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擊、上大掛、開水壺燙、穢物灌食

山東第二勞教所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王勝華致殘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黃驊市法輪功學員王勝華,去年二月被山東警察綁架、非法勞教,被劫持到位於章丘的山東第二勞教所,短短時間內就被折磨致腰、腿近乎殘廢。他的家人非常憤怒,要勞教所對此負責。最後勞教所不得不讓王勝華保外就醫回家。

過年團聚遭綁架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正月十一),山東省德州市公安局伙同慶雲縣公安局,利用手機竊聽手段跟蹤、綁架了在祥雲飯店內過年團聚的二十餘名法輪功學員。後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其中河北黃驊市法輪功學員王勝華被非法勞教一年九個月。

王勝華於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被劫持到位於章丘的山東第二勞教所八大隊迫害。

惡警張玉華用坐小凳、吊銬折磨王勝華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王勝華聲明堅持法輪大法信仰,獄警當晚將他關到沒有監控的被褥室裏,打耳光、腳踹、毆打,把他雙臂抻直呈一字形吊銬迫害直到晚十一點半左右。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第二天,王勝華絕食反迫害,獄警張玉華體罰王勝華坐小板凳,三天三夜不讓動,坐的臀部漆黑,雙腿腫的老粗,右腿不聽使喚、支撐不住身體,一走路身體趔趄,獄警張玉華還教唆犯人王百萬毆打他。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惡警孫豐俊叫囂:死也讓他死在勞教所

在獄警隊長辦公室,王勝華曾遭大隊長孫豐俊的恐嚇、威脅和電擊迫害。因王勝華絕食反迫害,孫豐俊授意對他進行強行插胃管灌食迫害,並且胃管要長期插著,不許拔出。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孫豐俊見以上酷刑迫害不能使王勝華妥協,遂指使獄警岳振宇將仍插著胃管、身體極度虛弱、不能正常行走的王勝華關入隊長衛生間內「上大掛」,將他兩臂呈倒八字形吊銬在防盜窗的鐵稜子上,整個身體重量完全靠兩個手腕子承受,王勝華被折磨的精神恍惚、身體虛脫,兩手手腕不能動,拇指失去知覺,腰腿冰涼不能動彈,後來躺在床上生活無法自理。

「上大掛」酷刑
「上大掛」酷刑

獄警孫豐俊氣急敗壞的狂叫:「誰也別管他,(灌食後)吐出的在地上別收拾,大小便讓他在床上,就是死也讓他死在勞教所。」

由於長期的酷刑迫害,導致王勝華高燒不退,被送到勞教所八三醫院,經檢查為高度缺鉀。他每天被弄到醫務室強制灌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獄警張玉華還逼他看誣陷大法的錄像,對他進行體罰,用各種語言恐嚇迫害。

惡警劉琳將嘔吐穢物重新給王勝華灌食

獄警劉琳在值班期間,曾將王勝華關進在儲物室折磨,將他的右臂強行插入上邊暖氣管和牆壁間,將右手銬在下邊暖氣管上,使王勝華站不起、蹲不下,這樣折磨了一夜,整個過程也不讓他去廁所。

獄警劉琳還變換著法兒折磨王勝華,他不許犯人背著王勝華去灌食,讓倆犯人架著王勝華的胳膊、臉朝後拖著去醫務室。王勝華的兩隻腳後跟在水泥路面上被磨得血肉模糊,褲子被拖爛。

更讓人髮指的是,在灌食期間,獄警劉琳授意犯人何海軍:只要能讓王勝華屈服,使用甚麼手段都可以,並且還能得到記功減期的獎勵。何海軍在利益的誘惑下,指使人在走廊裏來回拖著王勝華走,用床單將王勝華雙臂拴在雙層床上不能站立,使整個體重由雙臂承受,在很短時間,造成王勝華兩胳膊瘀血青紫。

在一次灌食中,獄警劉琳授意何海軍,將王勝華吐在地板上的穢物用垃圾簸箕收起裝入缸子中,重新給王勝華灌入胃中。手段極其惡毒,完全沒有了人性。

由於長期的各種酷刑迫害,王勝華下肢冰涼失去知覺,送醫治療時,醫生建議熱敷下肢,獄警劉琳卻藉機用裝滿開水的壺直接燙王勝華的大腿內側,造成皮膚燙傷。期間王勝華還遭到獄警陳磊的迫害。

王勝華被迫害致幾近殘廢

在勞教所內,王勝華被迫害的腰腿已近殘廢,無法正常行走,多次去醫院治療無效,獄警就誣陷他裝病,在監室每天二十四小時用高清攝象頭監視他,並暗示醫生說沒病。

對王勝華堅決拒絕「轉化」,獄警沒辦法,只好將他單獨隔離在一個室內同值班員一起,不許他和別的法輪功學員接觸。

接見時,家人看到王勝華腰腿被迫害的無法正常行走,非常憤怒,要勞教所對此必須有個說法,否則沒完。最後,勞教所只好讓王勝華保外就醫。

至今,王勝華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

參與迫害王勝華的主要責任人:孫豐俊、劉琳、岳振宇、張玉華、陳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