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梅州市羅東升遭受的酷刑折磨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羅東升,男,一九七二年生,梅州市梅江區人。一九九七年因病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後不久,沒打針沒吃藥,他的健康完全恢復,個人的品德也在飛快提升。他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大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公開迫害法輪功後,羅東升和所有真修的大法弟子一樣,利用各種形式向被中共邪黨謊言欺騙的世人講清真相,證實大法。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下午,羅東升在梅州城區的鴻都花園(當地較高檔的住宅小區之一)貼真相標語時,被一名不明真相的保安舉報告,被惡警綁架到江南新中派出所。後被劫持到梅江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

在梅江國保大隊,其頭目薛清文對羅東升進行刑訊逼供:將手銬卡在羅東升的一隻手的手掌處,再將銬子收小,再全力向下壓手銬。銬子深陷進皮肉裏,手掌的血肉模糊,白色的骨頭露了出來。再把戴手銬的手拉到地上用腳踩,再上下抖動手銬,直至羅東升的手呈瘀黑色,然後再換另一隻手同樣這麼幹,如此折磨羅東升一個多鐘頭。酷刑造成羅東升的兩隻手長期無法握拳。期間,惡警們還扒下羅東升的褲子,只剩一條內褲,凍他,並威脅要用電棍電他。

惡警最終未得到任何口供,又把他綁架到芹黃看守所。

在看守所,羅東升絕食抵制迫害,遭到惡警野蠻灌食。四、五個犯人把他按在凳子上,一個葉姓副所長抓住羅東升的頭髮往後拉,一個犯人捏住他的鼻子,另一隻手卡在臉頰處。羅東升不得不張嘴呼吸,犯人就乘機往他嘴裏灌食,嗆得他差點憋死。看守所所長指使惡徒把羅東升關進禁閉室給他上「老虎凳」。惡犯人把他的雙腳銬在凳子上,腳上再銬上三十斤重的腳鐐,這樣人坐在凳子上就起不來;後來又在腰間加了一條水管,一點都挪動不了,大小便都只能在「老虎凳」上。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羅東升被銬在「老虎凳」上十多天後,被逼寫了不絕食的保證才放他下來。下來時,他的兩腿浮腫,人幾近虛脫。

在梅州芹黃看守所被迫害一個月後,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薛清文又把羅東升綁架到廣東三水「法制所」(即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

在三水洗腦班,每個法輪功學員都單獨關在一個房間,房間裏有攝象頭,並配兩個「包夾」看管。

據知情人說,「看管」羅東升的「包夾」中有個叫小莫的,是三水本地人。此人長的粗壯,是部隊轉業人員,曾學過武功,非常兇狠。他每天讓羅東升坐在指定的凳子上,只有上廁所才可以離開。羅東升抵制迫害,在房間裏煉功,只要被莫看到,莫就用穿著大皮鞋的腳對著羅東升的腿就猛踢,直到把羅東升踢倒在地,待羅東升站起來,他就再踢,一連踢了幾十次。羅東升的雙腿被踢的嚴重受傷,青一塊、紫一塊。羅東升對他說要投訴他,他有恃無恐的說他才不怕投訴,還故意將羅東升拖到攝象頭下去猛踢。

羅東升向洗腦班邪黨人員投訴遭莫暴踢傷害一事,並露出雙腿上的傷給他們看,他們卻抵賴說「沒看見」。

小莫看到羅東升被踢的這樣還煉功,就換另一種更狠毒的方法來折磨他:他指使一個劉姓「包夾」抓住羅東升的手,自己騎到羅東升的身上,再將羅的手腕反擰過去向前推,有幾次差點將他的肩關節韌帶拉斷;莫還對羅東升的全身關節(手指、手腕、肩膀等)使壞。有一次,羅東升掙脫出來,大聲喊「法輪大法好!」莫便捂住羅東升的頭,把他按在床上,臉朝下,用被子使勁蒙住他的頭,使他差點窒息過去。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羅東升被非法關押在三水洗腦班五個多月裏,曾前後三次共六、七十天絕食抵制惡警對他的酷刑折磨和迫害。每隔三、四天,惡警就往他的鼻孔「灌食」──用塑料管上下拉、左右轉,每次都把他折磨的大量吐胃酸。一次,惡警們竟然從他的鼻子裏拖出一塊肉來,塑料管裏外全是血,羅東升全身抽搐,一口一口的鮮血從嘴裏冒出來。

在遭受了近七個月的邪惡迫害後,四十歲的羅東升被迫害的整個脫了相,百多斤的體重只有七十多斤。直到八月三日,當地國保警察才將他送回家。

羅東升只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就遭到中共如此的酷刑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