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惡徒對待律師的惡言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在正常的社會中,人們不大可能對律師做出違反法律的言行,主要因為律師精通法律。可是在中國,特別是對於握有實權的中共官員來講,他們對待律師的態度卻完全超出人的想像。換一個角度講,執法人員對待律師的態度最能直接反映這個社會的法治狀況。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四日有幾篇報導涉及到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一起看一看。

罵律師

河北省唐山市唐海縣第十農場的商人鄭祥星,於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綁架,家人為他聘請了北京的董前勇律師。三月十七日,董律師與鄭祥星的妻子一塊去到公安局副局長劉加滿的辦公室。劉加滿一聽是為鄭祥星的事而來,就破口大罵,對律師進行人格侮辱,吼叫著:「甚麼破律師,滾出去。」律師跟劉加滿講這是律師職責,他有權這樣做。並明確告訴劉加滿綁架關押煉功的學員是不符合法律的。劉加滿理屈詞窮後又恐嚇起律師來:「你也是煉功的吧,把你也抓起來」!律師對劉加滿說:「煉功有甚麼錯?」劉加滿又辱罵鄭祥星的妻子,並恐嚇說:「我不出兩個月把你也勞教了。」

騙律師

黑龍江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韓秀芳與劉春蘭都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了,可地方當局卻對兩位老人進行非法審判。雙方家人為她們聘請了北京的黎律師與陳律師。今年四月七日,北京律師收到愛民區法院的《出庭通知書》特快專遞,通知四月十一日上午九時在「牡丹江市公安局監管支隊」(即看守所)公開開庭審理此案。四月八日,自稱張穎的法官用手機給律師打電話,又通知說「被告人病重,原定十一日上午的開庭取消」。說了這樣簡短的一句話後,就迅速掛斷電話。

律師懷疑法院設圈套製造「律師拒絕出庭」的假相,遂於四月九日下午連夜趕往牡丹江愛民法院。四月十日上午九時許,律師來到愛民法院,打通法官張穎、王楠電話,詢問明天開庭的事情是否真的取消了,並再次要求獲得起訴書、查閱複製案卷、遞交取保候審申請書等證據材料,遭到粗暴掛斷電話,拒絕接待。律師又向院領導盧俊成打電話,反映問題要求協調解決,同樣被粗暴掛斷電話。

律師擔心法院耍詐,十一號上午就去看守所等著,樓上樓下挨個辦公室找,沒見「開庭」的任何跡象,也沒人通知說開庭,下午就離開了牡丹江。律師一走,愛民區法院卻在下午秘密開庭了,非法審判兩位老人。

中國法律是有規定的,當事人請了律師,法院有責任通知律師開庭的時間和地點,可是牡丹江愛民區法院的法官卻採取如此欺詐的手法,真令人不齒。

嚇律師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四川省米易法院對四川米易縣白馬鎮掛榜鄉法輪功學員龔順會非法庭審,誣判龔順會有期徒刑四年。龔順會上訴到攀枝花市中院,再次請二位正義律師為自己辯護。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上午,米易縣法院和攀枝花中級法院在米易法院對龔順會非法開庭。法庭上,法官以當事人請的律師未經法院同意為由,不准正義律師為當事人辯護。可是法律規定:請律師由當事人自己決定,法院無權審批。律師拿出法律條文後,法官啞口無言,勉強允許一個律師辯護。律師以「信仰無罪 憲法至上」進行辯護,法官威脅律師說:你不是中國人,是美國派來的法輪功學員。還說要調查律師的身份。律師頂著壓力為龔順會作無罪辯護,法官又無理制止,繼續威脅律師說:你再說,警察和國安在外面等著你。

趕律師

今年四月十二日上午九點三十分,遼寧省丹東市振興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陳新野、韓春龍非法開庭。法庭上,韓春龍提到站前派出所對他刑訊逼供,警察打耳光,六、七個警察一起拳打腳踢。律師讓韓春龍繼續說,韓春龍就說自己還被噴辣椒水。刑事庭庭長陶佔華無任何理由下令,將韓春龍委託的兩位律師清出法庭,兩位律師被五、六個法警連扯帶拽推搡出法庭。

打律師

遼寧大連中山區法院原定四月十二日上午九點三十分在大連市中級法院第六庭,對去年七月六日被綁架的十三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庭審,可是卻在四月十一日晚突然取消開庭。(後有消息傳出說,在大連中院突然臨時電話通知延期開庭後,律師們前往法院索取書面通知時遭到毆打,身體多處受傷。)

一天之內,明慧網的報導中涉及這麼多中共惡徒野蠻對待律師的惡言惡行,真是令人吃驚。當然,這不是明慧網有意把多篇報導放在同一天一起發表的。拿律師王全璋來說,他這一次遭到了毆打,可是在四月三日至六日,有關他為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遭非法拘留的事卻傳遍了網絡。而且王全璋律師也不光這一次被毆打,上一次被拘留,他還因為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曾經遭遇過黑龍江法官王傳發的謾罵和毆打,遭遇過上海徐敏芳法官的當庭驅逐,遭遇過唐山警察的汽車夾擊。

律師在中共的社會中,成了中共暴徒可以肆意對待的人,這是中國人的悲哀。律師的遭際說明,中共暴政下,法律只是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