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樣的酷刑能叫人不由自主地咬舌?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最近一樁冤案震驚全國。因為真兇的出現,浙江杭州十八年前的一起冤案得以昭雪。蒙冤陷獄十七年的五個受害人之一的田偉冬講述了當年被刑訊逼供的經過:一直不讓睡覺,「一睡覺巴掌就打過來」。當時正值冬季,他的衣服褲子被脫掉,只剩下一條內褲,他被銬在椅子上。在一天中午,實在難以忍受,他用牙齒咬掉舌尖,把咬掉的舌尖吞進肚子裏。到醫院縫合了五針後,他又被拉回審訊室刑訊逼供,第三日上午,他用牙齒把舌尖的五根縫合線咬斷,滿嘴是血……

大陸民眾對中共警方靠刑訊逼供得到的虛假證據而對普通百姓枉判生死的做法非常憤怒。甚麼樣的刑罰能使一個人去咬掉自己的舌尖?而且醫院縫合後仍然刑訊逼供不停。其實,中共警察使用酷刑對待中國百姓可不只是發生在刑訊逼供時,在對法輪功學員的強行「轉化」中,中共惡徒的暴行比這還要殘酷得多。

一次電擊使他兩次咬舌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一位遼寧凌源法輪功學員在自述遭到朝陽市西大營子勞教所迫害時寫道:「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在遼寧朝陽市西大營子勞教所,我又寫篇堅修大法的公開信。惡警戚永順、高志國、房金森還有罪犯王子剛等十二人,把我按在教室地上,用三根電棍電我。身上哪都被電到了,電的我渾身發抖,滿身大汗,痛的我咬斷了自己的舌頭。他們發現我咬舌頭了,就都上來堵我的嘴,塞得我喘不上氣來。又繼續上電刑。強烈的電擊痛得我奮力地拔出嘴中的雜物。又一陣猛烈的電擊,痛得我又把舌頭咬斷一節,滿嘴噴血不止。惡警見我又把舌頭咬斷了,這才放手不電了。這些惡人找來破爛東西堵我的嘴,同時找來八號鐵絲從嘴到後腦勺用鉗子給我擰上。經教養院的醫生檢查,舌頭已咬斷兩節,就是沒掉下來。」

為防咬舌先勒嘴

中共惡警並不是不知道人在承受極限狀態下人會咬舌。為了加重迫害,並防止法輪功學員因酷刑而咬舌,以逃避日後的清算,中共惡徒還採用另一種卑鄙的做法。

黑龍江雞東縣法輪功學員曲德洪遭到當地中共警察的殘酷迫害,受盡非人折磨。在當地看守所,曲德洪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開始絕食,遭到野蠻灌食。看守所副所長王豔國與分管五號監舍的惡警倪鵬密謀說:「明天上面要放他,今天就得下手了。」他們把曲德洪扒光衣服,用背單撕成布條擰成繩子,五花大綁上。怕他承受不住咬自己的舌頭,就把他的嘴先勒上。而後把他推到廁所蹲位的水龍頭下面。兩個死刑犯人於永生、王鐵把腳鏈子纏在曲德洪的脖子上,再在上面踩著。王鐵用大盆接水往他的頭上,一盆接一盆地澆。在實施這一酷刑時,王豔國在窗外走廊裏走來呼去的指揮著,倪鵬則在現場監督用刑。曲德洪多次被水澆得窒息,昏死。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電擊導致的咬舌被誣陷成自殘

中共惡徒不但能為加重法輪功學員的痛苦而防止咬舌,還能在咬舌發生後進行誣陷。

吉林省九台市紀家村村民石國良,今年三十七歲。二零零七年五月因修煉法輪功被冤判九年,劫持到吉林省四平市石嶺子監獄。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上午,在四平石嶺監獄十一監區,監區長周繼佳帶領獄警李軍、李成,犯人顏德全、鄭偉,把石國良帶到辦公室。李軍給石國良戴手銬,犯人顏德全、鄭偉把石國良摁在地上、踩住。李成用電棍電擊石國良的頸部和背部,監區長周繼佳監督用刑。在電擊之前,鄭偉往石國良身上澆涼水,以便加大電流電擊。石國良當時大腦一片空白,電了兩三次,頭腦失去意識。在電擊的過程中全身抽搐,石國良把舌根幾乎咬斷。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惡警也沒有將他及時送醫院,而且在中午十一點鐘左右,犯人鄭偉又去毆打石國良。後來石國良被送監獄醫院,縫了九針,住了大約半個月。從那以後,石國良早上發不了聲音,中午才能慢慢說出話,吃飯時經常咬住舌頭。

石國良的母親向吉林省監獄管理局投訴了四平石嶺監獄殘酷迫害石國良的事實情況。吉林省監獄管理局在回覆中,否認石嶺監獄獄警唆使犯人凶殘折磨、毒打、迫害石國良的事實,並誣陷石國良在被毒打掙脫時頭撞在掛電視的架子上,和在被電擊過程中全身抽搐導致咬舌是自殘,是自殺傾向。

「咬舌自殺」的謊言掩蓋了甚麼樣的酷刑?

法輪功學員不由自主地咬舌是因為遭受了超過極限的痛苦。有些導致咬舌的酷刑被揭露出來了,可是對於一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來說,他們所遭受的酷刑可能會被永遠地掩蓋。

四川古藺太平鎮法輪功學員李正靈,在德陽監獄被迫害致雙目失明。二零零六年李正靈的母親與妻子到德陽監獄探望李正靈。李正靈插著導尿管,神智不清,認不得人。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晚上九點三十分,李正靈的母親接到監獄李正靈病危的通知。家人趕到時,李正靈已去世了。醫院主任介紹說:李正靈六月十一號送醫院時就無法行走,昏迷,是由兩人攙扶著從電梯上去的,體質很弱,經檢查皮膚嚴重感染;臀部上有幾個肉瘡;血壓只有六十(也沒說是高壓還是低壓);小腹有包,查證是尿沒有排出;不能進食。接著又說:李正靈咬舌自殺。血堵住喉嚨不能呼吸在脖子上劃了口子放氣。小腹有一刀口說是排尿液。

這個說法顯然是在掩蓋。但是醫生的話無意中也說明,李正靈被迫害得自己咬了舌,而且流了很多血。究竟李正靈被施以甚麼樣的酷刑,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咬的舌?可能是個永遠的謎了,因為惡警實施酷刑時,通常選在封閉的房間裏秘密進行的。

前面提到的中共警察靠刑訊逼供獲得虛假證據的目的,是為了提高大案要案的偵破率。可是中共惡徒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所提到的「轉化率」,比它偵破大案要案的比率還要高,而且還有資金獎勵與提升官位相刺激。在這樣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的監牢中所受到的虐待比對待死刑犯還要殘忍。從我們揭露的酷刑迫害中也能看出,中共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有時利用的就是死刑犯。法輪功學員所遭到的酷刑是整個中國歷史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這一點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事實所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