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相幣、發神韻光盤和修心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我從二零一零年起參與製作真相幣的項目。一開始接觸真相幣只不過是我自己準備點錢熨燙完之後送到資料點打印,只夠自己用。

記得有一次去資料點,看到資料點的同修又是協調同修打印的錢很髒還不平整,同修打印的很費勁,當時我說這麼髒的錢還打啊,同修說這是老年同修拿來的,而且同修家做買賣,周轉的很快,同修有這份心就很不容易了,我也不好說甚麼。

回來後我就想,協調同修那麼忙,我也是大法弟子,我應該承擔起這個項目,從那以後我就利用上兒子開店的機會,在公交車上找乘務員換錢,換錢都成了習慣,每次換錢都不少換。好像那錢就是為我準備的,和同修配合到車的終點站去換錢,特別是過年,有時最多能換七、八千元,錢換回來之後,先挑出不行的,再洗,洗完了晾乾了再熨,前前後後得幾個小時,然後送到另一個資料去打印。

這其中是修心的一個過程,有時會著急,還會埋怨丈夫同修。從去年開始供應三個點的真相幣,有一個點的同修和我分頭到集市上小賣店去兌換真相幣,用量大,有時丈夫同修就說讓他們自己整,我說我做我該做的,有時換回來的錢也有真相幣,都沒打蠟,這時向外看的心和埋怨的心又上來了,叫打蠟為甚麼不打蠟呢,都是現成的真相幣,就打點蠟不行嗎?因為打蠟的真相幣字不怕濕而且保持時間長。通過學法向內找,認識到這是去我的人心,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應該做我該做的,做我能做的,讓真相幣能更持久的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所以我就盡可能都打蠟。

當我真正用心去做的時候,師父看到了我的這顆心,二零一二年年初,丈夫同修回來對我說,有一個同修能換到錢,問我要不要,我說要,怎麼不要?這麼好的事!可是當錢拿回來時,更好的事是每一捆錢都是挑好的,而且都是八、九成新的,拿來熨一熨就可以了,省了我很多時間,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師父慈悲和偉大,在這裏我也謝謝同修的幫助。

在送真相幣的過程中,一開始也有怕心,就把換回來的舊錢摻到真相幣裏去,隨著心性的提高,現在可以把一疊疊嶄新的真相幣兌換出去,兌換真相幣的眾生都明白真相。

記得有一個攤主,我給他講過真相,他說黨員也知道中共邪惡腐敗,但就是不退,每次真相幣到他那他只能得到一捆或者是沒有,有一次又剩一捆給他,他說就一捆真相幣啊,拽我兜看看還有沒有了。我說沒有了。我說給你講真相你也不退,他趕緊說,退,說退就退,現在就退,還把他的真名告訴我了。

還有一個店主她是信耶穌的,不理解大法。通過講真相明白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救度眾生,每次送真相幣,她都高興的留下,她也做了三退。

還有的人看到真相幣就說,這真相幣上怎麼說的這麼對啊,說的都是中共的所作所為,說這話的是一個小超市的老闆,一家三口已全退了,而且他自己都明白,是因明白了真相,他的買賣是越做越好。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到集市上都不用你挨個去問,他們自己就找你要了。你叫他們查一查,他們說不用,信著你們了。在法中我悟到只要我們真正用心去做,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就會走出一條屬於我們自己的路。

師父說:「甚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就邁不出去那步了。」[1]、「得你自己親身去做、去修、去實踐,辛苦是你修煉的一部份,你要想辦法找到你該救的人。這都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2]「比如說你們剛才發言還在講神韻,其實我跟大家說清楚點,神韻是救度眾生的,這都知道,可是你們想過嗎?那也是師父給你們開的一次互相配合、沒走出來的走出來的一次機會。」[2]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的認識提高了,師父把甚麼都鋪墊好了,就差我們去做去了,我一定要邁出那步,以前三件事也都做,但不是太精進,當今年的神韻晚會光盤下來之後,我們大組的同修就形成了整體,突破了觀念的障礙,每星期出去一次,帶著神韻的光盤挨家挨戶的送神韻講真相。

記得頭一次出去,我們是四個人剛出去就碰到一個人在自家地裏幹活,跟他講真相,他很不善說些不好聽的,一連遇到三個人都是這樣,同修說怎麼這樣,我說咱不被他帶動,那是假相是干擾,我們調整心態不被他帶動,之後我們倆人一組,挨家送神韻光盤、講真相,有時送神韻光盤緊接著講三退,有的人他接了神韻光盤,但一講三退不要光盤了,後來我們根據不同的情況去做,看到面善的人先誇他這個人很面善,一定很善良,然後講三退幾乎是都退,退了之後再告訴大法真相。在挨家挨戶講的過程中,我們都有一種體悟,就是在家的老年人或者是中年婦女較多,走不出來沒聽過真相,跟他們講他們都能接受,多數都做了三退。

有一次我跟一老年同修帶著神韻光盤去講真相,路上遇見兩個人,一時找不到話題,忽然看見電線桿上的神韻海報,對他們說你們看過這個神韻海報嗎,他們說沒有,找到了話題就跟他們講,其中一個接了神韻光盤,他說以前的看過,挺好,一邊走一邊講。這時迎面過來一個人,我只顧跟這人講了,只看那人一眼感覺眼熟,也沒打招呼,沒想到她走了兩步回頭招呼我,我回頭仔細一看是我家以前的老鄰居,已經三十多年沒見面了,這時同修和我趕緊給她講真相,她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還要給我們神韻光盤的錢,我們說不要錢送給你的,那一刻我想,差一點留下遺憾,是師父慈悲,才沒有錯過這個生命得救的機會。

最近講真相,使我真正體悟到師父講的「因為操縱人的邪魔爛鬼越來越少。」[3]有時講真相不用你說的太多,幾句話就退了。

前兩天講了一個人,她得的是癌症,我先告訴她,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她這是報應,她罪太深了,我說法輪大法是佛法,佛法慈悲,佛法無邊,她說這我信,我又給她講三退,她很痛快的退了黨,她說這個黨太腐敗了,要是文化大革命我都敢反黨。現在的真相真的是很好講,只要你用心去做,其實我們都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不過是跑跑腿,動動嘴,要是沒有師父加持,我們甚麼都做不了。

最後想說的是我們都能趕快走出來承擔我們的責任和使命吧,抓緊有限的時間,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吧,時間不等人哪。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