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騎木方、騎木馬、騎馬札子、坐板凳腿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共惡徒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隨便找個甚麼東西都可以當成刑具,逐漸地就演變成一種酷刑實施下去。

騎木方

二零零零年八月,有法輪功學員在遼寧馬三家教養院男所新收大隊見到過一種木方。每根木方都是一巴掌寬一米多長,每根木方上坐三個人,有時騎坐,有時橫坐。木方是硬質木材製作的,稜角分明,坐上去一會木稜就嵌進臀部的肉裏去。坐著還好受點兒,可是要是被逼著騎上呢?特別是夏季裏只穿一條褲子坐在木方上,大家想,那麼寬一點,木方上的兩條稜硌在臀部上真象坐在刀上一樣。臀部割破了再坐上去,那真是鑽心地疼痛。要坐到甚麼程度?一直到坐破後結疤了,再到最後磨出繭子不疼了。惡警看你不疼適應了,再變換新的方式來折磨。

騎木馬

這是吉林省長春市奮進勞教所的酷刑。中共惡徒見大法弟子不放棄信仰,就找來一個將近兩米長,不到兩寸寬,一米多高的凳子,逼法輪功學員一個個地騎上去,然後在最後一個人的背上蹬一腳,人與人間的空隙靠實後,十幾個人就全騎在了凳子上,雙腳離地。惡徒們管這叫「騎木馬」。一寸多寬的凳面,兩條稜正好硌在臀部溝處,疼痛難忍,時間一長,痛苦的滋味無法形容。法輪功學員孫世斌經歷過這種酷刑。

騎馬札子

馬札子是一種小型的坐具,人們時常也能見到。它是由兩個長方形的木框交叉組成,木框的交叉孔中穿上鋼筋或螺絲,上面繃帆布或皮條,可以合攏,便於攜帶。馬札子在黑龍江哈爾濱監獄就是一種刑具。騎「馬札子」就是把馬札子並成一條線,立起來兩端著地,像騎馬一樣騎在不足三公分、中間還有螺絲備著螺絲帽的稜上。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惡警張久珊指使關德君、劉彥朋、金志東、李東輝及劉忠利等犯人,強制法輪功學員孫殿斌騎馬札子,並逼他頭頂著牆,身體稍有動彈就打,直到後半夜。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李長安等七位法輪功學員被轉到哈爾濱監獄集訓隊。犯人關德君以法輪功學員沒規矩為藉口,對李長安、吳平、劉貴福、李佔斌、張淇、劉立強進行迫害。逼他們騎馬札子,把馬札子合上後,立著坐,像騎馬一樣騎著坐,兩手放在膝蓋處必須坐直,從晚上九點坐到零點,第二天早上四點坐到六點後開飯。

二零零四年春,法輪功學員袁清江被劫持到哈爾濱監獄集訓隊,遭到騎馬札子殘酷迫害。白天幹活比騎馬札子要輕一些,可是惡警就是不讓他幹活,強迫袁清江一直騎坐在馬札子上。每天幹活時都能看見他坐在車間裏,由包夾犯人監督著。袁清江一坐就坐了十八天!還得擺姿勢:兩手臂平行向前伸直,或向兩邊側伸。

坐板凳腿

坐板凳腿是河北省第四監獄的「發明」。監獄將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編在一起,成立了所謂的攻堅班。攻堅班上,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熬鷹」:持續不准睡覺,犯人和警察輪番值班,睡覺就用乾毛巾擦眼球。惡徒把板凳翻過來,強制法輪功學員坐在凳子腿上,腿還要散盤起來,讓全身重量壓在凳腿上不准動,動就挨揍。不久還限制飲食,甚至禁食、禁水、禁上廁所。每天不斷用造假的錄像進行洗腦,有時還毒打。按犯人的經驗,一般四天,人就開始尿血,五天就精神崩潰了。王書軍被「熬鷹」,騎在馬札子上,連續七天七夜不讓睡覺,頭上被惡人打得傷痕累累。

上海提籃橋監獄惡警還有另一種利用板凳腿殘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就是把方凳放倒,方凳的凳面、兩隻凳腳以及兩腳間的橫檔形成一個長方形的空,四週是硬雜木組成的方框。幾個壯漢把法輪功學員強制放上去,再用腳把法輪功學員的身體踩進這個空,使法輪功學員的身體成V型,再揪住頭髮向下拉、踩住法輪功學員的腳,使身體成M型。

看似簡單的工具卻被中共惡徒用作摧殘法輪功學員的刑具,真是十分殘忍。這說明讓人最大程度承受痛苦的主要就在於實施酷刑的中共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