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事件促更多酷刑迫害曝光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中共央視、新華網等眾多媒體在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突然刊登以《青島破獲法輪功人員偽造‘酷刑迫害’圖片案》為標題的所謂「新聞」,誣稱法輪功學員自己演示酷刑,將照片發往海外用來抹黑「國家」形像,不過報導最後還稱,類似的照片「在以前收繳的光盤和資料中就已看到過」,也與近期在國內外網站上流傳的法輪功遭迫害的情節「高度相似」。

問題的實質是,中國法輪功學員是否遭受酷刑迫害?如果酷刑是真實存在的,法輪功學員通過模擬演示照片、並明確表明是模擬場景,以這種直觀的方式向人們揭露迫害,又何罪之有?山東青島警方所言的「歪曲事實、散播謠言,抹黑中國形像」的說辭又有何憑據?歪曲事實、散播謠言、抹黑中國形像的不正是青島警方以及製造這場迫害的中共江澤民團伙?

法輪功學員這十四年來在中國遭受的慘無人道的迫害,包括種種酷刑折磨,在國內外早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眾多的案例還被聯合國備案。前聯合國酷刑特派專員諾瓦克教授在聯合國第十三屆人權理事會上,向聯合國提交了世界範圍內酷刑問題總結報告,特別提及中共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

諾瓦克教授收到對中共在政治動機驅使下使用酷刑的可信的指控,他在報告中描述了各種酷刑:「受害人遭受未經掩飾的、不加制約的暴力虐待。他們經常遭受拳打腳踢,直至昏迷;遭受棍棒、警棍、鐵棒、槍托或 錘子毆打;遭受鞭子或鏈條抽打;頭上被套上塑膠袋或防毒面具窒息,有時添加辣椒或類似的刺激物;皮膚受到香煙或滾燙的金屬器具燙;身體敏感部位受到嚴重毆 打或電擊,如生殖器;大腿小腿遭踩踏,指甲被針插。有時甚至被有目的地槍擊。這個列表可以輕而易舉地擴展。受害人通常被銬在椅子或暖氣片上,被剝光衣服赤裸身體或吊在天花板上。」

報告中提到,有很多臭名昭著的酷刑,比如「飛著」、「燒雞大窩脖」、「老虎凳」、「熬鷹」、「開飛機」。

不久前,中國大陸媒體曝光了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的酷刑「上大掛、坐老虎凳、綁死人床」等,讓聞者無不震驚,而馬三家正是中共重點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基地之一。

再看看青島警方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綁架的這幾位法輪功學員陸雪琴、崔魯寧、劉秀貞、劉秀芳、劉秀芝、韓正美(77歲)、楊乃健,他們自己或者親友有沒有遭受過酷刑?這七位法輪功學員5月2日被劫持之前,都被迫害過,而且還大都遭受過酷刑。

其中劉秀貞、劉秀芳、劉秀芝是三姊妹,韓正美是她們的母親,楊乃健是劉秀貞的兒子,他們原本一個祥和幸福的家庭,在中共惡黨搞的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血腥迫害中家破人亡,自從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一家沒有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甚麼保證書、按手印、洗腦班、罰款、抄家、扒房子、非法拘留、強關精神病院、非法勞教、非法判刑,這些事在這個家庭中就像走馬燈一樣,輪流著發生在每個家庭成員身上。七十六歲的父親劉洪積(退休之前是青島水族館出海船員)於二零零七年的五月二日離世前夕,家人向濟南女子監獄要求讓大女兒劉秀貞回來看看老人,遭到獄方無情的回絕。

下面看看這幾位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部份酷刑迫害:

崔魯寧二零零六年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濟南監獄一監。惡警為了迫使崔魯寧放棄信仰,扒光其下身,強迫她光著下身蹲了兩天兩夜。那時她還是一個未婚女子。

陸雪琴二零零八年一至二月,在青島市北分局遼源路派出所,遭到惡警閔行和市北刑警三隊一個惡警毆打,並九天九夜不讓睡覺,多次昏死。在第二至第四天,惡警閔行踩住陸雪琴的腳部和腿部狠狠碾壓,猛踢她的腿部腹部,用拳頭猛搗其頭、眼、太陽穴,用手機砍其頭部,揪其頭髮把人提起來反覆摔到地上。惡警閔行說:「你知道為甚麼要給你檢查身體?檢查證明你有心臟病和高血壓,我打死你我沒有責任,你是死於心臟病、高血壓!」

劉秀芳二零零零年農曆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被綁架到李村中韓精神病院。第二天早晨大夫、護士來了七八個,強行給劉秀芳輸液。劉秀芳堅決抵制,被一位男大夫揪著頭髮拖上床,身體呈「大」字形捆綁著。在捆綁過程中,她被一位男大夫用膝蓋頂住心口窩,並用拳頭猛擊她的太陽穴。劉秀芳被綁在床上輸了七天破壞中樞神經的藥。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晚,楊乃健和二姨劉秀芳、媽媽劉秀貞到青島市城陽區流亭街道仙家寨村散發真相資料,被流亭派出所綁架。在綁架過程中,惡警將他打得滿臉是血。還有一惡人用電棍狠狠地敲在了他的頭頂,電棍前面的燈罩嘩啦一聲碎了。在派出所裏,一惡警從劉秀芳身後上來就揪住她大衣往下扒,又抓住圍巾勒著往下拽,不管她生命安危。劉秀貞看到此情景,就說「你們這些流氓」,被惡警瘋狂地打了一耳光。派出所裏的惡人穿著皮鞋用後跟在楊乃健的腳趾上捻來捻去。還有一個惡警讓他弓著腰成九十度,用茶杯蓋那個帶尖的蓋猛磕他的頭心。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晚八點多鐘,流亭邊防派出所的七、八個惡警、惡人在楊乃健的家門口綁架他和劉秀貞、楊友芬,將他拖到馬路上並當眾毆打,不顧生死,猛踢下身。在派出所,惡警當著劉秀貞的面毒打她的兒子楊乃健,當著楊乃健的面毒打媽媽劉秀貞。其中一惡警穿著皮鞋用腳猛踢劉秀貞的下巴和前胸。第二天凌晨,派出所司機白蒙豪用膝蓋猛頂楊乃健小腹部位,致使他當場大小便失禁。惡警袁喜道用橡膠棍瘋狂毒打他的後背、前胸、大腿,並用拖鞋狠抽臉部。袁喜道還毫無人性地問楊乃健:「我當著你的面把你媽打死了,你恨不恨我?」

上述事實非常明確地說明,中國法輪功學員們受到的酷刑是非常殘酷的。那麼他們用模擬演示的酷刑圖片曝光邪惡的迫害不應該嗎?中共誣陷說法輪功學員「偽造」酷刑圖片,正是佐證了中共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酷刑。這些文字打手,故意將「中共」與「國家」的概念混淆。中共明明自己作了惡,卻要用國家形象來煽動民眾仇恨受害人。其實,中國在國際國內的「形像」到了今天這一步,不都是中共這幾十年統治抹黑造成的嗎?將自己的罪惡栽贓給別人,是中共的一貫伎倆。

中共喉舌關於偽造「酷刑迫害」圖片的報導,正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欲蓋彌彰,不僅暴露了酷刑的存在,而且再一次引起人們關注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