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自己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今天學法時想起外甥女的一件好玩的事,就想過去把這事講給她媽聽,但是思想中想,說這個幹甚麼?可是看書就看不下去了。就過去和她說了。結果,她媽沒覺得好玩,也沒怎麼理我。我有點訕訕的。不由得想,為甚麼呢?為甚麼要講這個?目地是甚麼?原因何在?甚麼東西支使的?

我明知道是在影響學法,甚至都想到了不應該說,還是去說了。自己經過向內找發現:

一、我經常會說外甥女可愛好玩的事情,是因為有情,願意和人說,顯示孩子可愛或者某個優點。人都愛炫耀自己家的孩子。這是情和顯示心。

二、願意和她媽說,是認為她媽也會覺得有意思,感覺有人分享。這是人希望得到別人認同的心。

三、通過誇獎人或者人看重的、在意的人或物,這樣會讓對方開心,這是討好別人的心。人的觀念認為,你誇她,她就會覺得你好,喜歡你,這是圖名的心。

四、我對強勢的、氣勢壓過自己的人,或者傷害過自己的人,會怕這種人,潛意識中會不想惹這種人,會自保。自保的方法就是讓她開心,讓她認為自己好,她就不會傷自己。這是自我保護的心,也是怕心。

五、主意識不強,思想中淡淡的想過不應該說這些,可是一飄而過,主意識做不到主宰自己。做不到警醒,修煉意識不強。這裏還反映出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不敬師,不敬法。

學法時,放下書去說閒話,這個執著心壓過了學法。可見在內心深處,沒有把法看的那麼重要。

我今天還在想,為了維護法,覺得自己可以付出生命。可是事情的真相是,在實踐中,行為中,是把法放到了最後一位。學法時,發生的大事小事,都會把書放下。餓了,把書放下;渴了,把書放下;想起一件事了,把書放下。嘴上說的好聽,可是,行為才是真正人心的表現。也就是說,我把法看的最不重要。如果真像我說的可以為維護法付出生命,那法在心裏會是多聖潔,多神聖,多重要。而實際呢?

古代的人看經書拜佛前,都要沐浴更衣、齋戒、敬香等。我在看大法書的時候,不是抱著「這是萬古難尋的大法,千萬年難得的機緣」的珍惜的心,常常都是覺得書就在手邊,想看就看了,覺得很容易。這就是不敬師,不敬法。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煉功人有了這顆敬仰的心,修煉的時候,佛像上的法身就為他護法,看護著他,保護著他,這是開光的真正目地。」

「敬仰的心」,師父已經告訴我們了,所以我們每次拿起大法書的時候,提到師父的時候,都要生起敬仰的心。

師父說過:「欲正其心,先誠其意。」[1]古代的時候,徒弟求法,都是要經過很多次考驗的。看心誠不誠,能不能吃苦,能為修煉付出多少。要經過非常嚴苛的考驗師父才會收你當徒弟的。而我們的師父把最珍貴的大法傳給我們了,我卻不珍惜。所以我想,每次拿起書之前,真的要想想法的珍貴,法的偉大。以最謙卑,最敬重的心拿起書來看。

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