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需從新審視自己是否敬師敬法

讀《香港講真相點持續受到干擾的思考》所悟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香港講真相點的干擾已經五個月了,邪惡能夠持續作惡,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有責任的。在正法的最後階段出現公開對師父的誹謗,是我們大法弟子在整體上有了嚴重的漏洞,才讓邪惡鑽了這樣的空子,嚴重干擾當前全球大法弟子全力向世人揭露邪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而且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高了,只有在整體上找到這個漏洞提高上來,才能制止邪惡對師父和大法的誹謗和誣蔑。

作為大法弟子,無論是看到或是聽到對師父的誹謗,都應該有所思,有所為。因為我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應該把維護大法擺在第一位,這也是新宇宙不滅不破的保障。當然,修煉人遇到問題首先應該向內找,向內找正己正身,這也是維護大法的一種表現。

師父講給了我們「相由心生」[1]的法理,世人的表現就是我們的一面鏡子,反映出我們沒能嚴肅的對待修煉。很多不敬師不敬法的事都是不知不覺的,而且還都意識不到。在此僅就自己所接觸的小範圍現象,以及自己所在層次的認識,拋磚引玉,使更多的同修重視起來,共同找出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整體提高上來,共同制止邪惡毀滅眾生的謗法惡行。

許多人都是在無神論的狀態下走入修煉的,對神佛沒有概念,不懂得如何是敬神,如何是不敬神以及不敬神所帶來的後果,不懂得珍惜大法,對大法書籍不敬重。比如:

一、大法書籍放置不當被水浸泡;吐唾沫翻頁;大法的字、詞隨便寫在紙上;在抄寫經文的紙上寫和大法不相關的字或在帶有字跡的紙上抄寫經文;在手機及各種電子產品看轉換明慧網格式的經文和大法書籍,這種現象非常普遍。

二、大法的音樂隨意截取使用。關於發正念所用的定時鐘,明慧網從二零零七年底就有同修提出使用《普度》音樂來做定時鐘是對大法音樂的不敬。二零零八年明慧網提供了師父敲龍泉寺大鐘所發出的真實的鐘聲做成的電子文件,供同修下載,發正念時使用。可是卻有人還是把一小段《普度》音樂,當作發正念定時鐘之前的提醒音樂來使用,只是改了一下播放位置,這樣的同修真得好好想一想了。固守自己的喜好已經超過了敬師敬法。

三、隨意使用法輪和法輪章。法輪是大法的一部份,比我們的生命都珍貴,師父慈悲眾生,把無比珍貴的法輪賜給了我們,那是為了救度眾生。師父怎麼用,我們就該怎麼用。除了大法書籍的前頁、大法法會和敬師洪法的莊嚴場合之外,不可以隨意使用法輪。但過去就有同修把法輪作為電腦的桌面來使用,現在又有很多同修把轉動的法輪作為電腦和手機的屏幕保護來使用。這些做法也許有種種理由,比如感情上喜好、想洪法、不假思索,等等,但這些理由是否都沒有比珍惜和尊重大法法輪重要?法輪章本應恭恭敬敬的戴在胸前或放置在合適的位置,可有同修把法輪章掛在手機上,當手機鏈使用,也有掛在背包上的。

以我為大,一切為我方便、為我喜好所用的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生命狀態該扭轉了。敬師敬法的本身也是在放下自我,也是同化大法的過程,也是法的一部份,是我們修煉必須要達到的標準。試想,不懂得敬師敬法怎麼去護衛新宇宙的法理呢?讓我們都儘快補上這一課。

再有一個問題就是,正法修煉走過了十三年的歷程,仍不能形成整體的最大的障礙是證實自我,不能放下自我的表現。比如:積攢在網上已三退的人員名單;常常說起自己為大法做了甚麼事情;用自己的長處去比別人的短處,有在學員之上的表現等等,其實偏離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的法理還不自知,說嚴重一點是「貪天之功」, 把自己擺在了大法之上。我們的生命都是由大法在做保障,我們自己能做甚麼呢?都是大法在做。這也是一種比較普遍的不敬師不敬法的表現,甚至是一種把人引向學人不學法的破壞法的行為。就我自身而言,願意幹自己能接受的、喜歡幹的項目,不能放下自我,積極參與和配合到推動當前的正法進程的關鍵性項目,這都是儘快形成整體的障礙。

越到最後,大法對我們的要求越高。只有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抱著對大法恭敬的心,相信「真、善、忍」制約著一切,相信師父在掌控著一切,同修和世間的事都有師父在管。不看誰高誰低,誰對誰錯,誰好誰壞,「大道無形」[3]有整體,一切問題向內看,真正的實修自己,放下自我,急大法之所急,急眾生之所急,都做到了,自然就形成了整體,邪惡自滅。

層次所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文獻備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