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真正善良、純淨的真我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雖說修煉十幾年了,一路走的跌跌撞撞,走過彎路,摔過跟頭,但是始終沒有放棄修煉大法這一念。回顧自己的修煉過程,有的歷歷在目,有的卻已模糊不清了,僅從衝破家庭關和證實法、講真相方面向師尊做一簡要彙報。

九六年十月,我回老家時,在母親那兒第一次看到了《轉法輪》,被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所震撼,一口氣看完了一遍,感覺自己的人生觀整個都改變了。回市裏後,沒有書看,也由於自己執迷常人的名利情,一直到九七年五月報完中級職稱評審材料後,才下決心開始修煉。費了很多周折在家附近找到煉功點,請回了大法書籍,回到家真是如飢似渴的看,很快背過了《論語》和很多《精進要旨》裏的經文。在單位裏工作不忙時,就學法、抄書、背法,艱難的闖過了最初的色慾干擾,也清除了很多相關的思想業力。

衝破家庭關

從我一得法,丈夫就有了外遇;後來發展到我不在家時,把人偷偷帶到家裏住;零一年我被非法勞教時,倆人儼然夫妻般在我家住了一年多,並全然不顧年幼的女兒的感受和親朋好友的勸阻,表面上不和我離婚,但和外邊依然牽扯不斷;零六到零八年之間,我通過學法不斷向內找自己,一次次流著淚在心裏和他善解,不斷修去怨恨心,和我水火不相容的丈夫終於回到了家中。這時我得法修煉已經過去十年的時間了,才終於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善解了和丈夫的惡緣。

期間經歷了種種生不如死、剜心透骨的魔難,一次次被丈夫拿著菜刀威脅;雙手被從背後綁著吊在門框上;用手銬(從他警察同學那兒要的)銬、被掐脖子等等,還要忍受他的肆意辱罵,最讓我痛心的是他總在失去理智時,被邪惡操控著謗師謗法。

是師父和大法讓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要修心性,是不同於常人的,不能像常人一樣對待,牢記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明白了這一切魔難的原因都是自己在過去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造成的,都得償還,而且要無怨無恨,修煉人自從走上修煉這條路開始,就已經是師父從新安排的了。通過學法,我看清了舊勢力的險惡目地就是要利用丈夫對大法犯罪,最終走向毀滅的境地,同時也利用他考驗我,如果闖不過去這些關,修不出來,同樣面臨被正法淘汰的危險。

雖然丈夫是回心轉意了,但對大法仍沒有正確認識,仍然相信邪黨灌輸的那些謊言,不讓我跟他提大法的事,一提,他就又狠又惡的亂發脾氣,尤其在喝醉酒後,完全是被邪靈操控的表現。由於不能清醒的在法上認識這個問題,自己不知不覺中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表面上為他好,而內心深處對他的怨恨,使自己不能像給不相識的有緣人一樣對丈夫心平氣和的講清真相。同時又由於那些不堪回首的經歷也使自己對丈夫產生了畏懼心理,總怕給他講真相惹怒他,更怕他不理智時對大法口出惡言,造下更大罪業,最終隨著邪黨被淘汰,從而陷在了人的情中糾纏不斷,無法自拔,如何讓丈夫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黨成了我心中難解的結。

師父講:「因為一個人想得度,人就必須親身在這個艱苦的環境中、在困難中、在利益中、在情慾中走出來。任何事情都會牽扯到修煉人的切身利益,任何事情都觸動著你這個人、你的思想情緒、你的心性、你的思想中執著的東西。你怎麼去走、選擇甚麼,那就是不同。相反的,那就是常人。你能夠從常人的理中走出來、從常人的執著中走出來,你就是神。」[2]師父還講過「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3]

按照師父講的法,我向內找自己:是以甚麼心態對待這個問題的呢?平時對丈夫好是出於真心嗎?給他講真相時,真的是出於為他好的心嗎?不是。平時表現對他的關心、體貼,目地是想讓他知道大法的美好,是大法讓自己能這樣寬容對待他,而內心深處卻隱藏著:如果他明白了大法真相,就不再干擾我做「三件事」了等等求結果的、為了保護自己利益的私心,所以他只承認我這個人好,卻不說是大法好。

給他講真相不聽,表現很惡時,自己動心了嗎?動的甚麼念?動心了,而且還憤憤不平,腦子裏反映的都是很不好的念頭。自己在這些年痛苦的經歷中不知不覺對丈夫產生了很深的怨恨,這顆怨恨心在他表現不好時,就會想「給你講真相不聽、那麼惡毒的謗師謗法只有等著銷毀的份兒了」等等惡念。由於這些怨恨和惡念自己沒有意識到,更沒有及時清除,經常在思想中被它們干擾並加強,所以實際上起了往外推丈夫的作用,一給他講真相,他就表現對抗,原來問題出在自己這兒。師父講過「相由心生」[4]的法理,自己首先得把心擺正,清除那些惡念,不被情所困,把丈夫當作一個普通眾生對待,結果肯定就會不一樣。

師父講:「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後走過來了,師父給你們安排了這樣的路,你們怎麼走過來的?這一切最後不能不看的。」[5]

是師父和大法給我指明了方向,正確面對自己的修煉環境,修去層層的怨恨,清除那些惡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修去自己思想中所有阻礙丈夫明白真相的人的觀念、想法,修去「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6],修去情,修去怕,修出善,修出正念,修出真正善良的真我。我感到那些恨和惡都是生命和物質的真實存在,去掉一層還有,去掉一層還有,只不過越來越弱了。隨我心性的提高,丈夫的態度也在逐漸改變。

我一遍又一遍的背師父講的:「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後那些因素解決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樣?人沒背後的因素你告訴他幹啥他就幹啥。你是修煉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個常人,他是沒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決那些背後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決問題,才能使形勢發生變化,才能使人發生變化。」[7]

多學法,加大力度發正念!「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8]。是啊,我有宇宙中最偉大的師父和最大的法來指導,還有甚麼能阻擋的了救丈夫的決心呢?用熔化鋼鐵般的意志,「不管你再不好、再壞的東西,像鋼鐵一樣的東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9]大法給我正念,讓我生出無量的信心和金剛般堅定的意志,一定能救了丈夫!一定能走出一條光明的修煉之路!

在工作環境中證實法,正念救人

我在事業單位工作,不是很忙,但會經常接觸企業的一些辦事人員。我用從大法中修出的美好,在工作環境中證實法。對來單位辦事的人,盡自己所能幫助他們又快又好的辦好,替他們著想,讓他們少跑冤枉路,同時也儘量用正念和善心給他們講真相,當面送給他們神韻光盤、翻牆軟件和小冊子等,大多數來辦事的人都選擇了「三退」,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有一次,來辦事的人和我同辦公室的人聊天,我邊工作邊對她發正念:一定要救了她。結果很快她從同事那邊走過來,眼睛裏竟含滿了淚水,對我說:不知道為甚麼,看到你就想哭。我心裏也很感動,給她講了真相,並給她取了個好聽的名字,她很高興的同意了「三退」,並接受了護身符。後來她就改用了我幫她起的那個名字(和她原來的名字諧音),我在心裏一遍一遍的感謝師父,感恩大法的威德,為又一個生命明白真相而由衷的高興。她走後,同事很奇怪的問我,那人是否和我認識,怎麼會很突然就哭了。我笑笑說:以前從來沒見過,這是第一次,可能是緣份吧。同時告訴同事自己當時心裏的想法以及大法救人的一些實例,很可惜她怎麼也不相信,到現在也沒能明白真相。

由於工作關係,很多來辦事的企業會主動給我送購物卡和各種禮品,很多我都當面謝絕了,告訴他們: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要別人的東西,心意我領了,東西不能要。對於堅持留下的,小的東西我就通過快遞給退回去,大一點的則親自送回他們單位,並附上一些大法真相資料。通過大法弟子正直、善良的表現,這些人對大法都有了正確的認識。當我被邪黨機關迫害撤銷職務,並不再負責這項工作時,很多人都同情的打來電話安慰我,對這樣的處理都感到憤憤不平,表現了他們正義的一面。

幾年前,我在宿舍單元門裏貼了一張不乾膠「天滅中共在即,退黨團隊平安」。只記得當時甚麼也沒多想,就想讓身邊的眾生都看到這句話,真心希望他們都能明白真相,誰也不要撕毀它。就這純淨的一念,這張不乾膠除了外圍的邊被人撕壞了一點,基本上沒被破壞。六、七年過去了,字跡也不消退,一直在那兒牢牢的粘著,散發著正的能量,護佑著有緣的生命。

在平時買菜、購物、打出租車時,我也是隨機緣講真相,當面送真相資料。遇到過很多感人的事,看到眾生明真相、得救後的喜悅,心裏由衷的為他們高興;也遇到一些拒絕聽真相、不接受真相資料的,心裏只有深深的惋惜和遺憾。面對面講真相方面自己做的太少了,身邊還有很多親人、同事、同學不明真相,深感自己的責任重大。只有學好法,用理智、智慧和正念去救度眾生,真正的做好「三件事」,才能走正、走好師父給安排的修煉之路!

十幾年來,在修煉的路上經歷了很多的風風雨雨,在人心難捨中做過一些不符合法的錯事,也曾因放不下執著違心的背叛過師父和大法,是慈悲無量的師尊一次次把我從跌倒中扶起,呵護著我、指導著我,用大法的無邊佛理拂去我心中的迷霧,洗去層層的塵垢,讓我找到真正善良、純淨、無私的真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