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共頭目受審 中共「革命」罪惡曝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在柬埔寨首都金邊,正在接受聯合國國際法庭審訊的前紅色高棉領導人、柬埔寨共產黨頭目喬森潘和農謝首次在庭上,向當年暴政的受害者家屬道歉。二零零九年二月由聯合國推動的群體滅絕案法庭在柬埔寨首都正式開庭,以戰爭罪、反人類罪、酷刑及謀殺罪指控,開始對前波爾布特共產黨政府(紅色高棉)的五個高官進行審判。

前紅色高棉監獄長康克由,在審訊中承認:一九七五至一九七九年負責看守S21監獄期間,有一萬五千人被他以嚴刑逼供手段虐待致死。康克由於二零一零年被判處三十五年監禁。但他辯稱:自己「僅僅是執行命令」。法庭駁回康克由的上訴。

一九七五年至一九七八年,中共一手扶持、豢養的波爾布特領導的紅色高棉在這個人口不足八百萬的小國,屠殺了近二百萬人,其中包括二十萬華人。

據《九評共產黨》一書披露:波爾布特是毛澤東的絕對崇拜者,從一九六五年開始,曾經四次來中國當面聆聽毛澤東的教誨。早在一九六五年十一月,波爾布特就曾到中國訪問三個月,陳伯達和張春橋等人給他講述「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等理論和經驗。這些都成為他後來奪權、建國、治國的依據。回國後,他將原來的黨改名為柬埔寨共產黨,並仿中共農村包圍城市的模式,建立「革命根據地」。

一九六八年柬共正式成立軍隊,到一九六九年底也只有三千多人,但到一九七五年攻佔金邊之前,已發展成為「裝備精良、作戰勇猛」的近八萬人武裝力量。這完全得益於中共的「革命輸出」。王賢根著《援越抗美實錄》上說,僅在一九七零年,中國就援助波爾布特三萬人的武器裝備。一九七五年四月波爾布特攻下柬埔寨首都,兩個月後,就到北京拜見中共,聽取指示。顯然,紅色高棉殺人沒有中共的理論和物質,包括人力支持是根本就辦不到的。

在新聞報導中,中共邪黨媒體隻字不提柬埔寨共產黨,以及與它千絲萬縷的聯繫,就是想掩蓋它殺人如麻的罪惡歷史。中共執政幾十年不但不停的輸出暴力與殺人手段,它難以掩蓋造成了至少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給上億個家庭帶來毀滅性的災難;難以掩蓋「六四」對學生的屠殺;從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及其學員至今,迫害已經持續了十四年。據不完全統計,已有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迫害致死;十幾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勞教制度本身就是法律以外的怪胎,是為各個時期迫害民眾專門設立的)、判刑關進監獄;數千法輪功學員在精神病院遭受毒針、毒藥迫害;更令人憤慨與震驚的是,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邪黨活體摘取器官牟取暴利。邪黨之罪惡斑斑在冊、罄竹難書。

中共的邪教本質註定了它不停歇的殺人的性質,就如網友在新聞評論中所說的:他們殺人不但殺害普通百姓,他們的高級官員也包括在內,甚至是他們的同盟。為了掩蓋罪惡或者既得利益或者苟延殘喘,邪黨甚麼都做得出來。

圖:紐倫堡國際戰犯法庭經過對納粹集中營死亡護士組在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中所犯罪行的認定,於一九四六年對她們執行死刑。
紐倫堡國際戰犯法庭經過對納粹集中營死亡護士組在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中所犯罪行的認定,於一九四六年對她們執行死刑。

善惡終有報。天理的公平一再展示給世人,正如本文開篇描述的,這些殺人兇手終究會被送上人間的法庭、道義的法庭;終究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天理的報應。

那些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一些公、檢、法、司等參與迫害的人,也在說「共產黨叫我幹的」,你們面對這些前車之鑑該醒一醒了:今天中共邪黨大勢已去,它由於作惡太多現在已如驚弓之鳥甚麼都怕,它怕罪行的一個一個被揭露;它怕一億三千萬人覺醒的退黨大潮;甚至老百姓買個口罩、打印點東西它也怕得要死也要實名制。中共邪黨目前的狀況是一堆爬滿蛆蟲的敗物,你們指望它迴光返照嗎?趕緊退出邪黨、停止助紂為虐才是明智的,繼續與之為伍只會成為邪黨的陪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