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拋出精神衛生法 劉勇等仍被精神病院劫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大陸首部《精神衛生法》從今年五月一日起正式「施行」,首次明確了精神障礙患者「非自願醫療」的概念、標準和程序等。多次參加該法修訂的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副院長說,《精神衛生法》希望通過設定嚴格的標準和程序,防止把精神正常的人診斷為精神病,同時規定了法律的責任,懲處違反精神障礙診斷標準,將非精神障礙患者診斷為精神障礙患者。

這是中共的又一次招搖撞騙,中共一貫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就如同一個歹徒穿上西裝殺人越貨,中共在頒布《精神衛生法》的同時,一些法輪功修煉者仍在精神病院遭受摧殘。

法輪功學員劉勇,現年四十二歲,原是邯鄲市邯鋼集團職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曾因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一年六月,由於中共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他的母親竟然夥同邯鋼集團領導,強行將自己精神正常的兒子劉勇送入保定精神病院,那一年他三十歲,一個血氣方剛的健康小伙子,就因為拒絕放棄自己的信仰,在保定精神病院這個人間地獄一關就是十二年。

保定精神病院同勞教所、監獄一樣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二十四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該精神病院,至少兩名法輪功學員在那裏被迫害致死。

剛到那裏,保定精神病院每天強迫劉勇吃破壞中樞神經的藥,每次還要他張嘴檢查是否將藥咽下。他們曾對劉勇說:「我們知道你沒病,我們這麼做是迫於壓力,不得不這樣做。」醫院還強行給劉勇注射一些不明藥物,在極度痛苦中,劉勇險些喪命。有時被折磨的只剩下一絲意識尚存,僅憑著對「真、善、忍」信念,劉勇頑強的活了過來。

精神病院鑑於劉勇是個正常人,就讓他每天幹固定的活,劉勇利用到院中倒垃圾的機會曾兩次試圖逃出,都沒成功,第二次是從長途汽車上被截了回來,從此便被徹底封閉了起來,連樓道的門都出不了,每天打掃樓內衛生,包括打掃廁所。劉勇堅守法輪功學員在哪裏都得做一個好人的原則,他說:「無論到哪裏都得讓人知道法輪大法好!」

醫院擔心劉勇遭迫害的詳細情況外泄,不允許劉勇擁有一支筆、一張紙,不許通信、通電話,不許親朋探視,就是在遠處偷偷看他一眼,都不行,將劉勇與外界完全隔絕,關心劉勇的親朋好友把電話打到病區的醫生辦公室,醫院從來不讓劉勇接電話。暗無天日的十二年,不知劉勇是怎樣過來的。

這種限制人身自由關進精神病院強制治療的方式即非自願住院治療,《精神衛生法》有嚴格的標準,必須是有傷害即對本人或他人造成了傷害,還必須是嚴重的精神障礙患者,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劉勇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努力的做一個好人,不會對任何人造成傷害,更不是嚴重的精神障礙患者,他是一個健康的成年人,顯然,保定精神病院應該無條件立即恢復劉勇的自由。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四年來,僅邯鄲一地「被精神病」的法輪功學員就不少。

楊寶春,邯鄲市錦航絨布廠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九月因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非法勞教兩年,在此期間,被勞教所惡警迫害致截肢,勞教所為推卸責任直接將他送進安康精神病院,為了讓楊寶春成為一名真正的「精神病人」,該院院長王玉賓夥同護士馮永彩,常常把一種無名藥物偷偷放在飯裏。楊寶春食用後,一直口水不斷,說話口齒不清,舌頭發硬,渾身無力。這樣一關就是四年。

二零零五年底,為了阻止他上訪討說法,單位領導又將他關進永康精神病院,在這裏楊寶春經歷了非人的折磨,他曾於二零零八年初靠單腿跳著逃回家,但永康精神病院哪肯放過,又將他粗暴抓回,至二零零九年,家人發現楊寶春被迫害致完全精神失常。

《精神衛生法》的頒布,不過是中共欺世盜名的騙局,劉勇等法輪功學員仍被精神病院劫持就是明證。但是既然這個法律已經開始所謂的「實行」,那麼就更加明確的坐實了中共以精神病院劫持迫害法輪功學員是違法犯罪,參與迫害的不法人員、包括所謂的醫生,如果不立即停止犯罪,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並賠償損失,那麼這些參與迫害者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嚴懲。

在這裏我們也警告保定精神病院,法輪大法是佛家正法,你們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弟子天理不容。你們的惡行已經一一記錄在案,儘早醒悟,用行動來彌補你們給法輪功學員造成的傷害,求得原諒才是上策,否則,所有正義的力量將協同劉勇們向你們討還公道,徹底清算你們的罪行,直到將行惡者繩之以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