深部韌帶損傷(七台河市婦幼保健院外科大夫檢查)、兩節脊柱損傷(女子監獄犯人大夫檢查)、腰鷑椎間盤膨出(省解放軍二一一醫院檢查)。

二零零六年發現腰鷑椎錯位變形,全部腰椎骨質明顯增生向外凸出並向右傾斜,鷑椎向左傾斜,走路失去正常形態,現在也不能長時間左側臥位。

在女子監獄一年多的時間裏,我始終不能自理,尤其洗衣服、洗澡都困難,一直由別人護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