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鐵路公安處仍扣押陳廣昌律師財物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濟南法輪功學員陳廣昌律師日前要求青島鐵路公安處返還扣留的手機、電腦等,青島鐵路公安處繼續非法扣押,拒絕歸還,並繼續監視居住,導致陳廣昌一家生活失去著落。

陳廣昌是執業律師,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乘火車旅途中,被青島鐵路公安處因攜帶法輪功物品,以涉嫌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貪贓枉法、欺騙民眾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予以刑事拘留,後改為取保候審。青島鐵路公安處還到陳廣昌家中搜查,扣押了陳廣昌的各種電腦、優盤、移動硬盤、所有手機。後來在陳廣昌一家的要求下,返還了一部份明顯破舊、早已經淘汰廢舊的手機。但剩餘的蘋果手機、蘋果電腦、IBM電腦(二部)都被繼續扣押。加上沒收的錢幣、收取的取保候審保證金五千元,青島鐵路公安處扣押陳廣昌的財產總計大約二萬元。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青島鐵路公安處宣布對陳廣昌變更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並沒收了取保候審的保證金五千元。原扣押的所有財產都拒絕返還。六月初,陳廣昌丟失了手機。為此,陳廣昌向青島鐵路公安處欒軍電話聯繫,要求返還被扣押的蘋果手機。當時欒軍不在。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星期一,陳廣昌再次與欒軍聯繫。欒軍答覆不能返還財產。而且說原來已經返還了一些手機。其實原來返還的都是已經廢棄、十分破舊的手機。

在這次通話中,陳廣昌向欒軍說明了自己在端午節假日帶孩子、妻子回老家探望父親。欒軍竟然問:「你父親和這件事有甚麼關係?」陳廣昌回答:「你難道不知道嗎?我今年年初母親去世,後來將父親接來居住,這件事你是知道的。我本來以為你們會在今年四月二十五日取消取保候審措施,沒有想到你們變更為監視居住。當時雖然沒有向父親明說監視居住的事情,但是父子天性,他關心孩子,也可能發現不正常。由於監視居住的影響,我無法奉養父親,請哥哥將父親接走。現在我帶著孩子、妻子回去探望,也讓他看到我們一家回來,讓他放心。」欒軍只是問:「還有別的事嗎?」然後掛了電話。

青島鐵路公安處對陳廣昌採取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並沒收財物,給陳廣昌的整個家庭造成嚴重的困苦。陳廣昌律師被迫轉到新的事務所工作。而且青島鐵路公安處以取保候審和監視居住為威脅,要求陳廣昌配合濟南洗腦班,給陳廣昌造成很多煩擾。

陳廣昌從二零一三年以來長期沒有收入。還有,由於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的緣故,導致陳廣昌根據律師協會的規定不能進行律師執業年檢,斷絕了經濟收入。陳廣昌的妻子沒有工作,陳廣昌一家因此失去了經濟來源。監視居住的措施也導致陳廣昌很難奉養已經八十多歲的父親,只好請哥哥將父親接走。陳廣昌妻子的姐姐本來已經有兩個月的身孕,但是在聽到監視居住的消息後,因擔憂其妹妹(陳廣昌及妻子一家人)的生活而流產。陳廣昌的岳母近日患中風、腦血栓。陳廣昌的孩子現在只有九歲,正需要教育撫養。

在當今社會,扶養耄耋老人、重病病人、孩子都需要錢,而且有時需要很多錢。剝奪了陳廣昌的經濟來源,所威脅的不僅是陳廣昌本人,而且是整個家庭,包括老人、病人、小孩和親人。

對於上述情況,陳廣昌一家曾多次向青島鐵路公安處辦案人員欒軍反映,欒軍都知道。但是青島鐵路公安處繼續扣押財產、拒不返還,繼續監視居住。

在此奉勸青島鐵路公安處,不要做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惡行的替罪羊。現在青島鐵路公安處所有人員對自己和同事的身份十分保密,絲毫信息都不透露,只是把欒軍推出來。其實善惡有報,神目如電,不透露個人信息阻擋不了因果報應。作為警察,自己也有老人和孩子;對別人的老人、孩子進行威逼,使老無所養、幼無所依,也會給自己的家庭帶來惡果。如果造成別人的家庭悲劇,也就給自己的家庭悲劇種下了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