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同修「病業」假相深層原因的思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最近,從明慧網上看到較多地區同修出現「病業」假相,有的甚至失去肉身,當地同修花不少精力去處理此事;我們當地也有類似情況。關於這個問題,只看表象是不夠的,必須透過其表象看其深層原因,解決了其深層原因,在大法中歸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本文先描述當地同修出現的關於「病業」假相的表象,再分析其表象的背後實質:1、不敬師不敬法的心;2、殺生的心;3、不願清除邪黨文化的心;4、求心;5、色慾心;6、個人觀念中的修煉第一的心。是這些人心在背後作怪。

一、當地同修的種種「病業」假相

同修A:女,八十多歲,九三年夏天在北京聽過師父講法,洪法做的很好,是當地第一個參加過師父面授講法班的老弟子,講真相做的很好。曾經參加過中共的所謂「解放戰爭」,得過很多中共的各種獎章,受邪黨文化毒害很深,家中有很多邪黨文化書籍和獎章,還集郵,郵票上有很多邪黨的人物像。她知道這些東西不好,但是卻不捨得丟掉,就送給她兒子,她又在她兒子家中住。她在家供奉著師父的法像,在夏天,她經常一絲不掛在家中學法,走動,睡覺,大小便。她的丈夫去世時,家人替她在她去世的丈夫旁也買了塊墓地,她也沒否定。結果她以「腦溢血」假相去世後,就安葬在那塊墓地裏,應了她的願。

同修B:男,七十多歲,九四年參加過師父的廣州講法面授班,曾經參加過中共的所謂「抗美援朝」,得過很多中共的各種獎章,受邪黨文化毒害很深,家中有很多邪黨文化書籍和獎章。他知道這些東西不好,就在這些書和獎章上寫個「滅」字就算了事。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期間,他正念正行,正念闖出洗腦班。但是,他平時把家中的「毛選」等邪黨文化書籍放在高處,擺放整齊,而把大法書籍與雜物擺放在低處,亂糟糟的。後來他「呼吸循環衰竭」去世。

同修C:女,五十多歲,九六年得法,長期在家中做大法資料,表面看,三件事做的很好。但是,平時在床上坐著看書,把大法書放在床底下的抽屜櫃裏,夫妻倆在床上睡覺;她家中的邪黨報紙雜誌多;她家住一樓,修建房屋時,故意把陽台的屋頂做成三個「卍」字形;她們夫妻倆開網吧,為了賺錢,黃色視頻也不屏蔽,讓青少年們看,不阻攔。結果她出現「腦溢血」假相,開顱做了手術,曾一度好轉,但最後仍以「腦溢血」去世。

同修D:女,七十多歲,九六年得法,表面上三件事做的很好。但是,她的兒媳墮胎幾次,她都知道卻沒以善念制止。還有,有一次,同修送來幾箱大法書,她順手放在自己睡的床底下藏了幾天,幾個晚上她都在這個床上睡覺。結果她的腰痛的不能走路,到醫院做CT,醫院說是「胸椎脊髓纖維瘤」,做了手術,花了二萬多元。逼迫她向內找,發現是自己過去曾經把幾箱大法書藏在床底下,不敬師不敬法,急忙向師父認錯,多學法,多發正念,多發真相資料,幾個月才好。

同修E:男,七十多歲,九七年得法。他得「腦梗塞」長期不好,有同修到他家去看他,順便看看他的家庭環境。發現他家的老式家具櫃裏,放有很多邪黨的報紙,平時有用報紙墊在底下隔著放衣物和棉絮的習慣,說是乾淨些;大法書到處亂放,床上、抽屜裏亂放,與衣襪混在一起;還了解到一個情況,過年時,他家習慣給祖宗敬香,他把師父法像與敬他祖宗的香爐擺在一起敬香。他得「腦梗塞」時,行動不便,他的老伴替他敬香。敬香前,她問他:能不能把師父法像與他的祖宗擺在一起敬香?他回答說能。結果,一口痰差點送了命,幸虧有同修及時來到他家,幫著發正念,才轉危為安,他的身體至今未能恢復。

同修F:女,五十多歲,九六年得法,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她走出來證實法維護法做的很好。後來,忙於賺錢,法漸漸的學少了,正念越來越弱。她的兒媳懷第二胎時發覺是女孩,就不想要。因為頭胎就是個女兒。她的兒媳徵求她的意見時,她回答說「隨便」,沒有制止,她的兒媳就墮胎了。她的兒媳墮胎後,兒媳的爸(養魚專業戶)送來幾百斤活魚,說是給女兒補補身子,她沒親自殺魚,但她幫著抬魚去讓別人殺。平時,她把大法書放在自家的陽台上,陽台上平時經常曬衣褲,曬的衣褲在上,大法書在曬的衣褲下。後來她突發「腦溢血」住進醫院搶救。好在她發「病」時能大聲喊「師父救我」,又有同修及時幫助她在法上提高,她很快知道自己的錯誤之處,及時向師父認錯,並多學法,多發正念,改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很快恢復健康。

同修G:女,七十多歲,九六年得法。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她走出來證實法維護法,三件事做的很好。當地很多同修認為她正念足,就把看完的「週刊」都送到她的家中,家裏堆積了很多。大家知道這些週刊中有很多師父的名字與師父的講法。她卻沒有把這些週刊管理好,放在雜物間裏,讓其與雜物混在一起,由於潮濕,很多週刊發霉了,爛了,長了很多蛆蟲。九九年前她還算過命,說她甚麼時候有甚麼甚麼難,她也沒否定。後來,她真的如算命說的,在那一年出現「腦溢血」住進醫院。當地很多同修發正念,與她一起學法,慈悲的師父呵護她,她慢慢好轉。由於幾年前她的丈夫(同修)得過「腦溢血」用過輪椅和拐杖,後來她的丈夫去世後,她就把那輪椅和拐杖送了人。現在她自己行動不方便,她就想要回來。她這樣想後不幾天,她真的重重的又摔了一跤,真的不能動了,整天躺在床上。到現在還沒完全恢復。

同修H:女,六十多歲,九四年參加過師父的三次講法面授班(濟南、鄭州、廣州),曾是當地輔導站負責人之一。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她帶頭走出來證實法維護法,三件事做的很好。由於被迫害,她被無理不發工資多年,經濟上迫害很嚴重。為了謀生,她四處打工。去年過年前,老闆分給她二隻野雞,她守住了心性,到山上放生了。今年過年前,老闆分給她三隻家雞和四條大活魚,她都要了。她知道不能殺生,就把三隻雞送了人,別人把雞都殺了;四條大活魚,她沒殺,但是她的丈夫把魚都殺了。後來她整天感到頭昏,家庭矛盾多,整天忙,沒時間學法,不怎麼精進。

同修I:女,三十多歲,九五年得法。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她帶頭走出來證實法維護法,三件事做的很好。她的丈夫(同修)從黑監獄回家後,她意外懷孕了。她生下孩子後很貪吃,她的妹妹就養了很多雞,殺給她吃。不久,她「腰痛」不能直腰,走路困難。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她及時多學法向內找,多發正念,多發真相資料,多清理家中的邪黨文化的東西,她認為敬師敬法做的不好,學法時身體不端正,就平時多注重細節,把大法書收藏好,在敬師敬法上用心,並全面曝光自己過去所遭到的迫害經歷,她的「腰痛」完全消失,健康如同當年修煉的時候。

同修J:女,四十多歲,九五年得法。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她帶頭走出來證實法維護法,三件事做的很好。由於平時嫉惡如仇,喜歡走極端,對於自己認為不好的東西,她就丟掉不要。她的丈夫(同修)在邪惡迫害下「轉化」後做過破壞法的大壞事,她就不要他進家門,兒子也改隨她姓,也不讓兒子上學讀書,丈夫家的人都不認了,丈夫過去用過的所有東西(衣服、常人書籍等),她都不經丈夫同意就全部丟掉;平時不愛乾淨,不做家務(丈夫在家時都是丈夫做),很小的兒子把家裏弄的髒兮兮的她也不管(丈夫長期被非法關押,不在家);她個人的衛生不管,幾歲的兒子的衛生不管,家裏的衛生不管,大法書也弄的髒兮兮的,有的還被撕的殘缺不全;她還把大法書、《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放在床下的抽屜裏、陽台上,人在床上睡覺,兒子在床上玩。她帶著兒子出門,全身髒兮兮的,像瘋子、乞丐一樣。如同得了「精神病」假相,長期不清醒。追問她的家族史,發現她的姪兒出現「精神分裂症」病史。

同修K:男,七十多歲,九六年得法,不久,他夫妻倆都學法。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的妻子怕心重,放棄了修煉,二零零五年去世。由於色魔干擾,他沒有結婚手續就與一女人同居,該女人騙了他三萬元後離開了他;後來,他又跟另一個女人非法同居。同修給他指出來,他一直不聽,還總是向外看,長期在大法中混事,視修煉為兒戲。結果他的手長「東西」住進醫院,在醫院遇到以前第一個騙他錢的女人,該女人要挾他,要他賠「青春損失費」十萬,他不給,就拉拉扯扯,結果把那個女的腿弄骨折了,賠了二萬元。

出現「病業」假相的同修還很多,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

二、種種「病業」假相的深層原因分析

上面列舉了十一個同修出現的「病業」假相。儘管不盡相同,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學了大法卻不按照大法要求提高心性,對大法造成難以挽回的負面影響是巨大的,給大法抹黑,給師父抹黑,也給自己抹黑,對當地同修救度眾生增加了很大的難度。這些負面影響都是同修自己走的不正,沒有及時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沒有走師父安排的路造成的。

正法修煉的路走的不正,出現「病業」假相,是表象;透過這些表象,我們可以看到其背後的深層原因,是邪惡的舊勢力因素抓住了這些深層原因,加強了人心造成的。有哪些人心呢?透過表象向內找,會發現:

1、不敬師不敬法的心

一個人在修煉中,對師父和大法的尊敬是至關重要的。這是宇宙中的第一大事。在傳統文化的修煉故事裏,不同時期都有做的很好的例子。

在修煉中的人,如果在「身、口、意」方面犯下了不敬師不敬法的,在過去是絕對修不成的,這是宇宙中的第一大忌。在正法修煉中,師父慈悲,才給犯過這方面大罪的修煉人改過的機會。這是開天闢地頭一回,我們應該萬分的珍惜。

但是,如果修煉人在這方面犯了錯,又長期無悔改之意,那舊勢力極其邪惡因素就會以此為藉口下毒手迫害大法弟子,在人世間會以各種形式表現出來,其中就有「病業」形式。因此,敬師敬法是第一重要的。

但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人,稍不注意,就可能犯這方面的錯。如:供奉師父法像時,把師父法像放在髒處,或者低處,在師父法像面前赤身裸體、換衣服,打赤膊煉功,穿睡衣發正念或學法煉功,等等;學法時,身體不端正,做小動作,說話,吃東西,喝水,讀錯字,讀漏字,讀法時思想想別的,心不靜(淨),等等;把大法書與衣物混放在一起,或者把大法書藏在衣褲裏,或者用手粘唾沫再翻頁,或者把大法書弄的髒兮兮的,或者把大法書撕破了;或者把大法書燒了,或者把大法書藏在自己睡的床下,等等;把師父講法隨便轉換格式,方便自己使用,等等。曾經「轉化」過,說過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胡話,甚至出賣過同修,等等。更有甚者,屋裏有師父法像,卻在屋裏過夫妻生活,還有的當著師父法像男女關係不檢點,等等。都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

在當地還有這樣一個同修,是經商的。她把法輪圖印在陶瓷器具上賣錢,說是用這種方式洪法;她把師父的雕像嵌在玻璃桌上,當商品賣,說是用這種方式洪法。我個人認為這也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

香港長期出現的「謗師謗法」的邪惡橫幅,其原因是複雜的,我個人不能全面了解情況,但估計其中至少有一個原因,就是大法弟子普遍存在不同成度的「不敬師不敬法的心」,這個心長期去的不徹底,不乾淨。在香港的大法弟子在「敬師敬法」這方面整體沒達到法的標準,我個人認為這才是香港長期出現的「謗師謗法」的邪惡橫幅的根本原因,這是所有大法弟子應該高度重視的嚴肅問題。

在正法時期,每個大法弟子,甚至宇宙中的每個生命,凡是犯有不敬師不敬法的,舊勢力都在一筆一筆的記著,到時算總帳。不要以為現在沒出甚麼事,不要抱著僥倖心理。要知道,師父是慈悲的,大法是慈悲的,但是威嚴同在。真的到了無可原諒的成度,那該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了,到時後悔就晚了。在上面列舉的十一例中,人人在這方面都犯了錯,只是成度不同而已。

關於這方面的法理,師父早就慈悲的講給我們了。請學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那麼,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們要是對師父不尊敬的話,按照宇宙的理講那是錯的,那麼舊勢力就會因此而鑽空子毀掉你們,它們抓到了最大的毀掉你們的把柄,因為它們看到了我度你們的整個過程。」[1]

2、不珍惜生命、殺生的心

師父在《轉法輪》中專門講了「殺生問題」,可是有的同修還是不重視,以身試法,自己出現嚴重的「病業」假相才如夢初醒。直接殺生,間接殺生,都是殺生,都有責任,只是成度不同而已,如同修F、同修H、同修I.師父在《轉法輪》中把這個問題講的很清楚了,請同修自己看吧。

有的同修不殺生,但是願意養動物。師父在講法中還講了「不殺不養」的法。

3、不願清除邪黨文化的心

從大法中知道,中國的五千年神傳文化是幫助大法弟子理解法做準備的;而邪黨文化是為阻止世人明白真相準備的,是破壞大法弟子理解法做準備的,是便於邪惡的舊勢力操控人毀滅人而準備的。大法弟子家中的邪黨文化東西多,大法弟子頭腦中的邪黨文化東西就多,邪靈就有藏身之地,不僅藏在大法弟子的家庭環境裏,而且會藏在大法弟子的心裏,這等於大法弟子滋養著邪惡,阻礙自己提高,也容易招來惡人,迫害自己,也迫害他人。在上面列舉的十一例中,人人在這方面都犯了錯,只是成度不同而已。因此,主動清除家中的邪黨文化東西,主動發正念清除頭腦中邪黨文化的東西,是正法修煉中必須走的一步。

邪黨文化的東西,在世間表現形式很多,裏面都含有邪黨文化的東西。在人間燒掉它們,在頭腦中發正念解體它們,是最好的鏟除辦法。送人,送給誰,就是害誰。把誰真的害了,要追究源頭時,還是有責任。

4、有求之心

師父在《轉法輪》中專門講了「有所求的問題」,可是有的同修還是不重視,以身試法,自己出現嚴重的「病業」假相才如夢初醒,有的甚至去世時還不知道錯在哪裏。

「求」的表現形式太複雜了,就上面列舉的例子中,最明顯的「求」表現有三種:一是生前為自己的後事做安排,如同修A;二是沒有否定算命的話,就是承認,如同修G;三是留戀過去的財物,戀舊,放不下,如同修G。

5、色慾心

師父在《轉法輪》中專門講了關於「色魔」干擾的問題,必須嚴肅對待。可是有的同修還是不重視,以身試法,自己出現嚴重的「病業」假相才如夢初醒,有的甚至去世時還不知道錯在哪裏。

從師父的大法中知道,舊勢力把色看的最重,如果哪個大法弟子在「色」上犯了錯,那舊勢力會把整個宇宙中一切敗壞的物質都壓向他(她),給他(她)造成巨大的魔難,從而掉下去。其中就有「病業」這種形式。

在這裏。請學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的講法:

「弟子:師父,弟子在您的照片前面發過誓不犯色關,但事後又犯了。弟子很痛心,怕失去一切。

師:這個事作為修煉人、大法弟子來講真的是不光彩的事。佛教中講戒嘛,犯色戒,這個事真的是很大的一件事!你們知道嗎?大法弟子是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的、從舊的法理中走出來的,可是舊的宇宙、舊的法理、舊的生命、一切都在牽著你!

我說舊勢力的干擾,你們想沒想過?這也是這種牽制的因素啊!舊勢力、舊的宇宙把甚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那過去一犯了這方面的戒律,就會被廟裏趕出去了,根本就不能再修了。那目前神怎麼看?你們知道他們留下的預言中怎麼說的嗎?他們預言:最後剩下的大法弟子都是在這方面保住了純潔的。就說他們把這些事情看的非常的重,所以誰要在這方面犯了戒,誰要在這方面做的不好,那舊勢力、那個宇宙所有的神都不會保你,而且都會把你往下推。它們知道你李洪志不會放棄你的弟子,那我們讓你放棄,所以它們就會讓犯錯的學員一錯再錯,最後幹壞事、走向反面,讓他滿腦子灌上邪悟的理、破壞大法,看你還要不要他。你知道它們就是這樣幹的。有些邪悟的,你們以為他真心的走向邪惡的嗎?那都是有原因的。」

6、自我第一的心

在正法時期,有的同修還處在個人修煉狀態中,把個人觀念中的個人修煉提高當作是大法修煉的全部了,認為那才是第一重要的,對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區別和聯繫認識不清楚,把「我」看的很重。可是師父在正法中要求大法弟子由個人修煉全面轉向正法修煉狀態中來,把「法」和「正法」的需要放在第一位。由於有的同修不理解師父正法的要求,沒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路,而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舊勢力就管他(她),用「強制性加大魔難」的方式管,不行就淘汰,這也是導致有的同修出現「病業」假相的一個深層原因。

當然,造成「病業」假相的深層原因還很多,這裏不一一列舉了。以上列舉的這六個深層的人心都是要徹底去掉的執著。

在正法時期,師父正法與大法弟子同在,這就要求大法弟子站在師父正法的角度,用正念認識問題、處理問題,多站在師父正法的角度思考,用自己最好的辦法去圓容師父想要的,救度更多的眾生,還要給未來的宇宙留下將來的參照。

本文是同修討論交流後,集合成稿的。不足之處,請補充圓容。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