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酷刑遭迫害 家屬憂陸雪琴生命安危(圖)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青島惡警將陸雪琴綁架後,五月六日青島四方區公安分局給陸雪琴家屬一張刑事拘留通知書,稱陸雪琴關押在青島第三看守所,即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可是家屬為陸雪琴聘請的律師到青島第三看守所,要求見陸雪琴多次未果。

陸雪琴遭迫害前與家人在一起
陸雪琴遭迫害前與家人在一起

從六月四日CCTV13法治在線視頻誣蔑陸雪琴等人的報導中可以看出,陸雪琴狀態非常不好。陸雪琴曾患有先天風濕性心臟病、嚴重腎盂腎炎、膽囊炎、腸梗阻、子宮肌瘤、下下肢血栓,二零零八、二零零九年又遭遇中共迫害致生命垂危,家屬十分擔心陸雪琴的現狀及生命安危,家人整夜受折磨和煎熬。

中共央視、新華網等眾多媒體在六月四日突然刊登以《青島破獲法輪功人員偽造‘酷刑迫害’圖片案》為標題的所謂「新聞」,誣稱法輪功學員自己演示酷刑,將照片發往海外用來抹黑「國家」形像。問題的實質是,中國法輪功學員是否遭受酷刑迫害?如果酷刑是真實存在的,法輪功學員通過模擬演示照片、並明確表明是模擬場景,以這種直觀的方式向人們揭露迫害,又何罪之有?歪曲事實、散播謠言、抹黑中國形像的不正是青島警方以及製造這場迫害的中共江澤民團伙?

陸雪琴二零零八年一至二月,在青島市北分局遼源路派出所,遭到惡警閔行和市北刑警三隊一個惡警毆打,並九天九夜不讓睡覺,多次昏死。在第二至第四天,惡警閔行踩住陸雪琴的腳部和腿部狠狠碾壓,猛踢她的腿部腹部,用拳頭猛搗其頭、眼、太陽穴,用手機砍其頭部,揪其頭髮把人提起來反覆摔到地上。惡警閔行說:「你知道為甚麼要給你檢查身體?檢查證明你有心臟病和高血壓,我打死你我沒有責任,你是死於心臟病、高血壓!」

六月七日早上八點,陸雪琴家屬到青島水清溝派出所去找負責此案的姜永剛和王偉討要說法,值班警察和門衛說他們九點上班,讓家屬等著。九點鐘門衛和其他人統一口徑說姜和王休年假了,這些日子見不著,顯然是在撒謊,見不得人。接著家屬去了青島四方分局邪教科(中共是地道的邪教),一王姓警官接待了他們,而後又去了青島市公安局邪教處,一江姓警官接待了他們,都穿便服,沒出示任何證件。

家屬提出:1.為甚麼關押一個多月不讓律師會見?他們都說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不允許律師會見。2.家屬反映陸雪琴為危重病人,要保障她的生命健康權。分局王說:「她身體沒有問題,一旦有問題我們要擔責任的」。市局江說「現在身體沒問題,一旦有問題我們會通知你的」。家屬反映了陸患有先天風濕性心臟病、嚴重腎盂腎炎、膽囊炎、腸梗阻、子宮肌瘤、下肢血栓,有青島各大醫院病歷為證,還有六月四日CCTV13法治在線視頻為證,要求他們立即停止侵犯人權,並要求陸雪琴的生命健康權得到保障。王和江都說向上反映,會給答覆。

下午陸家屬和李浩家屬又一起去了青島即墨普東第三看守所,家屬會見大廳說符合會見條件。家屬在所內沒出來,一路打聽著找到駐看守所檢察院,想向駐所檢察官反映看守所侵犯律師會見權、違法關押危重病人的事實,但當天沒人上班。恰遇青島監管局一領導模樣的人,他說檢察官一般在週一至週四來看守所上班,其他時間應該在青島市檢察院,告訴我們去市檢察院門衛那說找「駐市看守所檢察院張主任就可以」。家屬又急忙驅車趕到青島市檢察院,門衛打張主任辦公室電話無人接聽。駐市看守所檢察院檢察官有兩人--張獻寶和張強,門衛不知哪位是張主任。

就這樣陸雪琴的家人和親屬被邪黨人員騙來騙去一天也沒得到陸雪琴的一點消息,家屬越發為陸雪琴的生命安危擔憂。中共當局還無恥的稱陸雪琴危害國家安全,真是無恥流氓到極點,如果沒有實施任何酷刑和迫害為何不敢告知陸雪琴的現狀,為何不讓家屬見上一面。

陸雪琴被綁架後,即五月十五日家屬以實名給青島市紀檢委、市公安局、市人民政府、市檢察院和省人民政府、省人大、省檢察院、省公安廳、省紀檢委、省政法委發了控告信,並從郵局查詢到各單位在五月十六日和十七日兩天分別簽收到,可是至今沒有一個機構給予陸雪琴家人一個交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