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對傷口的摧殘

——打傷口、揉傷口、捅傷口、電傷口、刷傷口,傷口撒鹽、撒酒、撒辣椒粉、撒洗衣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人們都知受傷的傷口不能再碰,除正規治療外,任何形式的碰觸都可能影響傷口的癒合。而中共暴徒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中,打出外傷是很常見的現象。為了加重法輪功學員的痛苦,中共歹徒竟對法輪功學員的傷口進行再次傷害。

打傷口

吉林長春法輪功學員焦守桐因堅持信仰,在二零零二年曾被朝陽溝勞教所六大隊一中隊的管教員王濤用電棍、警棍、竹批子、鐵絲等刑具毒打,他被打得臉部腫大,呈紫黑色,血跡斑斑,無法辨認。因為他不肯屈服,第二天,當傷口剛剛癒合,快要結痂時,又被拉出去毒打,把傷口全部打開,鮮血直流……

法輪功學員邢越山,也被王濤用同樣的手段折磨,多次被間歇性地毒打,每次都是在傷口將要癒合時,再用竹批子、鐵絲等打得皮開肉綻……

揉傷口

二零零零年秋天,在山東省臨沂市沂水縣馮家莊洗腦班上,惡徒對法輪功學員胡凡霞用盡了各種惡毒手段:用竹條子、三角帶抽打胡凡霞,打得渾身不成樣子,皮破了,肉皮和內褲粘在一起,惡徒再用手腳揉搓她的身體,疼得她慘叫不止。

捅傷口

湖北武漢礄口區法輪功學員顏克儉,曾是農業銀行最年輕的信貸科長。二零零二年八月被劫持到礄口區洗腦班迫害。惡徒李為強逼他長時間面壁而站,站不住之後就抓著他的頭拼命往牆上撞,並拳打腳踢,直打到顏克儉遍體鱗傷、渾身抽搐、大小便失禁。被折磨得枯瘦如柴、奄奄一息的顏克儉又被雙手反綁,雙膝跪地,懸吊在鐵窗上。在膝蓋磨破、血肉模糊、無法跪下的情況下,惡徒們又將顏克儉四肢呈「大」字形死死地捆綁在窗戶上,接連吊了幾天幾夜。在顏克儉被吊得休克之後,惡徒馬志標等人不但不將其放下,反而用牙籤使勁往膝蓋處傷口裏捅……

電傷口

原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經處造價工程師周向陽,在被綁架到雙口勞教所後,曾被電擊二十次左右。一次惡警魏巍和另一個張姓警察電遍他全身,一邊電一邊問他:大法好不好?他說:「大法好!」他們就繼續電,還專門找皮開肉綻的地方電,痛苦的滋味無法形容。那次被電的傷口潰爛了半年,至今十年過去了,傷疤仍清晰可見。

刷傷口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黑龍江拜泉縣法輪功學員徐智被惡警綁架到縣刑警隊。徐智因為抗拒綁架,右手四個指頭被警車門刮破,當時鮮血直流。在被銬在鐵椅子上時,一惡警用小刷子專刷徐智手上的傷口。並且把徐智一隻手背後,另一隻手從肩頭上背後面用銬子銬上,中間用一個棍子狠勁的撬。惡警又拿來鋼盔扣在徐智的頭上,然後用棍子敲。

傷口撒鹽

廣東三水勞教所獄警「轉化」一個學員能獲得兩萬元獎金,因此獄警為獎金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酷刑慘不忍聞。肇慶市法輪功學員林鳳池在這裏被獄警用煙頭燒、牙籤扎手指尖。獄警還將開水從林鳳池頸部倒下,致使林鳳池的後背和前胸大面積燙傷,而後再向他的傷口上抹鹽,然後用牙刷刷傷口。

吉林省榆樹市青山鄉三興村法輪功學員鄭福祥,被劫持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迫害。在五大隊被酷刑折磨了十多天後,又被轉到了六大隊。在六大隊,惡警用警棍毆打、用拳腳猛擊他身體各個部位。然後將衣服扒光,用三角皮帶猛抽全身。皮開肉綻之後,拿來鹽面往傷口上撒鹽,然後用手猛搓。鄭福祥最終被迫害致死。

人們常用「往傷口上撒鹽」來比喻一些惡人有意加大被害人痛苦的事,可是中共惡警竟然能將這樣的比喻變成現實。而且撒上鹽之後再進行搓揉,惡人的惡毒真是難以想像。

傷口撒酒

二零零零年秋天,在山東省臨沂市沂水縣馮家莊洗腦班,中共惡徒把法輪功學員劉麗君的上衣掀上去,兩個打手拿樹條子抽打她的背部,直打得她的背部成黑紫色。惡人還不解氣,把劉麗君和她姐姐劉京芬一起拉到院子裏,當著她們老父親的面毒打!有一次惡人又用直徑四毫米多的八號鐵絲抽打劉麗君的脊背,抽打得血肉模糊,然後再在傷口上撒上酒。

傷口撒辣椒粉

原遂寧市船山鄉婦聯主席、鄉人大代表呂燕飛,在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遭迫害時,因揭露七中隊對她的迫害,七中隊中隊長李琪來到禁閉室,關上門,當著七、八個吸毒女的面,高叫著跳著對呂燕飛拳打腳踢,致呂燕飛口鼻鮮血如泉湧。李琪還叫凌豔扒光了呂燕飛的衣服,接著將她捆綁吊銬,叫凌豔不知滴了多少瓶風油精於呂燕飛的眼中,叫張小燕把辣椒抹在呂燕飛手肘上的傷口處。

傷口撒洗衣粉

吉林省長春農安縣法輪功學員馬勝波,在朝陽溝勞教所被惡警李忠波、王濤等人用三個電棍電全身,扒光衣服,只留褲頭進行毒打。最後三個電棍都沒電了,又用建築用的八號鐵線繼續猛打。八號線打折後,又改用竹板抽打全身。竹片都打碎了,身上傷口上紮的都是小竹刺。他們還不罷休,在他的傷口洒上洗衣粉,再將他拖到浴室,打開門窗,在陰冷的風中向他身上澆冰冷的井水。

中共暴徒在法輪功學員傷口上的肆虐,充份暴露了中共及其爪牙的凶殘。這恥辱的一頁就記載了中共罪惡的歷史。然而從另一個方面來看,中共暴徒的瘋狂暴虐,映襯的正是大法及大法修煉者的偉大與堅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